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英雄:我与辣鸡游戏的过去三年(1)。



故事有点小长,而我也没有长话短说的技巧。

     我是四合院的一个拔刀斋,一个封弊者,一个普通平常的3000分玩家。今天打开300英雄感到了一股茫然,这大概会让我想起人间失格中所说的“渺茫”,但其实又没那么严重,总之今天的我不想像平时一样打开匹配,今天的我只想一时兴起追忆我与这个游戏的过去三年。


旧版登陆界面

    三年前我没有接触过任何moba类游戏,也抗拒着这种类型的网游,那经常会让我联想到嘴里喷着脏话,爬着天梯的一些闲人,一些可怜虫。(啊事实上除了300英雄,我现在也没有去接触其他的moba游戏,但那是后话。)直到某个炎热的下午,我的好朋友递给我一杯可乐。

“我最近在玩300英雄。两仪式是真滴强。”

“那是什么?”

“游戏,和英雄联盟差不多,但英雄是动漫的”

“英雄联盟?不玩的兄弟。我也不知道这种鼠标点来点去的游戏有什么好玩的”我一口气喝完了一听可乐,敷衍的回绝了他。

“你去下撒,玩了你就知道了”他不依不饶,接着补了一句“到时候一起来开黑”

我并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也不认为这游戏会有意思,时间积累起来的偏见很难被一两句话所打动。

但我还是去下载了。理由是他最后补的那句话,在那之前我玩所有游戏几乎都是独行侠,从未思考过加入任何类似于工会的组织,也没有想过带朋友一起玩,我一直觉得玩游戏是一个人的事儿,你带入的越多,越难脱身。或许这也是偏见。

晚上,我躺床上,拿笔记本安装了300英雄,你敢信吗,我第一次玩这个游戏是拿笔记本触控板操作的,现在想起来仍然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旧版界面


“那就打新手教程吧,毕竟我是新手”我这么想着,在网页游戏般的界面里找到了新手教程,准备选英雄。

那时的周免英雄是固定的,有乌索普,我爱罗,还有谁?啊那不重要,我选了我爱罗。

不,我受罗。

我当时如此的小心谨慎,连技能加点顺序都需要去百度,那个q技能着实苦恼了我一晚上。

“为什么打对面英雄没伤害!不是说要主点q技能吗!”(当时教学雾影的判定是小兵)

我把这个现象理解成为游戏的bug,并且在多次尝试后最终得出了和现在一样的结论。

“辣鸡游戏!”

但这并不妨碍我兴冲冲的选了个我受罗去竞技场打了有史以来的第一局moba。


太空地图


我不知道你们是否还记得自己是萌新时候的感受,但我还记得清清楚楚。

面对并不熟悉的界面,并不熟悉的地图,并不熟悉的技能,并不熟悉的装备,还有很喜欢萌新的宇宙英雄阿克曼,想玩下去着实是需要勇气的。至今想起来那次第一局唯一的印象便是自己躲在河道里,小心翼翼的瞄准对面,放出了q技能,没打中。

对于萌新而言,就连现在看起来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觉醒和天赋机制也显得非常复杂,不敢选。但那时,好歹会有人给你耐心的解答,现在还会有多少人会停下游戏,耐心的告诉你,433的意思是4点生命,3点护甲,3点物理穿透,而不是4点法术抗性,3点法力值,3点攻击速度。对于萌新而言,只有熟悉了这个游戏,才能怀抱热诚的继续玩下去。


樱花地图



在那之后的半个月里,我并没有去碰这个游戏,对我而言太过困难了。直到后来我朋友主动来Q我。

“来开黑了”

“我不会玩。”

“我带你!我刚才那局两仪式杀了9个人!”

“很厉害吗9个人?”

“嗯,全队我杀的最多了。”

现在每每回想起来这些对话我几乎都能笑出来,当时我居然真的觉得他很厉害。

再次进入游戏,仍然是不熟悉的一切,但这次,有了熟悉的人。

“我不要玩我受罗了,你觉得我玩哪个比较好”

“金木好了,新出的,肉得很”

他选了奈亚子。

“金木该出什么啊”

“殉难啊,全出殉难,肉的不行。”

于是我呆在泉水呆了2分钟总算找到了殉难者铠甲,之后每次找这个装备几乎都要花上好几十秒。

游戏进行到大概55分钟的时候,我们水晶爆炸了。那时弹出来了战绩界面。

金木研,白板鞋,3件殉难。0/12/45

奈亚子,急速鞋,4本死亡笔记。3/10/98

“出装备原来这么简单。”我当时这么想到。输赢反倒变得无所谓了。

“兄弟别慌,下一把我拿两仪式,杀穿对面。”

“我还是玩金木吧”

但似乎局势并不是很美好,至少人头数看起来是这样的。我正站在自家高地塔发着呆,突然听到一声“天外飞仙”,屏幕再次灰暗了下去。

“这是什么英雄?”

“桐人”

“厉害吗”

“就大招厉害,天天被桐人大烦得很”

“配音真难听”

(这是我对桐人的第一印象,但后来我还是成为了一名桐人玩家,那也是后话,下次会详细说)

“cnm的狗桐人又大我,这局我就盯着你杀了。”我兄弟情绪激动了起来,但尽管嘴上这么说,他好像对桐人并没什么办法,这个英雄会突然出现,又会突然消失,大概是隐身之类的技能。我看了看,我们家也有个桐人,于是赶紧转移了兄弟的注意力。

“我觉得主要是我们家的桐人不行,到现在也没见他用过大招,他要是会玩的话,大招伤害那么高肯定能杀对面好几次的。兄弟,尽力就好”

“md怎么自己家的桐人就这么菜!先举报一波。。等等,我们家。。有桐人吗?”

“喏,那个隐身的”

“那是黑。”

???

话音刚落,我们再一次团灭,游戏大比分结束了。我望着两仪式的4把妖刀村正发着呆,语音那头传来了兄弟唉声叹气的调。

“不玩了,状态不行,周末继续。”

“哦好吧”

我嘴上这么说着,看着好友列表中朋友的名字暗淡了下去。

然后点开了下一局。

变数由此而生。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