囧橄榄与巨蟒剧团


巨蟒剧团张口说!完整口述历史:修订更新版

翻译了一篇囧橄榄为巨蟒剧团的口述史MONTY PYTHON SPEAKS! THE COMPLETE  ORAL HISTORY: REVISED AND UPDATED EDITION一书(David Morgan著)写的前言:

        写巨蟒剧团的重要性基本没什么意义。现如今,称他们为有影响的人物几乎是多此一举。人们假定如此。事实上,从今往后喜剧作家们都该必须明确宣称他们不欠巨蟒剧团一笔巨债,这样更有效率。而要是真有什么人这么做了,他们断然是错了。
        这群才华横溢的、恰如其分地无礼的、充满想象而又十分鼓舞人心的傻子改变了他们那一代的和后世的喜剧。
        我头回发现巨蟒剧团大约是在我十岁时,那时感觉它是什么我不该看的东西。那已经很吸引我了。后来在中学时我看了《布莱恩的一生》,有天下雨时一位代课老师放来好让我们安静。我不太确定他清楚他给我们看的是什么,但我始终很感激他那天犯的不顾后果的职业性错误,因为我永远忘不了它带给我的感觉。
        我想我始终热爱巨蟒剧团的所有作品是因为他们从不害怕卷入麻烦之中,而《布莱恩的一生》就是这点的集大成者。有集著名的1979年的BBC脱口秀,John Cleese和Michael Palin坐在萨瑟克区的主教和一位叫Malcom Muggeridge的作家旁接受采访,那俩人都对这电影大发雷霆。顺带一提,“Malcom Muggeridge”这名字实在太英国,都近乎于种族主义了。是那种本该找霍格沃兹的猫头鹰的人的名字。不管怎么说吧,整整二十分钟,Muggeridge数落他们就像他俩是对儿淘气的小学生似的,把他们拍的叫做“卑鄙的小片子”“肮脏玩意儿”和“最劣等的”,还说它含有“唾手可得”的笑料。
        但是尽管他说的每件事都是无稽之谈,真正把我气疯了的是最后那部分。因为巨蟒剧团做的事情没一件是简单的——他们的电视节目不是,他们的唱片不是,显然《布莱恩的一生》也不是。写出如此聪明、如此傻气的喜剧太他妈难了。
        几年前在纽约结束了一场放映会后,我得以采访到所有的巨蟒成员。那是场完完全全的曼妙的混乱。观众们似乎很尊敬他们,但你找不到一群对听到他们有多重要不感兴趣的人。所以,他们轮流设法制造骚乱——四处乱转他们的椅子,觉得无聊时就走下台来,嘴里塞着麦克风坐着。他们不折不扣地款待了那个夜晚,款待了彼此和他们自己的遗产,而那给人感觉远不止是有意义的致敬。

        那就是为什么我见过的最伟大的满怀爱意的举动是Graham Chapman的葬礼。那是场实实在在的吐槽。他们以他会想要的精神为他送行,绝无半点尊重。下面是John Cleese对他最好的朋友之一所说的话:
        “我想我们都会认为这是多么悲伤,一个有着如此天赋,能力出众而和善,又有着不寻常智慧的人,竟然在年仅48岁时突然消失无踪,还没来得及取得许多他应得的成就,也没享受到足够乐趣。好吧,但我要说的是:扯淡。他倒是解脱了,这个沾便宜就跑的混蛋!我希望他在地狱里下油锅。我这么说的原因是,如果我没这么说,如果我错失了这次以他的名义震惊你们的绝佳机会,他永远不会原谅我的。”

        怀着那种精神,我要对你们这么说:巨蟒剧团就是一帮子烂老头,而且他们马上就要嗝儿屁了。他们皱缩的卵蛋将变成历史之风中的尘土。但人们将在他们离去很久很久以后因他们的作品而歇斯底里地大笑。
        我很希望你能享受这本书。在你读完之后,找个十岁的、可能还不该接触到它的孩子,把书送给他们。这可能改变他们的人生。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