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凡高(弘杨):Perfect(情人节番外)

懒得等到晚上了,我怕这俩娃娃突然营业。

我上午双云审核了快要一个小时,吓得我。

车,那是写不出来的,写出来也发不了,嗯。(自己想象去吧)



国内已经情人节了,哎,前两天熬夜的黄子弘凡孤独的在自己的床上发呆,吃了午饭回来就没啥事情了,靠着星巴克撑了一个上午,下午又没有课,干脆补觉吧。结果看看手机微信一点开就是王晰哥的朋友圈。

 

祝我的深深情人节快乐。[玫瑰][玫瑰][玫瑰]

 

惹。

 

黄子弘凡默默的点个赞然后退出去,翻来覆去想了一会又点开留言:深呼晰一口狗粮的香气。[doge]

 

退出微信,关掉手机,睡觉!然后又睁开眼睛。

 

“高杨啊高杨,你就不能给我发个信息啊,都12点了,你不会还在外面浪吧,哎。”

 

想一想可能高杨忘记了,黄子弘凡再一次点开微信。

 

“高杨,情人节快乐,你想你的专属理发师没?”

 

等了十分钟,没有回信。算了,睡吧,再不睡又要老了。

 

其实高杨早就到了,12号波士顿晚上九点,高杨终于到了洛干机场,他十一号就先到了北京,又转机,头都晕了终于到了波士顿,调一调时间,高杨笑了一下。

 

明明那么久,却还是十二号。

 

拿了行李办完手机卡先去市区,坐在车上的高杨回忆了自己心血来潮的这段旅程。

 

大年初五的晚上,仝卓给他发了个红包,60块钱,写着:代代给你的。

 

真受不了,有些人他谈个恋爱就,哎。收了红包接着看人工给他发的消息。

 

“有时候就差这六十块钱,对不?”仝卓调侃。

 

“嗯?嗯,谢谢代玮。”高杨想起来直播时候自己说的话。

 

“现在不少了对吧?”仝卓一看,觉得自己能行。

 

“嗯,对。”高杨点头,同时感觉有坑。

 

“波士顿机票,出行攻略,帮你查好了,你去吧,六十块钱不少了。”接下来一个链接,一个文件。

 

“……”高杨承认他没想去波士顿,但是又有一点心动,毕竟,护照啥的签证啥的,他都在黄子弘凡走之前被拖着办好了。更何况,他现在只要动手就行,连攻略都不用查,至于他的阿黄的地址,人家刚到的时候就发给他了。

 

(人工卓:我!好用!)

 

尽量保持清醒到了市内贾凡帮他预定的酒店,高杨觉得自己要顶不住了,办完入住进了房间倒头就睡,累人啊,真的累人,从乌鲁木齐飞到北京,接着等转机,又不敢睡着,等到上了飞机先是耳朵痛,好不容易睡了八个小时,被边上人的光闪醒了。再躺躺翻翻仝卓发的指南,又把黄子的住址找出来,高杨就觉得撑不住了了。

 

结果下了飞机更折腾,人生地不熟寒风还直吹,怕黄儿在上课的高杨压根没敢给黄子说这件事情,一路摸索着,还幸亏贾凡问他情人节去不去看黄子,他说去,然后贾凡帮他订好了酒店,要不然高杨觉得自己得在机场睡。先是巴士再是出租车,没想到司机是个不熟路的,绕来绕去等高杨真的拉着行李站在酒店门口的时候,是13号的1点36分。

 

高杨进了房间外套脱了,皮带放好,被子一盖倒头就睡,时差是厉害,中途给他饿醒了一次,烧了热水喝了半杯下楼找便利店买了面包吃完回来看看,六点,再睡会吧,结果就是,下午三点。

 

于是波士顿的13号下午四点,洗漱完吹了头发换好衣服的高杨啃完剩下来的面包出门找黄子。为了不走丢手机一直打开在仝卓发的指南上,高杨压根没看见黄子给他的信息。

 

一个小时后,高杨冷的抖抖索索地站在黄子弘凡公寓的门口。退出指南,看见他的阿黄给他发的消息。

 

“还没到情人节,我不想给你洗脚。”高杨低头笑着按下发送。

 

敲门还是问问黄子在不在呢?高杨在纠结,万一打开门是阿黄其他几个朋友,不会很尴尬吗,万一阿黄还在学校,吵到他怎么办,虽然说,明天是周四,周四他的小阿黄没有课,但是今天咋班。

 

思来想去,敲门最好,尴尬也就是一会的。

 

黄子弘凡四点多醒过来看看手机,没得回信,再看看朋友圈,仝卓发了个:60@黄子弘凡,配图却是他和代玮吃蛋糕,黄子弘凡觉得,莫名其妙,没事逼我吃狗粮还行。

 

穿外套,剪vlog然后五点半去吃晚饭,就这么办吧,哎,高杨,你真的不想我吗?

 

然后就在黄子剪了一个小时vlog以及无数次拿起手机后,最后实在是饿了换衣服准备出门的时候,他看见高杨的短信。

 

“骗子,肯定又通宵。”黄子小声bb。

 

拿了钥匙打开门,黄子弘凡看见一个人站在他前面,穿着一件他很眼熟的黑色羽绒服,手里拿着个他很眼熟的手机,长得也很眼熟。

 

“hello,黄儿,我来了。”高杨收回准备敲门的手,低头看看头发乱七八糟的黄子。

 

“高,杨。”黄子弘凡觉得自己玄幻了。

 

“嗯,波斯顿有点冷。”高杨揉揉黄子的头发。

 

“高杨!”黄子弘凡猛地伸手勾住高杨狠狠亲上去,狠到磕着高杨的嘴唇,狠到高杨不知道怎么反应,然后默默把手放在黄子后脑勺任由他的阿黄亲。

 

等黄子喘不过气来放开高杨低头靠在他肩上的时候,高杨擦了一下嘴角低头问他:“你还要站在这里多久啊?”

 

“你真的过来了?”黄子弘凡声音在抖。

 

“难道你还想,亲别人?”高杨低头靠着他的黄儿,头发有点扎人。

 

“不是,你不是要开学了么”,黄子弘凡抱住高杨。

 

“所以我提前来倒六个小时时差啊。”高杨拍拍黄子后背。

 

“顺便陪黄儿过个情人节,毕竟他那么黑,成都的晚上看不见,只好到波士顿的白天来找他了。”

 

“你拉倒吧。”黄子弘凡被他说笑了,在他衣服上蹭蹭抬头看他。

 

“去贾凡哥推荐的地方吃晚饭好不好,我饿了。”黄子弘凡抬头看高杨,他的高杨还是那么好看,还是雪白雪白的,他的高杨来波士顿看他了,真好。

 

“好,你带路。”高杨牵着黄子的手,笑。

 

絮絮叨叨的黄子和安安静静的高杨,波士顿吹着寒风的傍晚,一顿暖暖的晚餐。

 

你问什么?

 

情人节咋过?

 

反正黄子弘凡给他朋友发了短信说他不回来了。

 

反正高杨还要倒时差。

 

反正,我的情人就只有你一个。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