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波凯村,白色的轰龙(5)黑白双神,雪山地脉。

  虽然那两个怪物现在在一起,但认真分析一下,从刚刚交手的状态来看,崩龙只是刚苏醒,身体还没有活动开,体力也跟不起剧烈地消耗,霸龙则是借用了封龙剑中保存的力量,所以应该也不能长时间作战,所以拉长战线,迤延时间的话,我应该还有胜算。

  钢龙正在一边盘算着什么,一边在身体周围放出了大面积的风暴进行防御,霸龙抢先一步进攻,霸龙一剑穿入风暴中,强大的暴风,丝毫没有影响他精准的判断,霸龙将剑直线扔上高空,又用尽全力起身一跃,对着剑柄将力量向着钢龙打了出去,钢龙从风暴中及时察觉变回人形,从空中掉了下来,擦身躲过了那一剑,霸龙看准时机,一拳直接打在钢龙的甲胄上,钢龙挺下一击,反身出右拳砸在霸龙的右肩上,霸龙倒退两步立稳阵脚,使蛮劲将拿住钢龙右手,砸到雪地上,崩龙从钢龙的后背钻出,拿着大剑像是钻头一样钻进了钢龙的胸甲,霸龙与崩龙里应外一拳狠狠砸进了钢龙的胸甲,坚硬的胸甲一下子绽开条条裂纹,钢龙从胸甲里喷出巨大的风压抵开两人,张开双翼飞入高空。

  钢龙从空中射下如雨点一般密集的冰锥,封锁了地面,消耗他们两人的体力,“黑白双神两人配合起来果然很强,霸龙相当擅长体术格斗,崩龙虽然力量有所不足,但集中于一点后依然可以打穿我的身体,他们必须认真对待,甚至要让我去动用地脉。”崩龙从地上钻出,霸龙立起大剑,两人躲在剑下商讨了什么,崩龙探出头在冰锥雨之中锁定了钢龙的位置,崩龙从嘴里喷出一如长矛一般的冰息,直接刺穿了钢龙的翼膜,钢龙变回人形,从高空中坠下,在雪地上翻滚了两圈后站了起来,拔出长刀,面对着崩龙,用长刀划下自己胸口上的龙鳞,再用风压卷起锋利的金属龙鳞,如同炮弹一样发射出去,崩龙一面忍受刀刃一般的龙鳞造成的伤害,一面又步步退让诱敌深入,将钢龙带出了山谷,进入了空旷的雪地,这时霸龙站到雪原上面的山崖上,用封龙剑分解了大剑,重铸出了霸弓,霸龙躲在山崖上示意崩龙立刻放弃防守,与钢龙加大距离,钢龙跟着一路紧逼,很快跑进了霸弓攻击范围里,在钢龙还没有注意到时候,突然间一支箭穿过了它的胸膛,那支箭一下子贯穿了他全部的防御,血液直接从胸口的大洞里涌了出来,钢龙还没来得及反应,一连串的箭矢落下,钢龙被钉在了雪地上,“你的重甲加上里面龙鳞形成的轻甲,只是一般的攻击实在是难以击破,但是霸龙的贯通弓可以从一点上击穿一切。”崩龙冷漠地走了过来,拔出大剑,向着钢龙的头劈了过去,“这是最后一击了!”钢龙的身体里突然涌出了巨大的风压,将毫无防备的崩龙吹地飞了出去,霸龙的箭矢被钢龙的护体风压一根根拔出来,霸龙拿着弓箭躲到了岩石后面,“这个状态下射不中他,要等待时机才行。”白色的雪地被龙血染成了红色,钢龙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护体风压也开始一点点变弱,该死的,大意了,太专注眼前的了,居然被另一个给伏击了,这下只能去使用雪山地脉的力量了,希望祖龙大人不会怪罪下来。

  钢龙的风压开始衰弱了,霸龙一次将弓拉满,这一次看我直接把它打成筛子,钢龙张开了破损的双翼,不顾自己身体上的伤,飞到悬崖边,一连串的箭矢打穿了它的翼膜,钢龙失去平衡从悬崖上掉了下去,“这下麻烦了,崩龙你先下去,决不能让它跑了。”崩龙也跟着钢龙也跳了下去,霸龙随后拿起弓箭,背着大剑跳了下去。

  钢龙流着血挣扎着走到了一处密室吹散石门上的积雪,轰开冰层走到了密室里面,“两个怪物,没一个好惹的,现在只能动用地脉了,就让你们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天灾。”

  古塔上,祖龙正在检查古塔中的各项设备,“看来有人在动用地脉,是在雪山区域,看来是钢龙,不过如果地脉被他使用,那么雪山的自然灾害将会不受控制地扩散。”祖龙随手招来一只苍火龙,“你去神域,通知负责地脉修复的煌黑龙,让他赶往雪山,我感觉那里要出大事了。”苍火龙展开双翼向神域飞去。

  “血迹刚好到这里,它应该就在这里面,让我直接轰开这石门”崩龙走到了石门前,一剑砸碎石门,走了进去,那是钢龙?它身旁的淡蓝色矿物是什么?那些矿物正在向它快速供给能量,它的伤口正在快速地闭合,得阻止它才行,洞里突然刮起了狂风,风压相当强,岩壁都被压出了一道道裂痕,“不过,你是实在小看我们了,想贏我们的话,得再强十倍才行。”崩龙紧紧地用身体顶着风压走近了钢龙,钢龙站了起来,风压的强度也跟着不断地上升,“一倍,两倍,四倍,十六倍了,你还想要几倍呢?”钢龙抓住崩龙的脖颈走出了石门,糟糕不妙了,崩龙一下子察觉到了危险,不断挣扎着,挣脱不开了,钢龙不是在说谎,他的力量一下子上升了许多,突然间一支箭从钢龙的眉心穿过,风压一下子消失了,钢龙也松开了手,“看来,护体风压解除了,崩龙你来缠住他,我在这里狙击。”钢龙刚抬起头,伤口就已经闭合了,它活动了一下身体,霸龙那个家伙就是个移动炮楼,相当麻烦,在他的火力压制下很难释放能力,不过一切都没有问题,我即然已经连接了雪山的地脉,你们注定无法反抗自然。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