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澜衍生]沉渊(何开心*韩沉)

09

又过了几天,第一起奸杀案依旧没有什么进展;目前‘黑盾组’唯一能确认的嫌疑人,就是和死者有过接触的石朗。

据受害者家人描述,石朗是名高薪阶层的白领,今年35岁;这个石朗是死者通过相亲认识的,后来就对死者展开了追求。但是死者家人并未见过这个石朗,只是死者偶尔会提起这个人。

‘黑盾组’这条信息后,立刻就对这个‘石朗’展开了调查,可惜却一无所获……看来这个凶手是有所准备的。

就在这一天,‘黑盾组’再次接到了类似的报案;死者依旧是名女性,同样穿着护士服,身体上下也同样有着虐待过得痕迹,胸口也有被利器刺穿的伤口。

‘黑盾组’在询问过第二名死者的家人后,发现第二名受害人的情况与第一个类似;也是通过相亲认识了凶手,然后凶手对其展开追求……

上午九点,刑警大队的会议室里座无虚席,包括黑盾组在内的刑警骨干们,都参加了这次“护士服”连环杀人案的工作会议。

秦队总结了案件的严峻性和重要性,唠叨、徐司白先后上台报告了现场痕迹、尸检的结果。队里其他几位经验丰富的老刑警,也发表了看法。

“开心,你对这二起连环奸杀案有什么看法?”秦队指了指何开心问道。

“第一、嫌疑人的年龄肯定是在30-40周岁间,相貌气质出众,从事企业中高层管理工作,收入较高,在女人眼中,是比较有魅力的男人。目前唯一的嫌疑人‘石朗’就很符合这些特征,只是我们暂时掌握不到他的任何准确的信息。”

韩沉冷冷出声道:“不假设嫌疑人的年龄段和外貌,但他能够徒手将50-60公斤的尸体从公路搬运至林中,并且注意没有留下任何明显脚印和痕迹,说明他完成得非常轻松;因此,他应该是一位体型结实、具备力量的成年男子。”

何开心弯了弯嘴角。这人……故意的吧!

不过听到后面,倒让他一下子就入了神。

他发觉,韩沉这种搞传统刑侦的,脑回路的确跟他不一样。他真的很擅长捕捉细节中隐藏的逻辑关系,得出与他互不重合,但又合情合理的结论。

韩沉继续说道:“第二,嫌疑人表现出娴熟稳定的作案技巧,这肯定不是他第一次作案。所以,我已经搜寻了全市范围内过去几月未侦破的奸杀案和失踪案的资料,发现有四起案件存在相似之处。因为时间间隔长、分布在各个分局辖区,有的亦未找到尸体,所以并未被各分局以连环杀人案形式上报到省厅。”

台下的刑警们一片哗然,何开心也是微怔。

韩沉说的情况他明白,如果几个月就作案了四起,时间地点又分散;加上高智商凶手肯定还有各种掩饰行为,那的确是有可能逃过警方的视线,所以没有把这些案件联系在一起。

“目前的二起案件,并没有搜寻到有价值的监控画面和目击者;不过,我们会马上扩大搜索面,搜寻前面四起案件的档案资料。”韩沉说。

众刑警听得频频点头,何开心却是暗暗叹息一声;韩沉这招听着简单,可是管用啊!举一反三,供他采集证据的面一下子扩大了……

韩沉看着何开心惊叹的目光,对着他挑了挑眉,好像是在说‘怎么样?很佩服我吧?’;当然,换来的就是何开心很直白的给了他一个白眼。

按照韩沉的思路,过了没多久‘黑盾组’很快就锁定了凶手,并对其实施了抓捕。

在一间狭小的审讯室,何开心和韩沉分别坐在一边,而凶手则坐在他们对面。

“黄嘉益,男,35岁,职业是设计师;说说吧,为什么要刻意隐瞒身份接近6名死者。”韩沉把嫌疑人的资料甩到他面前问了一句。

“不就是为了不让你们这群警察抓到喽。”凶手倒是笑得一脸轻松。

何开心笑了笑,“你倒是诚实。”

“没办法……既然已经被你们掌握了证据,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何开心笑了声说道:“其实你心里是渴望被抓的吧?”

此话一出韩沉和凶手一同看着何开心愣了愣……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