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邪秋 【主SNH48戴萌与SNH48莫寒 原创同人向】


戴莫大法好

第十六章:问天剑

大门剩余的石头被很快的清除了,随着石头的消失一股腥味弥漫了出来。当莫寒举起一块大石头的时候,突然整个人僵在了那里,死死的盯着下面看。陈思把手电筒打过去也是愣了愣,似乎是一点点白色的东西,又搬开了旁边的一块石头。随着石头滚开,一颗头骨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啊”莫寒大叫一声,虽然说经历了不少但是在黑乎乎的环境里突然冒出一个死人头颅还是有点害怕的。

“无法分别出是哪个年代的人,除了这个头骨还有其他的吗?”陈思显得镇定许多,蹲了下来不停的打着光,查看四周。

“没了,旁边没有其他的东西。不过很奇怪师兄,我在大门中间似乎看到了一点点白骨的痕迹,难道这个人当年是被。。”说到这里莫寒咽了一下口水,她仿佛看见了当年这个人被大门夹断头颅的那瞬间的惨状与痛苦。

“从这具尸体的死亡方向来看,当年他肯定是想从里面往外逃但是因为摔倒同时大门关起来的情况下被夹断了头颅。”

“这门后面究竟有什么东西,能让人害怕的不顾一切的逃命?”

“这你要问他本人去,嗯?这个是?”借着光,陈思似乎看到了地上一点亮光在反射。蹲下来挖了挖,从土里挖出了一条像是项链一样的东西。项链的中间,有一个类似于水晶一样的吊坠物在。陈思将它收到背包里,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吊坠总给他一种马上就能用到的感觉。

封尘多年的大门被慢慢的打开了,里面露出的依旧是一个黑暗的世界。像是一座石殿不过分成两部分,第一部分就是她们站的这个位置什么都没有。往前面走像是一个小水塘一样的东西阻挡着,在水塘之后有一个通往高处的阶台在。两个人很快的走过了水塘上面的木桥登上了台阶。走到最顶上的时候空间变得稍微狭小了一点,三面都是石壁。中间凸出来的天然石壁被雕刻成一尊观音雕像,孤孤单单的耸立在那里。原本慈祥的笑容,在此时也显得格外的诡异。陈思走进看了看,发现这尊菩萨像不同于一般庙里所供奉的菩萨像。它的双手都是呈现摊开状,左右各托着一个木盒和一个石盒。莫寒与陈思对望一眼,彼此的思绪在眼神流转之间替换着。随后莫寒摆下七枚铜钱,再次摆出了金光阵以防盒子里有什么暗藏的凶险。陈思也是将斩铁横在身前,以刀刃之上的煞气为保护。随后另一只手抽出军刀,慢慢的伸过去,刺进木盒的缝隙里,轻轻一挑。木盒发出吧嗒一声,打开了。木盒之中,静静的躺着一把匕首,陈思收回军刀轻轻的将里面的匕首拿起来。在光的照耀下,匕首发出了一阵阵逼人的寒气,封存了至少数百年的匕首依旧寒光逼人。在剑柄的位置上,刻着两个字:问天。

“问天!是真货!不会吧?”看着这两个字,莫寒咂了咂舌。(问天剑,相传当年战国铸剑大师欧冶子在造纯钧剑的时候,造剑用的寒铁余出了一斤二两。于是顺便打造出了这把匕首,在匕首铸成后,忽然天降红雨,欧冶子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便把这把利刃命名为“问天”。后来这把匕首便成为历代皇室御用的家伙,不干别的,专门用来割“重臣”的肉。

相传刘邦曾许诺韩信,不会用刀杀他,于是便将韩信用竹签子活活插死了。但在野史传说中,竹签子只不过是刘邦耐着面子掩人耳目,天子说话不算怕天下人耻笑而已。而实际上,韩信是被凌迟处死的,行刑的家伙便是这把“问天”。到了宋朝,凌迟酷刑曾一度被废除,“问天”只不过是宫廷的玩物罢了。而到了明末,用来处死名将袁崇焕的,便又是这把“问天”。其实皇上也不是天不怕地不怕,按古代的传说,大臣全是天上的星宿下凡。杀死这些重臣,其怨气是与普通老百姓不一样的,所以才用这种煞器行刑,指望能够利用煞气震慑死者的怨气。相传在韩信与袁崇焕死的时候,天上都下过红雨。也许这就是欧冶子不解之惑的答案,所谓问天出手,必有倾国之冤。)

