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ukishine】带你回顾《生化危机7》的游戏故事


2000年,组织“联盟”,这是一个制造生物武器在国际黑市销售的犯罪组织,他们开展了NEXBAS(新一代实验战场优势)这一项目,其中一个子项目的内容是联合H.C.F研发生化武器,期望以最小的直接接触消灭大量的敌人。后来,NEXBAS项目遭到取消,其所有的资产转移到了研发生化武器这一子项目上。该子项目研发的生化武器与一般武器不同,能够令敌人变成盟友,让敌对分子成为甘心服务的仆人。因为这样可以有效的降低战俘处理成本和战斗本身的成本,所以**甚至**的组织当然迫不及待要加入。

本计划的存在得归功于在**发现的**,这是一种明显经过大幅“隔离进化”的菌类,通称为mutamycete。每个生物武器的制造方法都会将mutamycete基因组注入第四阶段前的人类胚胎,在受控环境中进行为期38到40周的培养。由此产生的生物称为“候选标本”,并根据可用性进行分级,从不实用的缺陷品A到D系列,到完美的E系列。本计划选定了生物武器的标准外观,大约十岁的女孩,以方便混入城市居民或难民之中。

经过一系列的研究,第一个E系列标本,称为“伊芙琳”,已证明其组织能够随意分泌mutamycete的***。此外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伊芙琳的mutamycete一旦进入宿主之后,便可控制其身体和心灵。“联盟”组织一直没有查明伊芙琳是如何实现这种控制机制并维持控制力,但目前假设其原理类似于假单胞菌在群体感应时所使用的自体诱导物信息素。伊芙琳的控制可发挥在一系列分散的阶段中,第一个是幻觉。首先,宿主会产生幻觉,他们会看到伊芙琳本人的幻象,在脑海中听到伊芙琳的声音。霉菌从被感染者身体摄取养分开始传播,然后慢慢占领身体每个细胞。副作用就是被感染者拥有强大的再生能力,可以把断肢接合。中期感染的时候,伊芙琳的幻象会逐步影响宿主的心灵和行为,失去自我意识,直到伊芙琳能够完全控制宿主为止。等到完全感染的时候,实验体开始失去人类形态,身体突变结果因人而异。

2007年,一些来自已经破产的臭名昭著的保护伞制药集团的员工,他们聚集在一起重新成立了一个私人军事公司,目的是改正以前以保护伞名义犯下的错误。他们不仅要打击制售生化武器的人,对于支持此类行为的人,同样要予以消灭。他们说:“我们犯了错,我们就得收拾烂摊子。我们维持保护伞这个名称,以此表明我们有决心为过去犯的错负起责任,并希望各位在每一次任务中,同样也能负起责任。”于是,这里我们称他们为“蓝色保护伞公司”,根据网友大胆猜测,原安布雷拉公司由于民众的反对声过大,导致公司最终不得不破产倒闭。由于是全球最大的制药公司,可能美国政府给予保护,这才有了后续在2007年成立蓝色保护伞公司,然后经历长达七年的恢复时期,此间蛰伏待机重出江湖。


2014年,“联盟”组织接到可靠情报,组织敌人已经发现了伊芙琳的存在,为了确保这一强大的生化武器不会落入敌手,组织决定紧急转移伊芙琳到中美洲地区。为了不引起敌人的注意,此次护送任务交给了特别行动处的主管艾伦和看守员米娅.温斯特。作为“联盟”组织成员的米娅此前已经与伊森.温斯特结婚,然而牵扯到组织的高度机密,在伊森面前米娅始终谎称自己从事的工作是保姆。

经过组织计划,艾伦与米娅伪装成伊芙琳的父母,一行三人以液化天然气运输船“安娜贝尔”号船长亲戚的身份,于2014年10月登上货船,前往转移地点。然而在10月5号这一天,伊芙琳突然暴走攻击并感染了艾伦,两人面对突发情况决定找回伊芙琳,万不得已情况下使用E坏死毒素消灭伊芙琳。但是,已经发狂的伊芙琳瞬间摧毁了货船,屠杀了船只上的所有人包括艾伦,米娅感觉可能难逃一劫,于是在爆炸前向伊森发送最后一段视频,告诉他不要来找自己。随后米娅在阻止的过程中受到重创。正巧这一天风雨交加,货船爆炸被毁漂流数天,最终在10月9日被冲到了路易斯安那州杜尔维一处河口附近。

