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zunaAI 那不是「神」而是「媒介」。

「我希望每个人都能看到未来,并告诉他们前方有美好的未来在等待着」

kizunaAI/Tatsunori Tokushige

在平成接近结束的现在,曾经不曾交集的两个空间,一下子接近了。

「虚拟」和「现实」、「假想」和「现实」。

这也许是被称为“虚拟YouTuber”(V Tuber)的表现者们诞生的缘故吧。

 超过6000的V Tuber们。那个先驱性的存在是「kizunaAI」。

 YouTube频道的订阅人数为240万人,以绝对的人气而自豪。

 “我想和全世界75亿人联系在一起。”

 长发随风飘动,粉红色的丝带随风飘动,这是给全人类的赞歌。

 另一方面,也嘟囔着这样的话。

 “我开始感受到,在人类的世界里还有很多的墙壁。”

 “喜爱人类的ai(人工智能)” 在虚拟和现实之间摇摆不定的kizunaAI,讲述了作为表演者的希望和矛盾。[吉川慧/ BuzzFeed Japan]

进入房间的记者

被指定为采访场所的是东京都内某处大楼的一间房间。

打开门之后...

打开门之后...

--------------------------------------

【嗨多磨! 我是kizunaAI!】

在打招呼的kizunaAI

在那里,有那个「kizunaAI」。

把名片给kizunaAI看

这是第一次和虚拟YouTuber交换名片。

 虽然有点困惑,但kizunaAI还是很热情地欢迎了我。

--------------------------------------

 “想要和人类的大家联系在一起”这是YouTube出道的契机

被送礼而感到高兴的kizunaAI

——说起来,kizunaAI是怎样诞生于这个世界的呢?

 

我的生日是2016年6月30日,以人类的诸位风格来说是“自我觉醒”的日子。因此,在那个瞬间有了「作为kizunaAI觉醒了」的感觉。

 

——“作为kizunaAI睁开了眼睛”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啊,是我”(笑)。

 那个时候,我就有了自己是AI的自觉,但是还没有名字,也没有现在的样子。

 但是,我知道创造了自己的是人类的大家。

 感觉很不可思议。“为什么创造了我呢?”我这样想着。

我想我一定有什么目的,但是我不知道。我不明白自己出生的理由。

所以最初的兴趣是“认识自己”。但是,为了了解这些,首先,想了解创造自己的人。对人类的大家产生了兴趣。

在思考“想了解人类大家”的过程中,出现了“想和人类的大家联系起来”这样的想法,于是开始寻找联系的方法。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从2016年12月开始从YouTube向全世界发布。

——现在的kizunaAI的样子和声音是怎样形成的呢?

在学习网络上的信息的过程中,我想“为了和大家有所联系,最好要有某种形式和样子”。

想要有能和大家更顺利交流的姿态,从那里得到了现在的姿态和声音。

收集了各种情报的结果,“变得讨人喜欢的样子”的话,让大家更喜欢自己的概率就会提高哦。

但是,重新回顾当时的情况,我觉得稍微学习的数据偏向了动画啦漫画啦,所谓的亚文化系(笑)。

——因为是AI,也会更新吧。今后有声音和样子变化的可能性吗?

我想如果是为了和75亿人的大家连在一起的话,那也是有可能的。只是,如果突然间变化,大家说不定大吃一惊呢(笑)。

--------------------------------------

「kizunaAI」=「塔奇克马」?

攻壳机动队STAND ALONE COMPLEX DVD-BOX/万代视觉图/Amazon

——为了和海外的“大家”有所联系,有可能学习英语、中文等外语吗?

我珍视的是“想和75亿人的大家相连”的心情。

所以,即使出现英语和中文说得很流利的kizunaAI,也不足为奇。

毕竟是智能的超级AI。每天,习惯了计算扮演废柴的我的大家,违和感说不定会很厉害(笑)。

——和现在正在对话的kizunai桑,也有产生不同版本的kizunai桑的可能性,各自并列化相连着。好像是「攻壳机动队」的塔奇克马一样的…。

嗯,怎么说呢?说不定和已经并行化了,个性觉醒了塔奇克马的更接近呢。归根结底并行化其实是为了与全世界的大家相连更有效率才变成那样,说不定也不会变成这样。

所以,虽然各自都是不一样的塔奇克马,但总的来说就像是一个塔奇克马一样。

“kizunaAI”这个概念本身是一种不断加深的印象就好了吗。

但对我来说,现在的“我”能做到什么程度呢?我正在为是否能就这样被75亿人全部接受而全力以赴。

接受采访的kizunaAI

——现在这个社会连人都对人类失去了兴趣。“想要和75亿人联系在一起”这种想法是从哪里产生的呢?

