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Xial全员向AU】危机 24

闳杰纶大三角来啦~

日常求评论~

————————————————————————————————————

T市,郊区某厂房。

废弃的厂房中摆着几个铁皮箱子,还有横七竖八躺倒在地上的人群,废弃的厂房看上去很少有人光顾,原本白色的墙壁因为潮湿而泛黄,长满了霉斑,空气中弥漫着鲜血和霉味交织的味道,闻上去让人有些作呕。

明杰状似随意地一挥手,将刚刚自己手中提着的那人甩了出去,和另一边墙面接触的时候,巨大的碰撞声伴随着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那人甚至未曾发出一声痛呼便晕死了过去。

“你,你,你……”

“你不是人!你个怪物!”

旁边响起另一个惊慌失措的声音,明杰转身,看到一个瘫在地上的男人正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看着自己,他看上去很年轻,二十多岁的样子,裸露的胳膊上有一副青龙图案的刺青,看上去像极了那种路边拿着棍子把胳膊卷上去炫耀刺青和肌肉的年轻流氓。但此刻他正拿着一把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自己,但他拿枪的手却和他刚刚的声音一样哆哆嗦嗦的。

“你觉得你会有机会对我开枪么?”明杰一步步向那人走近,脸上带着一个很是调皮的笑意,落在那人眼中却犹如魔鬼的笑容那般阴厉。

“这么年轻就要丧命还真是可惜,然而你们着实动了不该动的心思。”

“你不要过来!就算你力气大也不可能不怕枪的!”

那人的声音仍然在颤抖,甚至能够听到他上下牙齿打颤的声音。

人在最恐惧的时候总是喜欢说一些没有理智的废话啊!明杰这样想着,忽然对面前的人产生了点兴趣,逗一逗也不错呢,一言不发就死掉的话也太无聊了点。

看着对面一步步逼近的明杰,地上的那人恐惧地往后蹭着,一直到自己的后背碰上了墙壁。

“还要躲么?”

明杰那原本充满磁性的声音此刻在那人耳中宛若地狱恶魔的呓语。

豁出去了!那人双眼一闭就要扣动扳机。

电光火石之间,一片银芒闪过,地上的那人还未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便已经倒在地上没了呼吸。他的颈间有一道极细的红痕,泊泊的鲜血从中流出,染红了他颈下的地面。

“许名杰你是真当自己不会死吗?”挡在身前的子闳此刻刀已入鞘,有些不满地回头看着明杰。

“你的能力只是增强了你的力量,并不是把你全身的肉体换成了钢铁好么?被一枪爆头死在这里看谁来给你收尸。”

“这不是看到你从楼上下来了嘛!放心,不会死的。”明杰笑嘻嘻地说着。

子闳颇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看着前方的几个铁皮箱子,下一瞬,长刀出鞘,几丝银芒闪过,箱子上的锁都落了下来,速度快到常人根本无从看清时刀便已经重回了子闳腰间。

“哦,不赖嘛!刀法很有进步。”明杰在旁边吹了个口哨,蹲下身依次打开了面前的箱子。

里面是满满的枪,各种不同的型号,从手枪到冲锋枪都有,旁边的另一个箱子里甚至是一箱子的手榴弹。

如果是寻常人在这里一定会发出赞叹,如此丰富的种类在有禁枪令的C国着实并不多见。但子闳和明杰很显然不属于此列,SpeXial的别墅地下室以及训练场的地下室都有着一整座的小型兵器库,面前这区区几个箱子的枪支着实引不起他们的兴趣。

“看来不在这里。”子闳开口了。

“想来也是,那种东西怎么可能放在这种破旧的铁皮箱子里,目标太明显了。”明杰缓缓地站起了身子,“但愿另一边他们能顺利。”

就在这边明杰和子闳交谈的时候,突兀的枪声响起,刚刚被明杰甩到墙上的那人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手中的老式左轮手枪对准了子闳的头部。

子闳微微一歪头,仿佛背后长着眼睛似的,子弹深深地嵌入了对面的墙壁里。

“什么年代了还用这种枪,早就过时了。”明杰的脸色忽然间变得无比阴翳,几乎是一瞬间冲到了那人面前,一脚踢出去时能够清楚地听到对方双腿的骨骼断裂的声音,伴随着那人惨烈的哀嚎在这个空旷的厂房中回荡着,宛若十八层地狱里正在接受折磨的厉鬼的哀鸣。

那人的身躯因为这一脚的力度横飞出去,落地的时候却撞上了另一具坚实的躯体。

整个身体腾空而起,180多的壮汉却被掐着脖子直接举了起来。下一秒,一只手洞穿了那人的胸膛,肋骨断裂的声音响起,胸前是一个偌大的血窟窿。那人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心脏在面前这人的手中跳动。

“谁给你的勇气对子闳下手,恩?”

