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鑫逸】有何不可


"敖子逸!你又迟到!"老师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迟到十五分钟之后若无其事站在教室门口的敖子逸,此时他只觉得额头的青筋突突突的蹦。摊上这种学生还能怎么办?


"老师你说完了吗,我可以回去了吗?"敖子逸不在意的打断。全然不顾老师黑下来的脸,淡淡的扫视了教室一圈。视线定格在最后排的丁程鑫的脸上,丁程鑫眸子里弥漫的笑意全被敖子逸收入眼中。敖子逸歪头看着丁程鑫,那表情像极了小孩子在炫耀自己得到的糖果。丁程鑫似嗔非嗔的瞪了他一眼就不再理会他。


"算了算了,回座位去吧,下次注意一点。"老师也是无奈,这敖子逸节节课迟到,老师们还拿他没办法。这年头老师也不好当。



"好嘞!"听到老师那句话敖子逸像得到了释放了一般响亮的回答了一声就窜向了丁程鑫旁边。



丁程鑫看敖子逸趴在桌子上补觉也觉的有点好笑,他拍了拍敖子逸的头问:"你昨天又熬夜干嘛去了。"


敖子逸没抬头,头埋在两臂之间,声音显得闷闷的:"还能干嘛,上分呗。"


"你说说你,上课不听次次考试还这么高,怪不得天天迟到老师都不管你。"丁程鑫继续顺着敖子逸的毛,也不管讲台上的老师在干什么。


"怪我咯,脑子聪明也没办法。"敖子逸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丁程鑫说,到最后实在坚持不住了就彻底睡过去了。



丁程鑫无奈的摇了摇头,把搭在椅子上的外套拿下来披在敖子逸身上。次次都这样,睡着了也不怕感冒。




敖子逸是被饿醒的。


他抬起头看到空旷旷的教室才意识到已经放学了。敖子逸揉揉眼睛,看的丁程鑫还在旁边写作业,就拿手肘戳了戳丁程鑫。


"喂丁儿,放学了你这么还在这儿?"


丁程鑫翻了个白眼看着他说:"还不是为了等你,免得被拐走了。"


"嘿嘿…"敖子逸害羞的挠了挠头。


"好了,走吧,不早了。"丁程鑫边说边把作业塞进书包。






等他们出校门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他们就慢悠悠的踩着自己的影子往前走。等走到大街上的时候敖子逸发现有很多手牵手的情侣,还有人卖花。


敖子逸好奇的融入人群中,看着街边树上挂的彩灯。脸也印上了彩灯的光辉,眼睛里面的星星好像更亮了。


"丁儿,你说今天是什么日子啊,街上这么热闹。"敖子逸转头拉起丁程鑫插在口袋里的手,追问道。


"你是不是傻,今天是情人节啊,不然哪来这么多小情侣。狗粮都吃饱了。"嫌弃的看着周围希希散散的人,任由敖子逸拉着他到处瞎走。


"哦,情人节啊。"敖子逸收回了视线转而落在丁程鑫的脸上。突然笑得很开心


"那你说,我俩算不算。"


"想什么呢?一天到晚总没几句正经话。"丁程鑫也笑了,伸手弹了一下敖子逸的脑门,牵着他继续往前走。


突然一个小女孩向敖子逸跑过去,手里还那种几株玫瑰花,一站到敖子逸面前就拽着他的衣角软软糯糯的说:"哥哥你这么好看,买束花吧。"


敖子逸笑了笑,附身对小女孩耐心的说:"需要我全部买完吗?"


小女孩摇了摇头,挑了最好看的一枝玫瑰花给敖子逸。"哥哥愿意买我的花就好了。"


付完钱后敖子逸向丁程鑫炫耀似的说:"看吧,我就说我好看,你还不信。"


丁程鑫带着宠溺的语气笑着说:"是是是,三爷最好看了。"


敖子逸看着手里的玫瑰花想了一下就把花递到丁程鑫面前,"情人节也没什么好送的,这玫瑰花就送你吧。"


"噗,敖子逸啊敖子逸,你知道情人节送别人玫瑰花代表什么吗?"玫瑰花被丁程鑫拿在手上玩着。


"什么啊?"敖子逸看着丁程鑫的手出了神,嗯这手真好看。


丁程鑫凑近敖子逸的耳边悄悄的说:"是我喜欢你的意思啊。"


敖子逸耳边的热气感觉在他心上挠痒痒一样。他缩了一下脖子,耳朵红的快滴血了。他觉得就这样被撩到太有损他三爷的面子了,就也凑近了丁程鑫,"那有没有兴趣和我在一起。"


丁程鑫趁敖子逸还没有缩回去,一把勾住他的脖子把他往自己这边带。两人的距离近的可以看清对方脸上的绒毛。丁程鑫笑的很温柔。


"好啊,乐意至极。"


敖子逸到底还是害羞了,轻轻的锤了一下丁程鑫的肩膀。"走了啊,饿死了。"说完头也不会的往前走。但耳垂都颜色还是暴露了他此时内心的想法。


丁程鑫有什么办法,宠呗。








走到岔路口的时候丁程鑫拽住敖子逸的手腕难得严肃的说:"以后不许熬夜听到没有,你看看你的黑眼圈,都快成熊猫了。"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以后不熬夜了。"敖子逸是典型的心口不一,脸上好像在嫌弃丁程鑫的啰嗦,其实心里早就乐成了花。


丁程鑫听到答复也就松了表情,风把话吹进了敖子逸的耳朵。


"那晚安,我的小男朋友。"












第二天丁程鑫在去学校的路上时就觉得敖子逸肯定没有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这皮娃子肯定有熬夜了,丁程鑫想。


出乎意料,在走进教室的时候丁程鑫一下子就注意到了平常这时候不应该出现的人。丁程鑫坐到位置上打趣的对敖子逸说:"看来没有忘记我昨天的话啊。"


敖子逸哼了一下没理丁程鑫自顾自的当起了灵魂画手。丁程鑫也没有打断他,就这么看着他一笔一划的画这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过了一会儿,敖子逸起身去厕所,画画的纸被风吹到了地上,丁程鑫看见了去捡的时候在背面发现了这么一句话。







"为你改变我的一切又有何不可。"






这个傻子,丁程鑫笑的很开心。他不知道,自己这么笑更像个傻子。























看文愉快

情人节快乐♡

真不知道我这个快中考的初三要过什么情人节……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