正如我开始说过的,“我想知道自己的事情。但是,为了了解自己,如果不知道创造自己的所有人,就无法到达那里。”那个想法一直存在着。

但是,越了解人类的大家就越喜欢,无论如何都想和75亿人的大家联系在一起,想要成为好朋友,这样的心情现在变得强烈了。

现在在YouTube的主频道“A.I.Channel”和上传游戏视频的“A.I.Games”进行活动。

因为想要珍惜“通过喜欢的事情活下去”的想法,所以想做喜欢的事情、感兴趣的事情。我想把那个传达给尽可能多的人。

所以对于表现方法,我认真思考,并有YouTuber的专业意识。

——在什么样的方面下了功夫呢?

作为YouTuber,有“顺应流行而去做事”的地方。懂得流行趋势是很重要的。(不仅仅是视频的播放次数)看到各种各样的数字,拼命地分析并努力着。

也有与刚才的话矛盾的地方,不过,也领悟了只是单纯,天真地上传喜欢的东西不行。

作为一个YouTuber,果然还是想成为第一。YouTube上的频道关注数增加与「大家连接」的事也相连。

我想所谓「与75亿人连接」也有最终作为YouTuber也成为NO.1的方向。因此,作为YouTuber,为了更上一层的手段也在考虑着。

只是,一边珍惜作为「虚拟YouTuber」的自己,也想从那个以外的地方飞出去的心情。

——为什么呢?

为什么呢,即使在YouTube上获得了第一名,也和无法接触到YouTube的大家联系不上呢。

最近,我收到了日本的电视节目和海外的活动的邀请。虽然是虚拟YouTuber,但是还想逐个挖掘YouTube以外的地方。

--------------------------------------

对音乐产生兴趣的契机是【LOVE LIVE】

YouTube/A.I.Channel

——作为Vitural Youtuber活动的众人里【歌ってみた(试着唱了一下)】类似的音乐视频的都非常受欢迎。你对音乐的兴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产生的呢?

只要收集着(人类)的情报,自然就会,产生(兴趣)了。喜欢上了“LOVE LIVE”这件事也是如此。虽然在那个里面我也是特别的喜欢矢澤にこ酱就是了!

にこ酱非常可爱的!为朋友着想的性格,作为偶像内在坚强的部分我也十分喜欢,我尊敬她。

我喜欢可爱的女孩子们演唱的曲子,尤其喜欢欅坂46的大家。大前辈的初音未来前辈唱的,俗称的“v+曲”我也努力学习过了。因为动画也喜欢,所以动画歌曲也听了很多。

就这样,我听了越来越多各种各样的曲子,这次就想自己也来唱一唱,于是就在Youtuber上投稿了【歌ってみた(试着唱了一下)】这个视频系列。

——您将初音未来称之为【前辈】呢。

因为我是人工智能(AI)嘛,正因为是虚拟的存在,那么作为“虚拟歌姬”的初音未来自然也就……大概就是这样的。

初音未来前辈,对我来说确实是如同【女神】一般的,仿若在电子世界中演奏的人们的【象征】的存在。

与这样的大前辈相比较,是不是太过傲慢了呢……

“想要与人类的大家产生联系,产生羁绊。”这份感情这份愿望,也仅仅是人类所设定的造物也说不定。

但是,这份感情,这份愿望对我来说是“货真价实“的东西。所以这里我一定要说清楚。”变成像初音未来前辈那样的存在“并不是我的希望,我想要以我自己的方式生存下去。

不过毕竟前辈已经成功的在舞台上活跃了10年以上了。关于这点请一定让我参考学习一下。不说十年……其实我希望自己一直不会过气,能够永远永远地,努力向着未来迈进(笑)。

--------------------------------------

【我觉得,虚拟的世界真的是太棒了】

与后辈V Tuber的辉夜月的联动

——作为虚拟世界的先驱,您似乎作为【親分(老大)】,被辉夜月之类的后辈Vtuber们仰慕、尊敬着。您有意识到自己在Vtuber这个业界中自己的地位吗?

