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兀的激情戏?并不,我反而它好可爱,好悲凉...

涉及剧透内容

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莎士比亚

2019年1月11日,下午,大雨,下班后,我骑着小电瓶,来到了电影院,坐在最中间的位置,一个人看完了《白蛇:缘起》,带着“蛇毒”,骑着我的小电瓶回到了家,用毛巾擦干了我沾满的、已经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的脸。之后,我疯了似的,去电影院二刷三刷四刷,疯了似的安利这部电影,因为,它里面有我渴求的东西。

我去年的经历不很幸运,自然会带着一种悲观的感情色彩去看待事物,在我的眼里,《白蛇:缘起》是一部悲剧电影。

很多人对地道里的那段激情戏感到不解,感觉十分突兀,因为阿宣和小白才认识三天,进展是不是太快了?这是不是导演的恶趣味?这算不算噱头?人们的脑中会自然冒出各种各样的想法,这很正常,因为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而在我眼中,阿宣与小白这对苦命鸳鸯的缠绵是那么的可爱,又那么的悲凉...


进地道之前,小白与阿宣已暗生情愫。阿宣喜欢小白的年轻貌美若天仙,小白喜欢阿宣开朗勇敢辩是非。这是年轻男女成为情侣时很正常的原因,但是还上升不到有“夫妻之实”的地步。


阿宣舍身救小白

地道里的遭遇是他们俩情感飞跃的重要因素!

小白恢复记忆前,被困于朱雀法阵,受火刑,被阿宣救下,小白会下意识地觉得在阿宣身边更有安全感,会更依赖阿宣。


小白受火刑


来到道家真言碑前,看到身形比自己大,阶位比自己高,却被炼死的大妖的尸骸,小白接连发出受到惊吓的呼声,然后安抚下自己的心态,用颤抖地声音慢慢念出了碑上写的“诛妖除魔,灭形灭神”,感受到这块碑,这块地,这法阵对她满满的恶意。

大妖尸骸



这些记忆与这三天来的经历尤其是刚刚在朱雀法阵中的自己被阿宣救下的经历产生强烈的冲突,此刻小白的心态崩了。



“阿宣,妖生来,就要被赶尽杀绝吗?”



阿宣见此景,也是怒从中来,他看到了自己心仪的女孩的无助,他看到了小白身上有类似的经历,是自己亲历捕蛇时的“吾祖死于是,吾父死于是”的恐惧,是对“赋敛之毒,有甚于是蛇者乎”的敢怒不敢言(以上两句古文来自《捕蛇者说》),所以阿宣去砸真言碑,说道:“捕蛇捕蛇,天天逼我们捕蛇.......”

当阿宣对小白说出:“别怕,有我在”这句话时,小白脆弱的内心才得到救赎,阿宣就是她的救命稻草。


在结合的时候,背景音乐“缠绵”响起,缠绵这个词中性偏褒义,然而音乐渲染出来的氛围却是一个“悲”字。小白先是抱住阿宣,分离后对视了一眼,然后主动索吻,分离,再抱住阿宣,看了一眼道家真言碑以及倒映出来的自己,然后皱着眉头闭眼,才决心献身于阿宣。

(《白蛇:缘起》原声碟在QQ音乐,大家可以去听下)


在整个结合的过程中,我们没看到多少阿宣的表情,阿宣的眼睛看着小白,流露出来的是对小白满满的爱意,而小白在整个过程中,眉头几乎都是皱着的。

阿宣眼中流露出的浓浓爱意

背景音乐的渲染下,在我的眼里,他们就是一对苦命鸳鸯,这次结合,有情,有爱,也有互相寻求慰藉.....

我认为这背景音乐不仅仅是写给这段情的,更多是写给小白的。

但是离开阿宣的念头,我认为不可能在结合之前就产生,小白不是白素贞,没那么成熟,离开的念头可能是在结合进行中或结合之后产生,坚定此想法的时候是阿宣推开出口时的闭眼,闭眼之时,小白脑中会闪过无数念头,无数个如果,她在害怕......

下决心离开

出了地道后,小白为了让阿宣离开,甚至把能斩断常盘蛇身的尾巴尖对着阿宣,这故作绝情,要与阿宣“一刀两段”的样子是那么的令人可怜,叫人痛心。

故作绝情,“一刀两断”

我们知道阿宣为了小白,可以不顾一切。或许阿宣开始帮小白是出于迷恋小白的美貌,但是地道经历之后,阿宣从小白那里体会到小白的无助,小白的痛苦及小白的温柔,以及自己亲身经历《捕蛇者说》的遭遇,才是阿宣动真情的重要原因。


—————————————————————————————————————————

下面说下我眼中在电影脉络走向,有很多别的UP找出来的彩蛋或电影细节我这里就不提了,大家可以去其他视频、微博、知乎看看。

1、第一个FLAG,“干脆留外边跟蛇作伴吧,别回来了”,结果阿宣真的就死在了捕蛇村外。

2、小白的寒毒我认为是小白为救阿宣变身时用力过猛,类似于人类的肾上腺素飙升,把体内的法力耗得一干二净斩杀常盘,引起反噬造成的。因为小白用珠衩和小道士对波才过去一天一夜,法力恢复没那么快,此刻为救阿宣用力过猛了,直接把常盘斩断了。而在之后与小道士的战斗中,小白的尾巴更多用于“抽打”,造成打击内伤,而非“斩击”,我由此猜想小白的寒毒是用力过猛引起的反噬,如果有看过《无限恐怖》的人应该会联想到开“基因锁”过后的窒息感。

对波


变身时的特写

当然,此段也有别的解释,例如微博博主@S_ta 的解释,他认为小白的寒毒是因为沾染了常盘的血造成的,常盘的血中带寒毒。

不过我认为可能性不大,因为不止是小白沾染了常盘的血,船上也到处都有常盘的血,阿宣此刻躺着的附近就有,阿宣或多或少会沾染一点,假设常盘的血带寒毒成立,以小白寒毒发作如此快的情况下来推论,阿宣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碰上了毒血(抱着小白下船时碰上点或者怎么样),那么阿宣以一个凡人之躯,一定挡不住寒毒。然而后续电影并没有在这方面有表现。

船头也有常盘的血

此段解释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没有官方解释的话,大家都是胡猜。

3、宝清坊主的双关语句“既然如此,来”

这句“既然如此”,既指阿宣想要了解珠衩法宝的来历,又指阿宣与小白有过肌肤之亲。

如果没有前面阿宣抱着小白取暖的情节,那么就不会有宝清坊主带着阿宣和小白一起进宝清坊核心区域的情节发生,很可能是只让小白一个人进去,或者干脆就让他们站在外面,把事情说清楚了,坊主让阿宣也一起进去是因为阿宣与小白关系匪浅,阿宣身上有小白的味道。如果阿宣没有进入过宝清坊的核心区域,没有了解过坊主的能力,那么后续发展全都要变。《白蛇缘起》的情节是一环扣一环的。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