声音里是说不出的冷厉,鲜血溅在那人的身上,宛若撒旦降临。

还未等那人吐出一个字或者一声惨叫,那只捏着心脏的手瞬间捏紧,鲜红的心脏顷刻间化为一堆血沫,四溅而出落在周遭的地面和面前人的身上。

有些嫌弃地抖了抖自己衣服上的碎肉,刚刚还犹如撒旦的以纶换上了一副乖巧的笑容朝子闳这边走来。

“就这么死算便宜他了。”明杰意味不明地看了一眼那边正要往子闳身上扑的以纶。

“你这杀人的方式也太残暴了点。”子闳皱着眉看着以纶。

“怎么,他对你开枪哎!难道你还可怜他不成?”

“不,我的意思是你这样搞的满身是血很脏。”子闳后退了两步躲开了以纶的怀抱,“回去换了衣服洗干净澡再说。”

“哎?”以纶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很是委屈。

“好了,我们该走了。”旁边的明杰倒是忽然挂上了笑容,一手揽过子闳的肩膀往外走去。

“你身上也有血。”子闳皱了皱眉,倒是没有躲开明杰的手。

“好啦好啦,差不多一点行了,你自己身上不是也有几滴嘛!”明杰看上去有点开心。

子闳没有再说话,只是皱着眉和明杰一起向外面走去。

“哎哎哎子闳等等我嘛!”后知后觉的以纶这才跟了过来。

 

明杰钻上车的时候,身后响起爆炸声,巨大的声音让在场的众人感受到了一瞬间大脑的嗡鸣,爆炸而起的火光仿佛照亮了整个黑夜。

“任务完成,走吧。”明杰对着驾驶座上的子闳说道。

“这种力量还真是变态哎!”后座上的以纶感叹道,“感觉拳头落在人身上就像落在填着棉花的布娃娃身上似的,眼见着都凹下去了。”

以纶看上去有些兴奋,抬着自己的双手细细打量着。

“收敛一点,平时最好还是把特殊能力收一收,误伤就不好了。”子闳说道。

黑色的车子在漆黑的夜色里疾驰,流线型的车身上有着耀眼的银白色藤蔓花纹,宛若华贵的艺术品,在浓重的夜色中留下风的痕迹。

“这是我们本周第几次出任务了?”明杰问。

“第三次,都是些小组织。”子闳握着方向盘回答,“其他人比我们还要多一些。”

“毕竟我们这个组合完全就是暴力组织啊!”以纶在后面开口,“全输出连个辅助都没有,好歹给我们配个奶妈嘛。”

“Teddy的能力还不稳定,和我们相比他的能力又不能用于自保,暂时没法跟我们出任务了。”明杰解释。

“就算能出任务也不会跟我们。”子闳在旁边补充到,“触知力这种能力更适合和风田易恩一组搞潜入。”

“那也总得有人保护他们吧!”

“有Evan在呢,而且这次Dylan也和他们一起。有他们在可以放心。”

以纶眨眨眼睛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车子两旁的景物在飞速地后退,夜空中高悬的明月散发着清冷的光辉。

“感觉越来越能理解那些投靠M的人了。”明杰忽然开口。“力量这种东西……真的会令人上瘾的啊……”

明杰看着窗外的景色,路两旁高大的树木在夜空中摇曳着枝丫,留下不甚清晰的影子。

自从伟晋改良了芯片信息之后,特殊能力的解锁便不再需要电脑之类的外界道具才能启动,只要自己想,那么便随时可以开启。这种庞大的力量有时候让明杰感觉很是恍惚,这是种不应该属于人类的力量,这让明杰感觉自己仿佛是窃取力量的恶魔,终归会有一天,神会来收回这样的力量,然后把自己丢回地狱里去。