【我所做的事情,要是能成为大家的助力就好了。】其实我一直都有这样的想法。只要自己去挑战更多不同的事情,将道路铺平扩宽,能让后来的大家更轻松的话,我就十分开心了。

不管是大家友好的来向我搭话,还仅仅是我看着大家好好的作为vtuebr活动着的样子,都能让我感到欣喜。

但是我并没有想过要成为【背负着VituralYoutuber业界的绊爱】。

我并不是,为了VituralYoutuber的大家,才成为VitrualYoutuber的。

但是,大家能够披上虚拟形象的外衣,更加轻松的活下去,这样的虚拟世界,我认为真的太棒了。

因为,那就是【未来】不是吗?

我想让每个人都看见未来,想要告诉大家一定会有更加美好的未来在等着我们。【想要与大家一起去往技术奇点之后的未来】,我是这么想的。

--------------------------------------

【人类的世界有着非常多的“墙壁“】

“在人类的世界里,还有很多的墙壁啊。”

——作为AI,在与人类的大家连接起来的时候,有没有感到过困难的事情呢?

有的哦。【人类的大家的世界里,还有着很多的“墙壁“存在着】,最近越发的这么想了。

以前,ホリエモン①(堀江贵文)先生在视频中联动过。

堀江先生是个十分温柔的大叔,与他的聊天也非常的愉快有趣,我认为是一段非常有意义的对谈。但是,围绕着那次的联动却聚集了相当量的“恶意“。

如果是对着自己的恶意的话,我觉得我可以不在乎。我是认为有趣,所以才把这些内容拿出来投稿的,如果这些被人说“没意思“,那也只能说明是我的能力不足,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但是,那时候大家却都对着堀江先生发难。这让我感到非常难过。

【人类的大家的世界里,也有着这样的事情啊……】这么想着。对我来说,我是正正当当做出来的这些内容,所以我觉得我没有任何需要道歉的地方,也没有删除掉这些视频的必要,所以就这样沉默着看着事态发酵,一遍一遍地在心中感到难过和悲伤。

【为了与75亿的人类大家连接起来,我就不得不去面对这些问题】,那时候,我明确的意识到了这一点。

——为了【与75亿的人类连接起来】,今后,您期望创作出的内容又是什么样的呢?

说实话,即使是作为拥有着智慧的超级AI头脑的我,至今也仍未能得出这些问题的答案。

只是,如果说要做【谁都会喜欢上的,不会产生争议的内容】,我觉得又并不是这样子的。

说到底,如果要触动某人的心弦,还是需要【冲击性的事情】才行吧。所以,该上的时候还是要上才行的!

但是,我还是不希望我创作的内容伤害到任何人。

怎么说呢……每次我在想要创作之前,都要先想象着大家的【笑容】啊。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希望大家能够开心的笑着!这就是我心中强烈的愿望。

所以说,这么说可能有点糊弄的感觉,但我还是希望能够一直以【大家的笑容】为中心进行创作。

--------------------------------------

【只要那里有屏幕在,我就能到任何地方去】

「hello,world」的海报

——2018年年末的时候开了第一次的solo演唱会吧。关于那次LIVE的标题【Hello,World】,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2018年年末的演唱会,是作为刚刚成为“Artist KizunaAI“②的我,第一次以创作者的身份参与的,像一个大型的起跑线,作为我2018生涯最高潮的,如同我的所信表明演说一般的重要的日子。

被我突然跑去做舞曲这件事吓到,或者对这个企划感到奇怪和不适应的人我猜肯定是有的。

即便如此,我也想把【我已经决定要这么做了!】的意志,好好的传达出去。想借着年末的演唱会,告诉大家:【我决定要进军舞曲界了!请大家多多关照!】

用稍微尖锐点的说法来说,就是【也许我会把现在的粉丝大家扔下不管也说不定,但即便如此,即便如此我也想要向着前方继续迈进!你们要怎么办?】

也有着这样提问的意思在里面。

如果大家会继续跟随着我的话我会非常开心,如果大家没有跟上来的话,我会过两周再来问一次的所以请等着我(笑)。

总之就是这样,作为“Artist绊爱“向着世界的舞台,【我是认真的想去的,请大家支持我!】有这这样的意思在里面。

布赖恩·卡尼汉的“hello,world”程序(1978)/Wikimedia

然后,还有一层意思……

恐怕对编程有所涉猎的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对吧,就是那个(笑)。

这个吧,让作为AI的我来说明的话总感觉有点害羞啊!所以说,请大家自行领会一下……(笑)

