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奥斯卡风云录(8)《伯德小姐》不仅仅是走个过场


        在今年的提名影片中,《伯德小姐》作为青春片黑马备受关注,也获得了五项重要提名——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和最佳原创剧本但是高开低走,按照目前的风向,它的获奖并不被看好,那么它今年到底能否摘得某项桂冠,还是只在提名里走个过场呢?比起忧虑这些得失,也许这部电影在今年为何能取得成功更值得我们思考。


恰到好处的选角

        与角色贴合的形象与气质,兼具天赋与技巧的演技,《伯德小姐》在选角上的成功显而易见。


—— 西尔莎·罗南 ——


        女主西尔莎·罗南对影片的魅力值加成非常大,她本身十分具有灵性,一双轻蓝色的眼睛充满魔力,从《布鲁克林》中经历过生活洗礼的沧桑小镇女青年到“lady bird”里的腹黑小精灵,形象多变,不断给我们带来惊喜,正如格蕾塔称赞的那样:“她是一个不可思议的结合体——她是一个技术演员,所以可以用她的口音和化妆来让她变成一个完全不同的人,再换一种走路姿势,她就是一个完全不同的角色。”

        西尔莎·罗南出生于1994年,已经获得了奥斯卡三次提名——08年《赎罪》奥斯卡最佳女配,16年《布鲁克林》奥斯卡最佳女主,18年《伯德小姐》奥斯卡最佳女主,年纪轻轻,前途无量。面对今年的强劲对手即使无法最终获奖,她的未来也令人充满期待。


惊人相似的站位,但气质却浑然不同


—— 劳里·梅特卡夫 ——

        片中饰演母亲的劳里·梅特卡夫是位百老汇演员,常驻伊利诺伊州Steppenwolf剧院和芝加哥剧院,出演电影不多,本次是首次提名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她在片中的演出十分精彩,将一个要强又温柔,想要表达对女儿的爱却不知如何是好的母亲演绎的生动自然。原本在前哨战中受到了大量影评人的推崇,但在已颁布的三大风向标(金球、评论家选择奖、演员工会奖)中被《我,花样女王》中的艾莉森·珍妮(另一位母亲)的风头盖过,暂时降格为二号种子。

《伯德小姐》劳里·梅特卡夫 饰 母亲


        还有两位男演员虽然没有因本片被提名,但是依旧为影片增彩不少。

—— 蒂莫西·柴勒梅德 ——

        蒂莫西·柴勒梅德这次以清新恋爱片《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提名奥斯卡最佳男主,凭着演技和长相一下子窜入大众视野,关注度急剧增长,在《伯德小姐》中戏份不多,也还是成功吸引到了大家的注意,甚至成为了影片的亮点和惊喜点之一。

《伯德小姐》剧照


《伯德小姐》剧照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剧照


—— 卢卡斯·赫奇斯 ——

        96年出生却已经成为老熟人的卢卡斯·赫奇斯,近两年在引起轩然大波的电影中都有过露脸,如在16年的《海边的曼彻斯特》中饰演儿子一角,在17年的《三块广告牌》中饰演儿子一角……咳咳,他在片中表演也很精彩,对角色的突破演绎为整个故事加分不少。

左《海边的曼彻斯特》右《三块广告牌》


《伯德小姐》剧照



真实动人的青春

        格蕾塔虽然是演员出身,但是她在之前已经参与过许多电影的编剧,比如《弗朗丝西·哈》、《夜晚与周末》等。她的故事非常私人化,略带有自传性质,很多人认为《伯德小姐》像是《弗兰西丝·哈》的前传,一个讲述的是在萨克拉门托的青春女孩,给自己取名为“Lady bird”,渴望脱离农村,进入城市;另一个讲述的是进入城市之后的现实生活,但是却需要回到家乡寻找归属感。格蕾塔很巧妙的用这样那样的细节来搭构“lady bird”的青春,在做什么都对的年纪,叛逆也变得有魅力。大概这就是格蕾塔,编剧功底实在,金句频出,似乎絮絮叨但是真实感慨。

格蕾塔·葛韦格


《弗兰西丝·哈》


        《伯德小姐》开局口碑爆棚,在影评人中评价极高,创下烂番茄196连鲜记录,MTC评分94,拿下金球奖音喜类最佳影片,是今年青春电影中的一匹头马。但青春片的格局太小,也许会是个不利因素从87届《少年时代》等多个令人扼腕的案例来看,学院对这类题材的认可度也并不高。不过,今年奥斯卡评委的重组又带来了些不确定性,新邀请的成员中女性占比增加到39%(前两年分别是27%和28%),而且种族更加多元化,评委人数也创下了历史之最。青春类题材不被看好的倾向是不是会改变呢




新人女性导演的突破

        严格意义上来说,《伯德小姐》才算格蕾塔·葛韦格自编自导的处女作,她也因此成为了史上第五位奥提女导演,鼓掌!(前四位分别是:里娜·韦特缪勒《七美人》、简·坎皮恩《钢琴课》、索菲亚·科波拉《迷失东京》、凯瑟琳·毕格罗《拆弹部队》(获奖))

格蕾塔教你击剑

        格蕾塔·葛韦格的处女作能拿出这样的成绩,可谓十分优秀了一直以演员身份出现在大众眼里的她并没有停止对制作电影的热爱,甚至可以说是疯狂,剧本一次次的打磨,为选角竭尽心力:

        对我来说,拍摄电影非常有趣,因为它就是纯粹的想象力,特别是拍摄自己的剧本。拍摄是与你的演员、制作设计师、摄影师、服装设计师以及所有从事这部电影的人展开合作。

        这是你的想象,但也有他们独特的想法和观点在里面。所以这是你的,也是他们的。 作为一个艺术家,有一点我觉得超级棒——它要求每个人都一起合作,都真正地成为讲故事的人。我就爱电影这一点。

        按现在的趋势来看,在这次奥斯卡的评选中,《伯德小姐》最终能获得的奖项也许并不多,甚至没有,但在现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刻里,这不仅仅是一部由女性导演编剧且主演的电影,她的优异成绩带来的意义是非凡的,用一句格蕾塔在《二十世纪女人》中饰演的艾比的话结尾:

        她们不怎么样,她们也知道是吗?

        对,就好像她们感情充沛,但她们没有技巧,也不想要技巧,因为这样真的很有趣,就是当你的热情超越了你用来表达热情的工具,会发生什么,于是就产生了这种能量。

《二十世纪女人》 剧照

作者:烤土豆的熊猫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