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澜衍生]沉渊(何开心*韩沉)

12

隔天一早,何开心是拖着一脸悲催的表情来到警局的;看到何开心这幅模样,白锦曦第一个就凑了过去。

“师兄,你怎么了?怎么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唔……别提了……我妈/逼着我去相亲啊……”

白锦曦笑了笑,略表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这很正常啊……父母年纪大了,总归会想看到自己的儿女成家立业;何况,师兄你的年纪也确实不小了,是该要好好考虑了。”

“哎……这我也能理解,可是……她每次给我安排的女孩,各个都是大小姐的脾气,这我哪能抗的住啊……”

“那师兄……你想要找个怎样的女孩啊?”白锦曦一脸八卦地凑近何开心问道。

“嗯……”何开心眼睛动了动,在心里细想了一番。

不一会,他的眼前倒是模糊地浮现出了一个影子;但是等他再去细想,又一下没了大概……

“嗯……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可能要真的遇到了才知道吧?……”

白锦曦无奈地笑了声,“那妈妈不得急死啊?”

何开心摊了摊手表示:“那我也没办法啊……我不喜欢,不如不结。”

“你倒是想得开。”说完白锦曦拿起水杯喝了一口。

“那你呢?”

“我?”

“对啊,你就没考虑要找一个?”

“我……我还早……”

说完,白锦曦一下紧张地又‘咕咚’、‘咕咚’给自己灌了几口水,何开心看着她这样的反应呆了呆;而后才恍然大悟地想起来,他这小师妹可是喜欢韩沉的。——何开心觉得自己心里某个地方,好像有些不是滋味……

何开心用食指挠了挠自己的鼻梁,“哦……我想起来了,你好像说过,你喜欢韩沉的……”

何开心话音刚落,白锦曦就立刻捂住了他的嘴,然后紧张兮兮地环视了下四周;确认没人听到后,才狠狠地瞪了眼何开心,“师兄,你说话就不能注意一点啊?!……”

何开心:“……”

白锦曦微微叹了口气,然后拉过何开心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轻声说道:“没错,我是喜欢他;可是韩沉……他太过耀眼。他就像是高岭上的一朵鲜花,总是吸引着人们去采摘;可是你却永远都碰不到他,只能远远地看着。”

何开心对她这番评价倒是不置可否。他觉得,韩沉虽然浑身上下都充斥着生人勿进的气息,但是只要跟他接触久了,就会感受到另一种温暖……

????他这是怎么了……他这是在维护韩沉吗?……

“那……那你就不打算跟他告白了?……”

白锦***咧咧地往后一倒,半躺在椅子上,“高岭之花嘛……远远地观赏就好了。”

何开心笑着摇了摇头,“如果换做是我,只要是我喜欢的;就算他是高岭之花,我也要把他摘到手。”

白锦曦‘切’了一声,“你就不怕摔死?……”

“生命和爱情都是最珍贵的,但是为了爱情,我可以牺牲生命。”何开心眨巴着双眼,直直的眼神显得他格外的认真。

白锦曦被他这样的表情一下给逗乐了,“没想到师兄还是个痴情种啊……”

韩沉这时从门外走了进来,看见他们两个在嬉笑,于是脸色便沉了沉,“在说什么呢,笑得这么开心?不用做事了吗?”

何开心立马咳了两声,收回了笑容,然后坐回原位假装忙着做事;白锦曦也尴尬地笑了笑,然后继续着忙自己的事情。

半夜时分,一名男子莫名地醒了过来;此时的他处于半梦半醒之间,然后……他突然发现他的床单上全都是血,身旁还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

后来他好像又迷迷糊糊地昏了过去,早上醒来后,他惊奇地发现所有的一切,又消失了!……

他的床单被子依旧是干干净净的,旁边也没有浑身是血的人,仿佛这一切都只是他做的一个梦……

可是他明明能够感受到血的黏糊,以及自己触碰到那个人的触感;这一切都那么的真实……

最后他还是颤颤巍巍地拿出了手机,“喂?……警察吗?……我……我好像杀人了……”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