在此附近有一个农场,家主杰克.贝克,年轻时曾加入美国海军陆战队,退伍后与妻子玛格丽特结婚。这对善良的夫妻膝下有一双儿女,女儿佐依.贝克和儿子卢卡斯。卢卡斯是远近闻名的不孝子,但是智商却是非常高从小到大获奖无数。此外,卢卡斯从小没有道德观念和约束,玛格丽特还为此专门带他去医院检查过大脑,后来不了了之。然而卢卡斯却变本加厉,学生时代就偷偷把小伙伴奥利弗关在阁楼并困死对方。成年后的卢卡斯,痴迷于各种科技研究。2014年10月2日,贝克听说暴风雨即将到来,加固了家中的老房子。10月9日,大水退去,老房子损坏严重。这一天卢卡斯大声嚷嚷说有一艘船被冲到河口。为了确认情况,10日杰克在河边附近找到昏迷的米娅和伊芙琳,米娅昏迷不清被放到佐依居住的拖车内,伊芙琳则被安置到卢卡斯房间中。贝克一家的悲剧就此发生,苏醒的伊芙琳开始对这一家四口进行感染,佐依吓得躲进了房车,然而一觉醒来发现却是一场噩梦,但是伊芙琳已经开始混入了这个家庭。伊芙琳由于从小就被关在实验室内,缺乏孩子天生的父爱与母爱。在实验室中她就曾多次强迫感染对象当作她的父母,她对家庭的概念很重视。因此,当她来到贝克一家的时候,脱离实验室的控制,她便可恣意妄为。第二天,玛格丽特发现自己出现了严重的耳鸣和失眠,女儿佐依说伊芙琳和米娅有些古怪,但是对于离经叛道叛逆的佐依,玛格丽特不以为然,仍然每天悉心照料。10月15日,玛格丽特开始出现了幻觉和幻听,而且感到很恶心,于是前往镇子上的医院进行检查。医院很快传来回信,说她大脑内已经出现了霉菌,希望她本人立刻回到医院救治。然而此时玛格丽特感染已经非常严重了,她们认为伊芙琳是最重要的家人。在23号这一天,伊芙琳将偷来的E坏死毒素样本以礼物的形式交由玛格丽特保管,玛格丽特将组织样本锁在老房子二楼密室之中。早就发觉事情不对的佐依,因为居住在房车内远离伊芙琳,仅仅只是初级感染。卢卡斯因为从小脑袋有问题,因此和佐依一样并没有完全被控制,而他们的父母此时已经成为伊芙琳的左膀右臂。

货船失事,派去执行任务的艾伦与米娅全部失去联系,联盟组织立刻派人追查二人下落以及伊芙琳。经过数月的跟踪调查,他们最终在贝克农场发现了他们。此时,他们发现伊芙琳目前状况良好,只是不在组织保护监控之下,派组织成员进入反而可能造成严重后果。他们还发现卢卡斯并没有被伊芙琳完全控制,于是他们暗中秘密接触卢卡斯进行交易,将治疗的血清交给卢卡斯,让他负责监控伊芙琳。2015年1月16日,卢卡斯发邮件给组织,称自己已经恢复正常。他瞒住伊芙琳伪装成仍被控制的样子,秘密向组织报告伊芙琳的情况并留意米娅何时恢复正常。2015年11月4日,已经监控伊芙琳长达10个月之久的卢卡斯发送邮件给组织,称米娅仍分不清幻象和现实,并表现出间接性暴力倾向,对此卢卡斯把米娅关进了地下室牢房里。伊芙琳得知“妈妈”被关起来,但是没有愤怒,因为米娅一直不愿意成为自己的妈妈,此间她还去探望过米娅。

由于贝克一家被感染,他们的日常饮食不再正常,经常绑架附近路过的人类作为食物,甚至在饥饿难耐的时候吃乌鸦等其它生物。佐依因为没有被完全感染,但是她不敢逃走。在此前她看到米娅随身携带的东西,暗中查清了事情的原委,明白只有血清才能拯救自己。几次偷偷潜入老房子密室,但是都被玛格丽特发现并被恶狠狠地警告,此后她尝试过其他办法但是都毫无结果。


时间来到2016年1月19日,从“浣熊市事件”逃离出来的记者艾丽莎.阿什克罗夫特报道称,2年内路易斯安那州南部地区失踪人口已经超过20人,失踪者大部分是流浪汉和附近的游客,州警官开始介入调查并增派警力,该报道播出后人们就更加回避这个地方。实际上,失踪的人都是被贝克夫妇绑架到庄园内,伊芙琳强迫让他们成为自己的家人,但是大多数人都拒绝并遭到感染成为菌兽,有的人试图逃脱这里最终都没有成功,被囚禁致死甚至成为贝克家的食物。现在的伊芙琳感觉家庭成员还缺少一位父亲,但是大部分被绑架而来的人都拒绝。此时的卢卡斯还是装作被控制的样子,事后还要向“联盟”组织报告并打扫伊芙琳的烂摊子,2016年6月22日伊芙琳一切正常,8月12日伊芙琳开始出现咳嗽,精神状态略显疲惫。8月26日,伊芙琳突然衰老并分泌出大量霉菌,把整个地下室污染了。9月1日上午卢卡斯向组织报告紧急情况,而后组织秘密交给卢卡斯神秘药物试图抑制伊芙琳衰老情况。9月9日,伊芙琳情况稍微稳定,老化有所缓减,但是老年痴呆情况严重。为了防止不可控的情况发生,组织决定交给卢卡斯E坏死毒素。另一方面,组织开始向贝克庄园分派研究员协助卢卡斯进行调查和研究,他们开始在附近废弃矿井下建造研究室。