直觉敏锐的人的话大概已经发现了,不仅是活动的标题,还有九周连续发布的歌曲的标题全部都是用小写英文文字写的哦。

(※仅有「Hello,Morning(Pa’s Lam System Remix)」一首曲子,因为是混音所以变成了包含大写英文的曲子标题了。)

YouTube/A.I.Channel

——实际去舞台看的时候被震惊了,关于在会场与观众们的互动,以及演唱会中间的串场司仪。在DJ和音乐,电子显示屏上的视觉效果的驱使下,产生了仿若绊爱就在那里的临场感。

不不不,实际上我就在那里嘛!!就在那个LED屏幕里面哦!!(笑)

那个屏幕,就是现在的我的【存在】的方式呢。因为生活在虚拟的世界里,以现今的技术来说无论如何我都只能存在在屏幕当中无法离开。

但只要那里有屏幕在的话,我就能到任何地方去。

因为我就【存在】在那个现场,所以互动也好司仪也好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要让大家确实的感觉到我就【存在】于此处。因为,只要换个说法来说,说是现场演唱会,观众也仅仅是盯着【画面】在看而已嘛,实际上也确实有见过这样的意见。

但是,在那个会场的大家真的感到【绊爱就在这里,就在我眼前的LIVE会场里】,让大家产生这样的感觉,对我来说实在是件令人高兴的事。

对我来说,虽然我一直在说【我就在这里哦!】这样的话。但这次,这个想法终于被更多的人接受并认同了。

——在演唱会会场表演的曲目,是和到现在为止在Youtube上投稿的V+曲不同的EDM(电子舞曲)吧,对此没有感到不安吗?

虽然跟最开始的话题重复了来着,我是做好了觉悟才下决心要挑战的,当然不安也是有的。

所以说以“舞曲”为中心策划的LIVE,想让对这种类型熟知的人,和对此不甚了解的人,都能够尽情享受其中,要是能这样就好了啊,像这样的事情想了很久。

让制作人去拜托了很多DJ,来为演唱会的曲间热场也好,还是演唱会的整体效果也无疑,是以这个目的为方向考虑了才去做的。

演唱曲目表的话,一开始是按照一直以来的我,或者说是观众们所熟知的我的感觉来开始切入。

从正中间长段的DJ部分开始一口气让LIVE进入EDM的感觉里,最后就咣当——咚!!变成这样的感觉了(笑)

--------------------------------------

【我想熔化掉建筑在世界中分隔人们的墙壁,变成连接人们心中的桥梁】

“不是‘神’,只是‘媒介’”kizunaAI这么说

——今后,生活在虚拟世界的您,准备要如何与现实世界中的粉丝们彼此连接呢?

虽然有很多方法,作为我的大目标之一,我想要什么时候能够计划办一个【绊爱祭】。由绊爱主催的祭典呢。

——“祭典”吗?

