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凡高(弘杨):Perfect(十一)

(十一)

感情这种东西,藏又藏不住,黄子和高杨回来的时候,王晰正准备从黄子房间离开。低头一看俩孩子牵着手,王晰嘴角动了一下,又是一对,但是好像是自家娃娃,算了,懒得管了,看看那两个老的那个样子,就知道小的管不住。

 

反正我有我家深深。

 

“晰哥,你吃点啥?”黄子弘凡先开口。

 

“不了,你哥我减肥。啊呀,我那份给杨杨吧,走了。”王晰指指下巴笑了笑,然后拍了拍黄子的肩膀,略微用了点力。

 

“谢谢晰哥。”高杨回头看他。

 

“嗯。自己注意,早点睡。”王晰没回头,就这样摆摆手走过去了。

 

俩人把夜宵分一分,吃一吃,也没黏糊多久黄子就回去睡觉了,他们谁也没说,连代玮都没说。第二天在一起录了公演的节目,黄子去了快本,高杨继续演唱考核。他们假装一切就和之前一样,打游戏,工作,吃饭,休息。

 

没人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悄悄咬耳朵,黄子每次说的高杨要打他,不过高杨也就是假假抬个手,喊一句:“黄儿!”

 

然后黄子弘凡就老老实实呆好了。

 

记得快本录制的晚上仝卓偷偷找过黄子弘凡。

 

“我来跟你说个事儿。大声要我俩录花絮是个钢琴花絮,四手联弹。你知道那个意思,不如我单独录,你叫高杨来。到时候我就说漏了时间赶不回来,叫高杨救场。”

 

仝卓的意思黄子弘凡能懂,看了第一期的剪辑还有几个故意的安排,两人都算是通透。仝卓挑明了没这个想法,他喜欢是代玮。于是俩人简单交流就准备按照这样走。

 

“谢了。”黄子冲着仝卓伸出拳头。

 

“那可不是,我多好一人。”仝卓也用拳头轻轻碰了一下。

 

当然,事先还是仝卓去选曲子,扒谱子,戏要做足。

 

这件事情黄子弘凡忍住谁也没说,连高杨都没说,反正人就在自己边上跑不掉。宣传组的小姐姐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正准备卸妆,还好,没开始动手。

 

那边说,让他带着高杨一起来。

 

黄子答应了,然后微信给仝卓发了个:“人工,谢了。”

 

仝卓回了一个黄子笑嘻嘻的表情包。

 

然而黄子不知道仝卓到底扒的是个什么谱子,以及,高杨太久不练琴手生,第一次练习结果,那就不谈了,谈了伤感情。

 

第二次练习,好一点了,黄子说:“录吧。”

 

四手联弹第一场:Action!

 

结果,黄子还没上手,高杨就错了。高杨不好意思的笑。

 

四手联弹第二场:Action!

 

进步了一点,黄子刚上手的时候,看了一眼高杨,然后敲多了。

 

四手联弹第三场:Action!

 

高杨本来想展示一下自己个人能力,但是,他一抬头又错了。默默看向黄子弘凡。

 

然后黄子就看见,高杨眼里写着:黄儿我错了怎么办?

 

黄子:我能怎么办?

 

对视一眼,没绷住,又笑场。

 

四手联弹第四场

 

“你俩千万好好弹,加油!”录花絮的大声小姐姐也要崩溃了,先是被安排找仝卓,结果仝卓说一个小时才能回来,然后又找张超,谁晓得人家没接电话。不得已先联系黄子,然后问他有没有谁会弹钢琴,一起来录花絮,就听见高杨的声音。没想到救命稻草羊,好像也不太行。

 

但愿别扣我工资。

 

Action!

 

终于,有一点,默契了,啊呸。垮掉,高杨又错了。

 

黄子弘凡鼓起腮帮子一脸无奈并伸出魔爪拍向高杨胳臂,高杨自知理亏,默默挨打。

 

打完,眼神交流,黄子弘凡:“你行不行?”

 

高杨:“还可以,我错了,你原谅我吧。”

 

黄子弘凡:“行。[气][气][气]”

 

第五次,第六次又垮掉了,大声看着俩崽崽,默默蹲下去说:“要不,咱们歇会儿?”

 

“你歇着,我俩练练,我们就是缺乏默契度,就是配合不到位。”黄子咬牙切齿,他打响指打的手都麻了。

 

不知道听了多少次开头的大声,不知道看见黄子多少次拿手打高杨的手臂,不知道看见高杨多少次转过头来用无辜的眼神看向黄子,大声终于听见,一个,完整的配合上的版本了。

 

“大声姐姐,来录,行了。”黄子喊。

 

然后,果然是,完美的,一场,表演!非常好,世界级的演出!