2017年,贝克农场已经成为远近闻名的“鬼屋”,恰巧被网上一个节目组打听到。该节目组称为“下水道鳄鱼”,平时录制并上传一些废墟鬼屋探险的视频。他们制作组前16期节目受到观众的热烈好评,于是他们计划第17期开始潜入路易斯安那的一间鬼屋,在2017年6月1日这一天节目组三人来到贝克农场,三个人分别是主持人彼得.沃肯,策划安德烈.斯迪克兰和新人摄影师克兰西.贾维斯。结果安德烈被岳父贝克弄死,彼得和克兰西被抓,之后彼得为了解救克兰西被发疯的米娅砍死,剩下的克兰西则被岳母囚禁在密室中,为了强迫他成为家人逼他吃下岳母亲手做的晚餐。聪明的克兰西接二连三逃出岳父和岳母的魔爪,但是却始终没能逃离庄园,最终他们把克兰西交给卢卡斯。变态卢卡斯开始不断折磨他,最终还是没能逃过这一劫,于6月2日这一天被卢卡斯设置的陷阱活活烧死。三人失踪后不久,州警察局缩小调查范围,渐渐发现了隐藏许久的贝克农场。

2017年6月11日,组织决定把贝克农场研究所的首席研究员职位转交给卢卡斯,这引起了斯坦福大学微生物学硕士研究员的不满,他认为卢卡斯是个疯子,甚至发现卢卡斯有背叛的嫌疑。但是卢卡斯早就发现了,于是决定先下手为强杀死了所有的研究员,这样他就成为唯一知道如何利用伊芙琳菌丝的人。这个时候,卢卡斯开始萌生脱离“联盟”组织的想法,他开始四处寻找E型数据的买家,并最终找到。

庄园里的伊芙琳情况不容乐观,由于卢卡斯开始背叛组织,组织无法和卢卡斯取得联系,抑制衰老的药物得不到补充,伊芙琳等待米娅恢复正常已经遥遥无期了,而米娅又始终难以忘掉伊森。于是,7月18日这一天伊芙琳控制米娅给伊森发了一封邮件,收到邮件的伊森不敢相信,已经失踪三年的爱妻米娅竟然突然来信,况且三年前他还对最后一段视频一头雾水,爱妻情深的伊森最终决定前往贝克农场一探究竟。

7月19日,来到农场的伊森果然在地下室找到失踪三年的米娅,而此时米娅恢复意识惊讶地发现伊森竟然站在自己面前,并矢口否认自己发了邮件。随后,伊芙琳控制米娅发疯似的向伊森展开进攻,最终被锯掉了他的左手。暗中观察的小姨子佐依通过电话给伊森指出一条逃出去的路,在万不得已情况下击退了米娅,这个时候岳父杰克从背后偷袭伊森并将两口子带到了庄园内。此时的伊森已经开始被伊芙琳感染,拥有了自愈的能力,在佐依的帮助下接上了断手。然后,岳父岳母小舅子开始强迫伊森加入他们家,逼迫他吃下贝克家的大餐。危难之际,调查而来的副警长敲响了贝克家的大门,于是他们暂时放弃对伊森的折磨。伊森趁机逃跑,遇到了副警长,然而副警长却对伊森产生怀疑,就在谈话的一瞬间,副警长被岳父杀死。获得武器的伊森,经过接二连三的战斗最终击倒了岳父,并成功找到钥匙到了中庭院子。佐依告诉伊森,想要成功逃离这里,必须找到血清。在老房子里,伊森彻底杀死岳母玛格丽特并获得了治疗血清关键道具之一“手臂”。但是,这个时候米娅和佐依都被卢卡斯抓走了,伊森破解了卢卡斯布置的陷阱机关获得了最后一个关键道具“头颅”,并救出了米娅和佐依。佐依拿到材料制造出两支血清,此时岳父变异成巨大怪物向伊森袭来,为了战胜岳父伊森不得已给他注射了一支血清。面对是救米娅还是佐依的难题,伊森选择了爱妻,虽然伊森承诺会搬救兵回来,但是佐依还是很愤怒,因为是米娅的到来毁了他们家,她赶走了两个人,面对破败不堪的家园她决定逃走。伊芙琳得知三个人逃走,首先感染佐依并不断侵蚀她的身体,然后掀翻了伊森逃走的船只,将伊森关到废旧船舱的底部。米娅回到了熟悉的船上,开始恢复自己的记忆并拒绝成为伊芙琳的家人。最终,米娅成功救出了伊森,在变异前将伊芙琳组织样本容器交给伊森,让他彻底解决掉伊芙琳,伊森只能逃走,来到了矿井。