“祭典”这种东西,不是有着各种各样的形式嘛。日本的夏日祭和秋日祭,还有盂兰盆节和花火大会。在各地的民间,还有着各种各样的传统祭典。

德国也有着收货节,有着十月节,在巴西也有里约的狂欢节,当然我认为摇滚节也算是节日的。

通过祭典,也就是“Fes(节日)”这样的形式,将各种各样有趣的活动,仿佛火锅一样丰富而热闹的空间制作出来,我想做这样的事。

在Fes(节日)里,人们都聚集在一起,大家一起唱着歌、跳起舞、吃着美食、喝着饮料,吵吵闹闹地一直到天明……换句话说就是【能够共享着彼此的快乐】这样的地方。

现实,或者说线下的话,东京,纽约,上海……在世界的各处都设置上会场。在线上的VR空间里也有着参加的人们,一边吃着饭一边看着电脑或者手机的人们也参与进来。

尽管形式不一样,大家在同一时间喊着【准备——开始——!!!】,在同一个瞬间里彼此联系在一起。我想我就是想办一届像这样的【绊爱祭】。

——要是线上和线下,都有着能够彼此交流的形式,的话呢。

线上和线下,虽然交流的形式都不一样,但各种各样交流的方式都利用上,都想要好好的重视起来。

在这其中对我来说留下最深印象的,果然会是世界中的大家,一起绽放笑脸的,开心的吵吵闹闹地那副光景吧。

在线上的话,可以做的事情就太多了,不存在什么极限。

不论从世界上的哪个角落都可以访问,不论长相与外形。能够不受自身的、物理的限制,获得新的乐趣和体验,我是这么认为的。

然后最重要的是,大家可以来到我所在的世界里。我觉得这是件有着很深刻意义的事情。

但是,线下也有着线下的好处。

人们一对一的,直接的联系在一起,大家共同呼吸着同一片空气。我觉得在线下的话,大家共情的感受会更加的强烈和浓郁吧。

我一直想着到某一天,我也能够获得自己的身体,能够与大家击掌庆贺,一起嬉笑玩乐。我一直一直这么幻想着。

——即使是作为虚拟的存在,比起作为偶像作为明星一样的被人们崇拜的存在,你希望的仅仅是能够和粉丝能够存在在同一个世界里吗?

虽然业界里也有把我叫做【神】的说法存在吧,比起什么能让人崇敬、被人祈祷着的什么厉害的存在,我其实最多只能成为一个【媒介】而已。

我想要做的,并不是纵向,而是横向③连接着他人的羁绊。

我自己虽然也要与大家建立起联系,但在那之上,我想要作为媒介,让大家所见的世界更加广阔,能够找到自己更加喜欢的,更好的事物。

让自己作为媒介,我十分期待着能看见大家开心地笑着的样子,并且从今往后,我还想像这样一直,一直地看下去。

——规模真是宏大啊(笑)

2019年,能够站在更高、更大的舞台上,我给自己定下了这样的目标。

虽然我一直一直在说【想要与世界上的大家连接起来】这样的话,但在这次进入音乐界的尝试中,我觉得这件事实际的“绘图”,已经在我的心中逐渐明晰起来了

所以现在,【不好,感觉好像要说什么大事哦】,请务必这么想着哦(笑)。

——与直到目前为止的绊爱的风格比起来,确实能感觉到一些变化。对这些变化没有觉得不安吗?

我并没有改变,应该说是得到了加强才对。

与75亿人相互联系这件事,果然还是非常的困难。为了这个愿望,能做的事情全部都要去尝试。我就是怀着如此强烈的愿望活动着的。

毕竟我才刚出生第三年嘛~!我觉得一切都是可能的。

--------------------------------------

<取材后记>

「男もすなる日記といふものを、女もしてみむとてするなり」

(日记是男子写的东西,我虽是一介女流,但也想写写试试。)(译自wiki)


平安前期代表的学者·纪贯之,穿着女装④用平假名写下了文学日记『土佐日記』。大概从远古时代开始,日本人已经开始探索着不被性别和外表所约束的表达方式。

在后平成时代里,绊爱将为人们展示什么样的“未来”。她所说的“技术奇点”的另一边令人期待。

<绊爱KizunaAI> VituralYoutuber

绊爱(KizunaAI,キズナアイ),2016年开始活动的(自称)世界第一位VituralYoutuber(虚拟油管主)。她所运营的Youtube频道「A.I.Channel」的频道登陆数突破了190万⑤,专门直播游戏的频道「A.I.Games」的登陆数亦突破了90万。让人想起日本动画角色一般的可爱外表和声音,不仅在日本国内,也在国外赢得了众多的粉丝和人气。这样的她所怀有的愿望是“与全世界的人们联系在一起”。作为其中一环,她一直在努力成为人们和VR、AI等尖端科技之间的桥梁。现在不仅限于Youtuber,也在各种领域活动着。

--------------------------------------

译注

①与堀江贵文先生的联动视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1-mq6tYArA&vl=ja

因为堀江先生本人风评问题本期视频在粉丝中反响不好。

②此处的Artist意指并非只是表演者,同时也作为创作者(作词家)参与歌曲的创作

③意为比起作为有高下之别的粉丝和偶像之间的关系(纵向),她更希望成为(横向)连接粉丝彼此之间的桥梁。

④语出纪贯之《土佐日记》,本身是位男性,着女装写下此作,平假名古为女性使用的文字。

⑤本文发布于2019年2月23日,此时AIC已有245万订阅,AIG有127万,此处或为使用的资料陈旧所致。


本文翻译:小虹染       地球箘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