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英雄:我与辣鸡游戏的过去三年(2)渐入佳境


 

点开了下一局。

 

一个人玩的时候才会去思考怎么样才能更快的融入游戏,怎样变得更强一点不至于拖队友的后腿,但这些只是我现在的经验。

那时,我或许真的感受到了这个游戏的乐趣和魅力,毕竟没有人逼着你继续玩下去,除非你真的有了兴趣。我当时大概处于这样的状态。

 

但我有些不想玩金木了,一直出殉难者铠甲实在有点无聊,而且我也想着击杀对面的英雄,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拿到过一个人头,让人沮丧。

 

我翻了翻我拥有的英雄,嗯,有一个黑岩射手,仔细的又看了一眼,哦,是个AD。。

 

AD是什么。。???

 

不管了,他的攻击10点满格,看起来很强,就玩这个了。


黑岩射手


 

进了游戏,一个人带了7瓶红药7瓶蓝药,早早的赶到了线上,等着游戏开始。

没多久又有一个岛风过来了,在我旁边跳着舞,发着滑稽。

其他人都在中路两边的草丛里呆着,大概在开始前先挂个机吧。

额,我第一次玩这个,出什么装备比较好啊”我打了个小队消息。

出攻击啊!黑岩射手伤害高的一比啊!”岛风随即就这样告诉我。这人挺热情

其他人也纷纷回应了我几句。

出魔剑,兄弟

无尽长夜啊!

无尽长夜233333

正当我开始思索到底是先出魔剑还是他们口中的无尽长夜,这时,岛风又开口了

听他们放屁,AD出你妈无尽长夜。你就听我的,出妖刀村正,攻击高

你个连开局野都不打的菜,你懂个锤子

你们他妈的三个人打乌龟才是脑子有毛病吧

我并没有在意他们的争吵,我这时想起了我哥们那局出了4把妖刀村正的两仪式。

嗯,就出妖刀吧。

我又仔细看了看黑岩射手的技能,发现除了e技能和大招以外并没有直接能造成伤害的技能了,决定主点e技能输出,副点w技能逃命。

对面线上是一个影舞者,一个鸣人,还有一个石头人

我们这则是岛风和卡卡西。

我们这路的优势似乎非常大,我不停的找时机丢e技能消耗,岛风的连装炮和鱼雷也很疼,卡卡西不断的放忍犬,不一会儿对面就被逼在了塔下。

卡卡西三三,一日师徒百日恩的呀,能不能再把狗扔我身上了QAQ!”鸣人躲在防御塔的后面瑟瑟发抖,打字道。

兄弟,入戏太深。”

md老子到6级弄死你!

说完了这句话,鸣人到达了6级,他使用了治愈,保证自己不被瞬秒的情况下,开启大招仙人模式,跳到卡卡西脸上给了他一个螺旋丸,卡卡西瞬间残血,也随机也给了自己一个治愈,对方的石头人紧随其后击飞了卡卡西,此时石头人模型与鸣人靠的非常紧。

感受痛苦吧!”石头人开大

神威!”卡卡西同时开大,把神威丢在了石头人的身上。

但我猜他是扔错人了,此时石头人还剩接近快一半的血,鸣人只有四分之一的血了,怎么想都应该丢给鸣人。卡卡西又丢给了石头人一只狗,看起来是打算一不做二不休。

我看了看自己的大招,决定试着救下卡卡西。

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地图炮!Excalibur!

First Blood

Double kill

md黑岩你谋害我!!”消息栏中,卡卡西吼了起来。

。。。。???”我有些呆滞

望着屏幕上的双杀图案和黑岩头像,我愣住了,我。。。双杀了?

