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戏之王》个人影评

故事始于与Barnum与Charity的爱情,展于Barnum被公司解雇,却由此引出对于幸福的理解。幸福这个话题,总是惹人热议,看法也总是千奇百怪。这里,我只能以我个人观点解释——不是什么抽象意义上的东西,而是实实际际的东西,譬如一餐沁人心脾的早茶,一次推心置腹的烧烤,或者大喝一场,或者看书,或者听父母唠叨,不是精神的虚无缥缈,而是从物质出发,却以精神为终点。因人而异,于主人公Charity而言,不是大豪宅,不是美酒美食,而是一个她爱的人,在被公司解雇之后,回到家仍能对妻女微笑,并为她们造出那一片想象力的美丽夜空,这就是幸福。源于生活,高于生活。

Barnum用自己的无穷想象力带给曼哈顿的人们欢乐,却也招致了不少麻烦——这里分支成了两个问题,下层无知识分子的抵触,上层势利世俗分子的抵制。

上层人们普遍觉得马戏团根本不算是艺术,只是下层人们的所谓娱乐节目,难登大雅之堂。可是艺术真的是只能存在剧院庙堂吗?不然,艺术应该是大众审美的事情。并不是自己无法接受的艺术就一定要置之死地,自己接受的艺术就一定是所谓高尚。人们大可不必将自己的排异性表达得这么淋漓尽致。这个世界会这么精彩正是因为那份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包容。

 

下层无知识阶层的排异性来得比上层要简单,却更尖锐。人之初,性本善还是恶,说不准,不过在现实生活中挣扎已久的人,无法适当减压,只要找到突破口,很容易就把火撒到别人身上,而这也只是一句可嫌之人必有可怜之处的事情。马戏团里的人以前因为自身的特质千奇百怪,在心善的人口中是奇人异士在恶毒之人口中是怪胎。这些人一直活在这个世界的夹缝中,苟延残喘。突然哪一天在夹缝中偶尔漏下了一点阳光,让他们感受到了一丝丝温暖,心里多年的寒冰就在此融化。他们都是温柔的人,这也是为什么上帝给了他们这些特质,让他们异于常人卓尔不凡。

故事最后结束在马戏团的狂欢之中,Barnum的悠悠歌声中——It's everything you need,And it's here right in front of you,This is where you wanna be.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