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谁之思01(阿云嘎同人文)

“夜晚在我的枕头上沉睡

我却独自无眠”



       “唉~”

       林思深翻了一个身,枕着手轻轻叹了一口气,可在这静谧的墨夜里却格外显出惆怅来。

         林思深够着了床头的手机,一看才三点!

        她又翻了一个身,背对着窗,心想这又是一个不眠夜了。

        这失眠的毛病跟了她好久,时间一长倒也能与它和睦相处了。医生说这是心病,可心病还需心药医,这心药怕是不能抱希望了。从自己选择离开阿云嘎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自己得病一辈子了。

       失眠的夜晚分外宁静,月光也格外明亮皎洁,似乎能看穿所有心事,偶尔几辆汽车呼啸而过,声音划破长夜,剩下的便是清晰可辨的呼吸声。林思深翻来覆去睡不着,干脆坐了起来,紧紧抱着双膝 好像以此来寻些温暖来驱走心里的寒。

        呆坐了好一会儿,觉得有些口渴,起身倒了一杯水。

        端着水杯回到窗前,慢慢拉开了窗帘。窗外的世界静谧安稳,内心的江湖却一片热热闹闹。白天遇见世界,晚上遇见自己。白天对什么都不动感情是极为容易的,但在夜晚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这样的夜里总是特别容易想起他,更加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

        七年的时间足够去忘记一个人,可为什么自己偏偏做不到?他是不是还在怪自己的不辞而别?他还恨我吗?或是他已经不记得我了!

        林思深摇了摇头,喝了一大口冰水,当冰冷入喉的时候,头脑才清醒了一些,哪怕只是片刻也好。

        她拉上了窗帘,把杯子放在一旁,重新坐到了床上。

        

         这样的夜终究还是太静了些,更显得寂寞冷静。她打开了电视,企图要打破这冷清的氛围。

        她准备放遥控器的手停在了半空,整个人都呆住了。

        是第一期《声入人心》,是他!

        明明想要赶快关掉,却还是忍不住想看看他这些年的变化。在国外的时候她可以忍不住不去了解他的任何事,可自从回国后又恨不得了解他经历过的一切。

        黑色贴身高领毛衣扎进烟灰色笔挺西裤,青涩褪去,尽显熟男气质。

        面部轮廓的线条更加硬朗,眉目的潋滟柔情被掩盖住,闪烁的是自信的光芒。高挺的鼻梁,结合着外扩的颧骨与清晰的下颌线,一副经历风浪却添韵味的成熟稳感油然而生。

         当嘎子唱心脏的时候,这种气质更加凸显,他声音里的痛苦与坚韧太过有力,充满了故事感。

         林思深不忍再听下去,手忙脚乱地关掉了电视,把遥控器狠狠地丢到了一旁。

        他做到了!他也真的越来越好了!

        林思深昂起头紧闭着眼,可眼泪还是止不住的往下掉,眼泪滴在浅灰色的被子上,荡开了一朵朵花,一点一点向外扩散,就像她此刻复杂的心情。

       她知道他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有多么的不容易,这一路的艰辛都只有他一个人扛。在他最需要的自己的时候,自己却不辞而别。

       “他得多恨我啊!”

      “我也恨我自己。当初为什么要选择离开他?为什么?为什么啊?”

        林思深揉乱了自己的发,抱紧了被子,蜷缩成一团,低声抽泣起来,接着越哭越伤心。

        空荡的房间,寂静的夜,没有人知道这个女孩为何如此伤心,也没有人知道她心里有多后悔。

        哭了好一会儿,林思深逐渐冷静了下来,抹干净脸上的泪水,挤出了一个笑,那笑实在是太勉强。

         这不都是自己选的吗?有什么好哭的?

        为了自己的前途放弃了一个对她无微不至的男人,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和他好好告别。

        她根本不敢想阿云嘎那个时候是怎样满世界找她,怎样慢慢接受她离开的事实,又是怎么缓过来,一步步走出自己对他的伤害的?

         自己凭什么难过?

         自食其果大概说的就是自己吧!

        林思深冷哼了一声,慢慢走下床,在卫生间用冷水拍了拍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禁觉得陌生起来。

        连自己都搞不清自己了?为什么要回来?是因为他?是因为自己还忘不掉他吗?

        算了,既然回来了,就一定得见到他,不管他是爱还是恨,自己都认了。

        她再次站在窗前,抚着玻璃,轻声道:“聚如浮沫散如云,聚不相将散不分。”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