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波凯村――――白色的轰龙,苏醒的白神(4)

  我胆怯了,无法去面对那条古龙,我的灵魂似乎是被它冻结了,我明明已经握住了剑,我应该已经明白自己与它必须战斗,可无论我如何的去说服自己的内心,那身体却依然的在颤抖,现在的我就像是被饥饿的猎食者,所紧盯的猎物一样,我看着科科特冲向了敌人,然后又看到他被十分轻易打飞,他们之间的战斗只是在一两下之间就结束了,没有任何地多余,他对科科特不含任何情绪,但却是认真地想要来杀了我,所以它几乎无视了科科特的攻击,一次次地弹开后又变得无动于衷,一步也不停留地向我走来。

  我以现在的状态,根本没有办法去打败它,所以在我会死在这里在这之前,我能做的只是冲向它,然后让它的剑更快穿过我的心脏,然后提前结束我的痛苦,我的灵魂被映照在这巨大的恐惧之下,我的身体变得开始蠢蠢欲动地动了起来,我就要解脱了,我开始变得癫狂,我冲了出去,科科特好像在身后呼唤我,可我已经完全听不见了,我的身体没有任何防备的冲向了钢龙,它举起了长刀,“你是真的想死了吗,就这样毫无意义的死去,真的好吗,不然,你还有用的。”这是我被那一刀切成两段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我的上半身一路滚到了霸龙的剑下,体温一下子骤降,我似有似无的伸出手,用手指碰到那把霸龙的大剑,有种力量好像涌入了我的灵魂,“它在呼唤我!”我原本已经被冻结的灵魂突然又燃烧了起来,我拼死爬到了剑旁边,用整个身体抵着剑。

  从高高的雪山传来了一个声音,“很好,看来你还希望继续战斗。”我抵着剑看到一个穿着白斗蓬的男人高高地站在山顶,并从山顶直接跳了下来,半空中有什么出现了,一时间它巨大的身体,扬起了一整片厚厚的积雪,一个人高大的人影同着地上显露出的一具具骇人的白骨,一同出现了,“这里难道曾经是什么坟场吗。”我望着这一瞬间铺满了山谷的尸骨,不禁感叹,他将封龙剑扔到了我的身体上,我的身体居然与一旁的骨架拼接了在一起,并且还开始缓缓地再生了起来,穿着白斗蓬的男人拔出了霸龙的大剑,将剑呈放在双手上,从脸颊旁落下了几滴泪水,又随即被雪山上的寒风所风干,“钢龙,我们以前也就已经见过了吧,可恶的古龙,做好心里准备,这一次我不会放过你了。”钢龙转过身看着男人,男人脱下了斗蓬,举起大剑对着钢龙,全身散发着浓烈的杀气,钢龙拔出了长刀,“白色的神明,崩龙啊,我当年最后悔的事,就是让你被雪崩埋住,躲了这么多年,我们终于又一次见面了,而我这次一定会把你杀了,不留遗憾的杀了你。”钢龙咆哮着向白神冲了过来,白神也跟着咆哮起来,两把武器之间爆发出最为激烈地碰撞声,没有犹豫,没有迟疑,对于它们而言互相之间,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对手,可钢龙的攻击在不断的变快变强,而且它还不停在周围制造旋风形成干扰,白神不断地向后退走,“这样下去不行,他会输的,钢龙毕竟是活了上千年的古龙,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对付不了的。”科科特说着趁着他们在战斗,就拉住我的身体,准备逃跑。

  我很用力的甩开了他的手,科科特变成了银火龙直接抓起了我飞了起来,“那等你完全恢复了再说吧,不然我们加在一起也没办法对付钢龙。”我拔出封龙剑向着白神那里扔了出去,白神纵身一跳从半空抢下封龙剑,这让钢龙一下子发现了我们,钢龙向着科科特一连射出几发压缩气流,科科特躲过几下,逼不得以回到雪山上降落,“小子,你的封龙剑刚好用得上,怎么样要不要来帮我一把。”我没有犹豫,“当然了我希望能帮到你。”他一下子把我打晕过去,又拿着封龙剑插进我的脊椎里。

  我的意识变得十分模糊,只看到一个巨大的恶魔从火山的地下爬了出来,进入了我的身体,那个怪物最后一点残留的力量,从封龙剑里面一下涌了进来,两个巨大的身体突然覆盖了大地,科科特惊讶的一连退走了好几步倒在了雪地上,“黑神与白神居然在这里一同苏醒了!”他们的吼声震彻天地,响彻寰宇,两个巨大的身影慢慢又变回了人形,白神从地上拔出了自己的武器,那是一把长满了锯齿的大剑,他又将霸龙的武器交还原主,霸龙接下大剑,看着自己曾经的兄弟,“抱歉了,你知道的,这次我可能不能显现太久,没有时间叙旧伤感,我们得速战了。”崩龙走到霸龙身前,“不用在我眼前去俺饰你的悲伤,我们这次真的已经是最后一次见面了,但是预言已经应验成真了,我们的使命尽到了,让我们尽情地打上最后一战吧。”说完他们一同转身对着钢龙,钢龙依旧冷静地看着那两个怪物,“我想现在,真的是我要完蛋了对吗,居然会一次碰上从前号称护国双壁的两只怪物,如果只是对付其中一个,那在以前确实有不少人能做到,但是一但两人齐至,那么就是全世界上一等一的顶尖战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