 

黄子弘凡看着穿白衬衣坐在自己边上的高杨,笑了笑。“再录一个加速版好不好?”黄子问。

 

“啊?行啊。”大声还没见过,这么要求主动营业的。

 

“阿黄?”高杨觉得自己弹的要自闭了,然而今天的黄儿是个小疯子,来劲了。

 

行吧,弹,一起弹。

 

这次高杨绷住了,就是在结尾上出了一点问题,反正也找补回来了,离开琴房的时候,高杨揉了揉手腕,好累。

 

“阿黄,你手疼吗?”

 

“疼!啊!”黄子弘凡继续咬牙说话。

 

“阿黄你老实点挨打吧”高杨握拳头舞了舞。

 

“明明你错了。”黄子弘凡没想到这个人,还来颠倒黑白一套。


“高杨,等我有了房子我一定买个钢琴叫你天天给我弹,好好弹。”黄子弘凡揉着手恶狠狠说。

 

“好好好,给你弹。”高杨揉了揉黄子的头发。你说了的,我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我给你弹琴,你陪我听。

 

高杨其实是近视,但是没有黄子那么严重。

 

但是黄某人经常忘记带隐形盒子所以,日常抛。闲的没事就拉着高杨陪他买隐形去,又觉得无聊就让高杨也配了一副。然而高杨真的不会戴。

 

“你就这样,你看我,就这样然后你慢慢放进去,嗯,就结束了。”黄子弘凡做了一个示范。

 

“阿黄我做不到。”高杨沉默并且举着隐形的手微微颤抖。

 

“不是你试一下,试一下。”黄子弘凡鼓励他。

 

“不行,真的不行。”高杨每次做不到或者犯难的时候,就会低头然后眨眼睛,露出那种我真的不行,求放过的表情。偏偏黄子就吃这一套,看高杨这个样子心软就不想他戴了。可是每次录节目看不清人是不行的,必须让你看得清我,必须!

 

“你脸正过来,我给你戴。”黄子站起来走到高杨那里,蹲下然后一手捏着高杨的脸一手拿着隐形,俩人呼吸都能喷到对方脸上,高杨明显不在状态,嘴角持续憋笑。黄子弘凡满脸认真给他戴。好一番挣扎,成功了戴好了右眼。

 

“难受吗?”黄子看见高杨眨眼。

 

“等我适应一下。”高杨低头。

 

“嗯。”黄子干脆半跪在地摊上,蹲着腿酸。

 

“阿黄。”高杨突然喊他。

 

“嗯?”

 

高杨贴近在黄子嘴角吻了一下。

 

“高杨,我们是不是可以……我靠!你俩干嘛呢!”一只张超推门,然后吓成贾凡。

 

“咳,戴隐形啊。”高杨直起腰回头看张超,微笑。

 

“啊,你俩继续,继续。”超儿觉得自己规划了一堆的攻略,每天练歌还跟大龙哥取经简直了,都是浪费,这没谁顶得住了。

 

后面仝卓拉着代玮回来看见站在门口的张超,问他“你咋不进去呢?堆着门口干啥?”

 

“他俩戴隐形,我觉得我进去了容易吓着隐形,不是,吓着人。”

 

“哦,代代,我们也在门口站一会。”仝卓自然的把手搁代玮肩上,倚着门看戏。

 

里面,黄子弘凡脸红的要炸了。

 

然而人家高杨,气定神闲。“阿黄,左眼没戴,继续。”

 

“……”

 

黄子给他戴左眼的时候,高杨在他耳朵边上说:“黄儿,我现在想吃草莓巧克力。”

 

“我没买,等下下楼给你买吧。不过要录节目就吃巧克力好嘛?”黄子弘凡皱了一下眉头,摸了摸口袋。

 

“但是现在就想吃……这个。”高杨无辜脸,手趁着没人看见戳了黄子的脸。

 

“高杨,你。”黄子弘凡长这么大,就今天最不好意思,门口还有三个看戏的,高杨你收敛一点啊。

 

“我我我,下楼等你们啊。”张超看不下去了,可是回头一个仝卓搂着代玮,冲着他笑。

 

“代代,你给我留个路。”张超欲哭。

 

“他卡着我动不了。”代玮觉得自己也看不下去了,但是他走不了。

 

“我没事干嘛要离开我的房间。”超儿心想,单身不能过了是吗?

 

左眼戴了十几分钟,都没戴上,黄子弘凡手抖,抖的不停,最后还是高杨自己戴好的。十几分钟内路过的圣权,马佳,梁朋杰,反正一堆人,看见站在那里突出去的代玮仝卓都在门口看戏,就跟着他俩,不是,还有超儿,一起望。

 

终于走的时候,马佳说:“都搁着干嘛呢我说,还以为打架了呢看的那么带劲,一个堆一个的,搞半天戴个眼镜,人俩人黏糊你们在这看个啥?哎呦喂。都搁着无聊。那看看那个黄子弘凡都给你们跪地上了。”

 

黄子弘凡:“佳哥,你孩子几岁了?”

 

马佳:“那不简单,你连你几岁都不记得还来问我了。”

 

众人爆笑。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