由于卢卡斯与第三方公司进行交涉,暴露了自己的行踪被蓝色雨伞公司盯上,他们认为时机成熟于是开展了代号“潜伏恐惧”行动,这是他们第一次出击,主要任务就是捉拿卢卡斯。由于没有任何作战经验,他们决定和BSAA联系并邀请专家克里斯.雷德菲尔德担任队长。7月20日,蓝色雨伞公司开始行动,情报指出卢卡斯躲在矿井深处研究所内,小队对贝克农场开始进行布控。小队在树林深处发现奄奄一息的佐依,正当他们向总部进行汇报,佐依的大爷,杰克.贝克的哥哥乔.贝克误将他们认为是凶手,从他们口中得知想要解救佐依必须找到小队其他成员,因为解药在他们那里。但是乔大爷还是不信任这群家伙,更不幸的是小队成员都遭到了意外。在获得解药之后,佐依被不明怪物抓走,万万没想到竟然是岳父杰克。或许是还残存的一点点意识,岳父并没有杀死自己的哥哥,将他放在棺材中浸泡在水里,一直被冲到贝克家附近的河滩上。

7月20日凌晨伊森来到了卢卡斯的实验室,发现了事情的真相并获得了联盟组织交给卢卡斯的E坏死毒素的容器,成功获得E坏死毒素。在贝克农场后院的小屋里,发现了伊芙琳给予她致命一针。不过,伊芙琳垂死挣扎进行最终的反抗,好在蓝伞公司小队及时赶到,在他们的火力支援下最终杀死了伊芙琳。另一小队在废船厂救起了米娅,于是夫妻二人最终团聚,搭乘蓝伞公司小队的直升机离开了这个地方。

从河滩苏醒的乔获得了蓝伞公司神器拳套,他决定杀回贝克家拯救家人佐依,贝克家大院的蓝伞小队被岳父杀得大败,向克里斯请求支援。乔提前赶到,与岳父展开最终一对一的单挑,最后乔忍痛杀死了自己的亲弟弟,救出了佐依并注射血清。随后,克里斯带队赶到将二人安置妥当,获救的佐依听说是伊森叫来救兵感动不已,现在她唯一的亲人只剩下大爷乔了。


此时剩下的目标只有卢卡斯,派去的三名队员全部失踪。于是,克里斯决定单独前往营救他们并捉拿卢卡斯。卢卡斯本打算逃走,但是第三方公司明确告诉他必须把所有的数据全部传给他们,于是逼不得已卢卡斯只得返回矿井实验室。在矿井内,卢卡斯使用奸计给克里斯安上了定时炸弹,并恶狠狠警告他。随后卢卡斯在克里斯面前,杀死三名队友,彻底激怒了克里斯。在总部联络员的帮助下,克里斯拆除了炸弹,发现了卢卡斯的秘密实验室。卢卡斯以为干掉了克里斯,洋洋得意向第三方公司报告,并将数据传给他们,孰不知克里斯已经杀奔过来,来不及销毁证据的卢卡斯匆忙逃走。走投无路的他最终为了拖延时间,给自己注入霉菌变异成怪物,和克里斯展开对决,最后死在克里斯的枪下。然后克里斯摧毁了卢卡斯电脑设备,数据传输终止,随着卢卡斯死亡贝克家的霉菌也停止反应,这场生化危机最终得到解决。但是,善良的贝克夫妇再也回不来了,只留下唯一的女儿佐依和乔相依为命,《生化危机7》的故事到此结束。

在该游戏发售之初,多少人都不认为这是《生化危机》的正统续作。具体的话不想多说,游戏的好坏大家都有自己的评价,争个面红耳赤没什么意义。如果问我对这款完整版游戏的评价,我会非常推荐喜欢恐怖游戏的玩家可以试一试。那么,到这里我的《生化危机》系列剧情回顾的视频到此完结,可以说是非常巨大的工程,最后感谢各位的支持,本视频文本资料取自于A9论坛坛友“叶西罗”的整理,后续内容为个人整理,视频素材均自己录制。对于这段时间摸鱼行为,也请各位观众谅解,我们下次的视频系列不见不散!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