不过就算是这样也无所谓,对于自己而言最重要的人此刻就坐在自己身旁的驾驶座上,当一个人心里想着什么的时候就会变得无所畏惧。明杰不知道大家还能够在一起多久的时间,未来注定有一场惨烈的大战在等待着大家,所有的一切都尚未可知。

但自己不想死,也不想失去这本不应该属于人类的力量,自己想要活下去,和身边的这个人一起。

其实自己从来都没有看起来那么强大和无懈可击,自己也没有什么特别远大的理想,拯救全人类这种事在不久之前还离自己很是遥远,在自己20岁以前生活的全部都只是为了活下去而已。就算17岁那年从院长那里得知了所谓的M计划和G计划,明杰也一直觉得那些听上去宏伟到关乎全人类的命运这种事和自己并没有关系。母亲去世的太早,所以对于母亲的感情在这么多年的岁月流逝里更多地变成了一种怀念,自己的母亲是G计划的实验体,这让自己为母亲的死亡而感觉惋惜和不公,可这也已经是全部了,明杰之前从未想过自己也要介入到这场复杂的人类命运之中去。

和孤儿院的大家一起打打闹闹的生活下去,无聊时欺负一下伟晋,平时和子闳一起去警局上个班,这样的日子在自己看来已经无比的美好。

可是现在,大家都忽然背负上了这样沉重的命运,这让自己着实觉得很是恍惚。失去任何一个人对于大家而言都是不可承受的。明杰通过车前方的反光镜看到以纶已经靠在后座上睡了过去。虽然以纶总是粘着子闳这让自己很多时候觉得并不开心,但是一想到如果这个孩子出什么事的话那对于明杰而言也绝对无法承受。

不过,大概更不能承受的是子闳吧,明杰这样想着的时候,忽然想起了其他的什么,忽然觉得有些沮丧。

一只手伸过来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明杰出现了一瞬间的怔愣,转过头去看到子闳带着微笑的面容。

“在想什么呢?”子闳的声音很是温柔。

明杰歪了歪脑袋,车内昏黄的灯光打在子闳的脸上落下明显的阴影。

多么好看的一张脸啊,明杰心想。

“听说你是以纶的男朋友?”

“哈?”子闳那张好看的脸出现了些许崩坏。

“不是么?我听执说的。喏,你知道的,他有一个从小宝贝到大的人,好像叫什么大峰来的,一直以来都藏着掖着不敢见人家,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忽然开了窍了,这还不算,一天天的和长在人家身上了似的,找不到他去C大逮人准没错。”

“那是因为执现在在C大当助教,不在C大那去哪里。”

“得了吧,他为什么去C大当助教谁不清楚。”明杰翻了个白眼。

“但那个叫大峰的孩子似乎喜欢晨翔。”明杰说到这里不禁笑了出来,“搞的执这几天见了晨翔都没什么好脸色,把晨翔搞的一头雾水不知道怎么回事。”

“哎你当时真应该看看晨翔的表情,啧啧啧。”明杰摇了摇头。

车子拐了一个弯,空旷的马路上此刻并没有其他的车辆,很是寂静。

“明杰。”子闳忽然开口了。

“恩?”

“我不是。”

“什么?”

“以纶的男朋友。”

没有得到回应。

“我是说真的!大概只是以纶乱说的,你知道他一直很爱闹我。”子闳解释到。

沉默了几秒后,明杰开口了。

“那你喜欢他吗?”

子闳的脸上出现了一种犹疑的神情,没有做出回应。

“算了,好像你也没什么义务和我解释这些,是我太八卦了。”

明杰继续转头看着窗外,一时之间两个人陷入了沉默。

窗外的景物开始变得异常熟悉,快到家了。

驾驶座上的子闳发出了无声的叹息。

自己喜欢以纶吗?子闳不清楚这个答案。以纶这个孩子从来到孤儿院的第一天起就一直跟在自己的身后,像个牛皮糖一样甩也甩不掉,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他的存在。如果有一天忽然他不在了的话,自己大概会觉得很是寂寞吧。失去以纶对于自己而言的确是无法承受的。可是这样的感情算不算是喜欢,子闳并不清楚。

可是啊,明杰。子闳看着明杰的后脑勺在心里无声地说着。虽然我不清楚我是不是喜欢以纶,但有一点我却可以很确定……

我喜欢你。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