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三】【延谡】南中轶事(三)

盛夏时节,正是树木肆意生长之时;而这南蛮之地又人烟稀少,更是一片茂盛景象。就在这层层叠叠的树林之中,却有两人惬意地骑马缓行,穿梭于林间小道。两匹马上都拴着水袋和弓箭,看样子是来打猎的;其中一匹马上驮着一头鹿,似乎是新猎得的猎物。

阳光透过树叶洒向忙里偷闲的将军,对方却似乎不解风情地躲开了,向同伴抱怨道“今天这太阳可真是……照得人睁不开眼睛啊……”

“南中气候潮湿,这么好的天气可难得啊,”马谡环顾四周,欣赏这难得的绝美风景,心情大好,“你就别抱怨啦。”

魏延闻言并未说些什么,只是低头轻笑了一声,将目光移向前方。“你看,前方有处平坦开阔之地,我们去那里稍作休整如何?”

“走!”

 

待二人走近才发现,那平坦开阔之地,原是一处悬崖!悬崖边缘往树林方向几里,尽是不适宜树木生长的沙土,只零星地长了些许杂草。炽热的阳光洒在地上,光线中布满了灰尘。就在这样一片看似毫无生机的景象之中,也有充满活力的“不速之客”造访。一阵风经过此处,搅动了周遭闷热的空气,带来了一丝难得的清凉;之后又随之消失,归于原状,彷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本来盛夏时节就是酷暑难当,南中的气候更是潮湿闷热。本以为找到了绝佳的休憩之地,结果却是几近绝境。

“看来我们只能回林中避暑了,”马谡略带调笑地说道,“不过也算是欣赏到难得一见的风景了。”

“可我总觉得……这林中——”魏延一边调转马头,一边担忧地说道,“有些异常。”

“一片树林能有什么异常……”马谡不以为然地说道,“你这个人真是——”就在这时,前方树林中突然窜出一头豹子,扑向这个不知危险将近的人。

“小心!”马谡还未来得及反应,一把剑就飞过眼前,径直插入野兽的脖颈,冰冷又锋利的钢铁刺入皮肉、划过骨骼,殷红的血液喷涌而出;令人生畏的野兽咆哮着倒地,变成将军剑下任人处置的猎物。

魏延骑行至猎物身边,用力拔出宝剑。如断线珠链般滴落的鲜血还未流尽,宝剑就被收回剑鞘。猎物散发着热气,血顺着伤口缓缓流出,与沙土混为一体,逐渐凝固;伴随着几声挣扎的呜咽,彻底没了气儿。

“没想到还能有意外收获啊!”魏延下马试探性地踢了猎物一脚,确认那是个死物后,才略带兴奋地说道。

“可是这么个庞然大物,”马谡刚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便就近将马拴在前方的树林中,“要怎么处置呢?”

“这的确是个问题……”

“我们今日已经猎得了一头鹿,至于它——”空中传来鸟类尖利的鸣叫,马谡抬头观望道,“就留给这些秃鹫吧!”

 

燃烧的篝火发出“滋滋”的声音,猎物随着贯穿它的树枝而转动,因被火焰的高温炙烤而产生朦胧的烟雾和诱人的香气。

“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朝,”魏延拿起剑肢解了烤架上的食物,随手放在草地上,“这鬼天气可真叫人难受……”

“谁知道呢……”马谡拿起一块鹿肉便送进嘴里,“没准儿丞相今日又把人给放了——这半岁的小鹿果然鲜美无比啊!”

“可惜没有美酒相配——”

“要是有美酒,我看你今日是回不去了,”马谡饮尽袋中的水,说道,“回去也要被丞相责罚的,到时候我可救不了你。”

“哎呀我这不是没带嘛——”

“行了天色不早了,快点回去吧。”马谡起身说道,将烧烤的痕迹简单地清理后走向树旁的马匹。

魏延立马跟了上去,“好嘞!”语气中带着讨好的味道。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