陈思从背包里取出了一根细铁棍,架在这把问天剑的锋刃上,用力一拉。啪嗒一声,铁棍断为两截,掉在地上。

“看样子确实是问天剑,不愧是传说中削铁如泥的宝剑啊。那这么说,传说都是真的了,三长两短是真的存在的。”(三长两短的典故:相传战国铸剑大师欧治子,一生铸有五把最有名的剑。一曰湛卢,二曰纯钧,三曰胜邪,四曰鱼肠,五曰巨阙,三把长剑两把短剑。古人常说的三长两短的这个成语,最早出现的就是指这五把剑。意思是当你遇到这五把剑里的其中一把的时候,你也就差不多可以交代了。(当然还有一种说法是三根香,两根蜡烛。这两样东西活人是用不到的,用到这两样东西的人也就证明你已经死了)

“发财了!发财了!这东西好啊,大大滴的好。我要了!”莫寒双目闪烁着金光,都快能当手电筒一样使用了。伸手一抓,握在陈思的手上就要把问天剑夺过来。陈思看着花痴似的师妹,无奈的叹口气。松开手将问天剑递给了她,同时将她手中的斩铁剑拿了过来。

“问天给你没有问题,不过这把斩铁就归我了,算是你补偿我的损失吧。”

“随你随你,有了问天,我还要它干嘛,拿走拿走。”

“唉,女人就是爱喜新厌旧,受不了你。好了,别在那一个劲的兴奋了,我要开另一个盒子了,你注意点。”

“有什么好注意的嘛,木盒子里装的都是问天剑了。这玉盒里装的一定是更加不得了的东西,快打开,快打开,我都等不及要看里面是什么宝贝了。”

“我说你到底有没有脑子啊?为什么这里会有一尊佛像,又为什么会有问天剑镇守在这里。我看这个玉盒里的东西绝对不寻常,当年将它安置在这里的人为了防止它的复出,才特地将问天剑留在这里以煞气镇住它。这种可能很大,明末之后问天剑在下落不明,出现在中海的可能性只能是这一种。”

“随便了,先打开吧。”

“你。。。唉,受不了你。”陈思实在是受不了莫寒的神经大条,他不明白自己这师妹到底是怎么活到今天的。定了定神,陈思拿起斩铁去挑开玉盒。

“啪嗒”当陈思用斩铁挑开玉盒的时候,一声古怪的响声响了起来。两人个人同时回头,看了看四周没有发现任何的情况。玉盒之中是一个红木盒子,不知道是什么木材做的,这么多年了竟然一点都不腐朽。陈思接着挑开了木盒,又是一声奇怪的响声响起来。木盒之中还有一个小木盒,让陈思差点气的骂娘。你这不有病吗?里三层外三层你当三顾茅庐啊,没有多想直接打开了这个木盒。

“轰隆”对面的墙壁突然碎了开来碎石散落一地,石头上瘫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莫寒的手电筒照过去一看是一具尸体,虽然还没有全烂但是也烂的前胸后背分不清楚了,十分的恶心。

木盒的里面是一块和田玉,雕琢的精美无比。这种成色的和田玉在现在已经是找不到了的,在外面的市场根本是有价无市出多少钱都买不到,确实是价值连城的宝物。陈思把这块和田玉慢慢的拿起来。这时候,莫寒的手电筒突然打了过去,发现那边那位死尸大哥的脑袋动了一下。

“师。。。。师兄。。。那。。那尸体它刚才。。刚才动了!”莫寒声音里都快透着绝望,结结巴巴的说道。

“什么!”陈思听到这句话猛地一转头,同时放在盒子里的和田玉被他一股脑的带出了盒子。手电筒同时照向那具尸体。在众人的目光中,本来已经烂的不能再烂的尸体慢慢的站了起来,完全血肉模糊的脸上面出现了森森白骨。

“妈的,是圭鬼”陈思看到复活的死尸后暗骂一声,同时对莫寒使了一个眼色。莫寒会意,一张黄符上手,扔向了半空。

“水神敕法,冰封!”黄符像是有生命一样飞向圭鬼的头上贴在了那里,一股股寒气从黄符中散发出来。圭鬼身上开始出现了冰冻的现象,不断地扩散连接最终将圭鬼彻底的冻成了一个冰雕。(所谓的圭鬼就是玉圭中的鬼,相传在战国时代开始出现了朝勤礼见这种等级制度,一般大臣死后都会有奉圭入棺的这种情况意思就是带着玉圭下葬。而有些不愿意放弃前世高官厚位的官迷大哥往往都会把魂魄寄宿到自己的玉圭之中,久而久之形成了圭鬼,这种圭鬼一般是不会对人出手或者说有多少杀伤力的,但是你要是把他手上的玉圭拿走了那就另当别论了。历代盗墓者里面都流传着一句话叫做:“宁拾糟糠归,莫拿玉圭回。”宁可带一团糟糠回家,也不要带玉圭回来,就是害怕擅自拿走玉圭激活了旁边的这位大哥变成圭鬼来找麻烦引起尸变。)

黑云笼罩了整座密室,危险覆盖了两个人的身体。。。。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