我开大的一瞬间,卡卡西,鸣人,石头人几乎同时死了。

卧槽,我大招伤害真高,炮台炮台”我心里这么想着(后来才知道卡卡西的大有增伤效果,不然是没法杀了接近半血的石头人的)

对于卡卡西的埋怨我倒没什么感觉,我认为他是被石头人杀掉的,我想救他没救成,也就没多说什么。(后来才知道是我的全额增伤后的大直接杀了他2333)

我也不是故意的嘛



这局的后半段我把黑岩玩成了彻头彻尾的狙击手,在不断出着妖刀,面板接近500的情况下,受全额ad加成的大招伤害接近于爆炸,当队友在中路打起来,我就缩在中路旁边的草丛中,准备开大。

我观察着。

对面的炮姐混的风生水起,已经拿到了30个人头,我们处于绝对逆风,家里还有2个挂机队友以及一个没什么装备的死亡骑士,但金闪闪和岛风的装备都很好,也都拿了十几个头,对面的一个影舞者也很久没有出现了,应该也挂机了,可以说是仍然有翻盘的余地。

这时,对面的鸣人总算按耐不住了,从我对面的草丛跳了出来,一个螺旋丸沉默了卡卡西,看来他对卡卡西的仇恨值是相当的高了,开着九尾狐衣一直死缠烂打不放,金闪闪e技能闪了过去丢了一个天之锁困住了鸣人,岛风跟上一顿狂轰乱炸,鸣人当场去世

惨啊”我心里这么想着。

仍然看不到敌方炮姐的人影,我还是蹲在草丛一动不动。想着看到她就把他一炮打残回家。

死骑,马上看到炮姐你就把他q过来,我一枪秒了他”岛风说道

毫无征兆的,对面石头人,突然出现在了视野里,似乎想要接近岛风,金闪闪和岛风依靠机动性和他拉开距离并不断消耗。

“天地乖离,初开之星!”石头人实在太肉了,连附伤的金闪闪都无法一时间把他杀死,闪闪开启大招,想要留住石头人,但石头人不依不饶,甚至想反抗。

但我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这时候,所有人的模型上,出现了静电一般的东西。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我感觉到要出事儿了。

炮姐从视野外突然跳到了闪闪面前,雷击之剑和超电磁炮分秒间甩在了闪闪脸上,闪闪直接接近空血,不断后退。炮姐第二次的贴脸真电磁炮被金闪闪用了闪现避开,岛风开启加速就向着炮姐追了上去,炮姐见情况不对,便不理会金闪闪准备拉开距离走掉,死骑看准了一个Q朝着炮姐扔了过去,炮姐无法走位,这种时候走位就没法避开岛风的平a,仍是死路一条,直直的被死骑的Q击中,拉到了身边。

有机会!

神威!”卡卡西先我一步,直接放出大招,但因为延迟伤害,炮姐仍然活着。

炮姐瞬间陷入绝境,前有岛风后有卡卡西,就在这时

见识真正的落雷吧!!”炮姐交出了最后的技能,可视范围内的所有队友瞬间被定住,与此同时,我开启了大招。

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地图炮!Excalibur!!

一道灿烂的光线闪烁而过,附着着神威的炮姐直接死亡

然后,落雷劈下,死骑,闪闪,岛风,卡卡西瞬死,炮姐完成四杀。

局势已定。对方的队友很快都赶了过来,而我方只剩下我一个了。

卧槽,这黑岩开挂的吧,一个R把我秒了!我tm快满血的啊!”炮姐全体咆哮道

你他妈好意思说别人,你秒了四个。”队友全体无奈的吐槽。

那是你们蠢,呆在一大堆兵线里”炮姐有些得意洋洋的码字。

得了便宜还卖乖。。”我心里如此想道。此时,随着基地爆炸,游戏结束了。

 

我有些意犹未尽的长吸了一口气,神经逐渐放松了下来,一阵疲惫感袭来,时间也很晚了,我关闭了游戏,准备休息。

有点意思”   , 我心里仍然在回味刚才的那局

这时,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连忙拿起来手机又给基友打过去了一个电话。

“喂,干嘛,我都快睡着了。”

我问你,这个游戏,有绯村剑心吗

                                                                                                                                                   未完待续


拔刀斋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