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战国 | 年节互赠年下菜

信浓的雪终究纷纷扬扬的落了下来,虽然尚且不大,但终究给人以希望。

原本还忙碌于生产自救的农民们这下可以安心回家猫冬了,忧心于明年信浓会全面绝收的山内义治也把提着的心放到了肚子里。

府中城里又充满了欢快的过年气氛,虽然没有放炮仗挂鞭的,但是砍伐竹子和松枝制作门松,向神社求取新年平安的御币这都是应有之意。

街道上几个武士足轻家的孩子拿着砍下来竹枝,踩着并不厚的积雪,互相追逐打闹。传来一阵欢快的笑声,很是喜庆。

不管町人还是武士,总要在年前互赠些年节食物,一般也不会很贵重。也大多都是制作好的,现成可以吃的东西。

平六最是殷勤,而且有了老婆,那个精气神都不一样了。胡须也蓄上了,发辫也有人帮他打理了,加上年轻的时候没种过地,皮肤也不那么黑,现在一身新的水干穿在身上,倒是有两分武士的皮相。

他带着老婆孩子给小平太送来了和果子,其实就是米粉团子裹豆沙馅。但是看看锅之助那个渴望的小眼神,就知道这玩意不便宜,平素没什么人家会做来当零食吃。

小平太把竹盒打开,先递了一个给锅之助。小孩很想接过来,但是他妈轻咳了一声。锅之助立马把手缩了回去,咽了一下口水,“应该弹正大人先吃。”

“哈哈哈哈哈哈,好嘛。都是自家孩子,不必这么拘束。”小平太先吃了一口,再把剩下的半个递给锅之助。

这时代可没有什么嫌弃不嫌弃的说法,吃高位者剩下来的食物不仅不丢人甚至还是一种赏赐,有点荣耀的意思。

君不见,茶道里一碗茶十八个人用一个碗喝下去,最后一个人要喝前十七个人的口水。现在觉得恶心,那时候根本不存在。

以前可没品种这么好的黑豆

然后几人闲话了一下家常,小平太请他们新年一起来吃年越荞麦面,就送走了平六一家人。

随后其他各家也开始陆续送来一些东西,小平太没有老婆,也不会做饭,只得央求大叔母,让他帮自己做一份。

结果根本不用小平太提,叔母也已经替他准备了一份,居然是蒟蒻做的。这玩意又叫魔芋,一般称作蒟蒻芋。现在大家看到的都是加入了天然海藻以后颜色深沉的东西。战国时代可没这么多人工色素,就是类似灰棕色这种更淡一点的颜色。

按理来说这种东西种的人不多,因为蒟蒻全株有毒,甚至赤手去抓都会“烧手”。尤其是其块茎含有大量针状的草酸,如果生食,不仅会剧痛,还会导致麻痹。

但是这玩意削皮,捣成泥,加入两倍体积的水,用苦汁加速凝固。就变成了我们熟知的魔芋,如果在凝固前用压面的模具压制,还可以得到魔芋丝。调味过后,味道还成。

叔母就是做了一个魔芋丝炒萝卜叶,一个魔芋沾汁切片。吩咐家里的家人和侍女给各家送去,然后再特别做了一份上等的面线送进城里给山内义治。

如果有西北的读者,应该知道一种用面粉制作的特产面条——挂面。上过《舌尖上的中国》,那个陕西武功县的老两口,在家里手工制作,不是用拉,而是采用挂的方式,生产出细如发丝的面条。

日本的面线也是这样,用面粉加芝麻油,不停的搓面团,使面团不会干燥。然后和挂面一样,搓成长条挂在两根棍上,不断撑开两根棍之间的距离,最后费工费油费时的制作出上等的面线。

这玩意,在日本古代,穷人根本吃不起。所以大家看日本的影视或者动漫里,大家一听说开流水素面大会,那个高兴劲啊。有一种骨子里流传下来的,对高档食物的喜爱。

弄的小平太也想吃鸡汤面线了,于是立马让辰三上街,去找有没有卖土鸡或者打猎到野鸡在卖的。鸡汤下挂面,美滋滋啊。

还在流口水做梦的时候,已经长成大姑娘的小乃提了一个盒子回来。原来是细川春宫家回赠的年节食物,倒是顺路省的别人跑回来了。

小平太打开盒子,“听说是春宫大人的女儿亲手做的,专门送给弹正,与别家特别不同。”

小乃说完就起身,回了厨房。倒是把在座的叔母笑的合不拢嘴,连称这是人家阿绫姑娘的一番美意啊。

小平太脸不发红心不快,假装没听到,把分成两层的食盒打开。

小姑娘手艺真是不错,连叔母也在旁边啧啧称奇。第一格是蜜煮黑豆,很平凡的,但是蜂蜜价格可不便宜,小平太赤手捏了一个,很好吃。

然后是豆腐卷【注1】,用那种老豆腐,碾碎,加入适量糖、酒、鸡蛋黄等材料,重新上锅蒸,最后用特殊的模具把它卷制起来,切片。

旁边是一个拌菜,醋汁(不仅仅是醋)拌萝卜丝,其中还有一些其他颜色的细丝,估计是别的什么植物。

再然后是山当归,野百合等野菜的佃煮。山当归不是当归,日本有句谚语叫“山归当大树,中看不中用”!山当归可以长到两米多高,对采收它的一米四高的农民差不多也算半棵大树了,可惜能吃的只有块茎而已。

野百合这个东西,就是山上的野百合花盛开以后,留在土里枯萎的那个块茎。我们现在在市场上有卖鲜百合,夏天不是还经常会煮百合绿豆汤消暑解渴嘛。如果把一片一片百合上的细膜撕掉,那个百合的苦味就能去除大部分,入口也会好吃许多。

普通百合

而下层那个食盒里居然是一大块,切的适合人入口的貘烤鹿肉!

小平太一瞬间眼泪都要流下来了,过年了,总算有人记得我了。好不容易整上一盘硬菜了,天天腌萝卜茶泡饭,过的太鸡儿惨了。

旁边叔母又开口了,“鹿肉啊,这时节可不容易弄到,小平太你可真是细川大人家的好女婿哦!”

就为了能天天一顿肉,这个女婿也要当啊!

【注1】:江户时代才出现,属于伊达卷的一种,来源不明,但伊达这个名字很有指向性,这位在吃的上面造诣真不小,感觉发明了不少吃的。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