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凡高(弘杨):Perfect(五)

想先声明两个事情,第一件是(四)里面在代代和黄子聊天的地方,我把高杨的名字打成了“高阳”,对不起各位,我下次一定好好检查,谢谢帮我指出来的小可爱,谢谢你。

 

第二件事情是,有小宝贝问我高杨是不是左撇子,因为他用左手拿了手机,我其实没办法确定,只是几张照片里面他右手拿着水杯的,所以这么写了。(但是黄子很喜欢左手拿手机)以及,谢谢这个想睡觉还被我激灵醒的宝贝儿,好好睡觉要好梦啊。比心!

 

关于这个演唱考核,我怀疑高杨不在,加长版和正常版我都找不到高杨的镜头,但是就假装他在吧。


(五)

按照预计本来这场演出会在九点前录制结束,但是舞台结束之后,没想到又是演唱考核,换下西装然后补妆,找队友,选歌。

 

一直到十二点半才开始拍摄考核画面,选队友的时候黄子弘凡直接冲着丁辉去了,他只要一想到高杨唱歌的眼神,他就觉得自己怪怪的。不过眼前最要紧的还是争取站上舞台,好好的展现自己。

 

“辉哥,你要跟我组吗?”黄子弘凡远远地绕过高杨奔着丁辉。

 

“你都叫我了,那当然。”丁辉其实也想过和黄子弘凡一起合作,刚好人家来找他就一口答应下来。

 

“真的假的”黄子弘凡看看丁辉,他实在是没想到自己开口就能成功。

 

“真的,真的”丁辉看着满脸惊讶的弟弟,笑了。他有印象第二天那首《送别》,黄子弘凡的表现真的很棒,私下里熟了有感觉的到他虽然话多,但是该认真的时候很认真。

 

“我太感动了”黄子伸出手抱住丁辉。

 

“那来,哪首歌你想唱?”丁辉拍拍黄子的后背作为回应。

 

“《追寻》,可以吗?不行咱再换哥,没事。”黄子弘凡指着牌子。

 

“可以,走,练练去。”

 

当我投入音乐,你与我便是无关。我的《追寻》里,也许就没有高杨了。

 

高杨其实没想过今天还有这一出,他本来想着结束录制然后拉着黄子弘凡去吃一顿好的,他有发现这个附进一家大盘鸡做的不错,不过,既然还要录制,那就只能把计划延后了。

 

看着黄子弘凡飞一样的从自己面前跑到丁辉那,然后拉着丁辉走到最远的角落,高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不适合和别人做朋友,是不是真的,是有错的那个。他已经习惯在维也纳假面的生活了,做一个一个精致和善的高杨,做一个只有acquaintance没有confidant的高杨,突然一个絮絮叨叨的人偷偷取下自己的面具,冲着自己伸出手想要拉住一起走,就在看见自己抬头的时候,被吓到转身离开了吗?

 

是我敏感,还是阿黄,你真的在躲我?

 

永远要有礼貌,永远要学会笑着看别人,永远要带着疏离,永远要保持距离,永远要说不是我真心的动听的话,是不是真的只有这样,才会有人愿意停留在我边上。

 

但是那不是我啊,就真的,没办法接受最真实的我吗?

 

“高杨,我们可以组一起吗?”那边有人喊他。

 

“可以啊,当然。”高杨微笑点头,偷偷看了一眼那边和丁辉聊的正起劲手舞足蹈的黄子,默默和队友走开。

 

那么再见吧,黄儿。

 

你是黄子弘凡,是黄子,是个调皮的小话唠,就这样好了。

 

两个小时其实很快,开始表演的时候,黄子弘凡忍住想看高杨的欲望,让自己浸在别人的表演里,卖力的鼓掌,贴心的喊加油,又或者和边上丁辉哥再确认一下和声。

 

《追寻》,他俩完成的很棒。高杨听完丁辉和黄子弘凡的演唱,笑着鼓掌。

 

确认了演出名单,打板收工,已经是夜里两点了,高杨走在最后看见黄子弘凡和丁辉还有代玮说了点啥然后就飞奔向厕所,于是他走上前来到代玮边上。

 

“代代”高杨喊代玮。

 

“诶,你刚刚干嘛去了,我还和黄子问你了呢,他说不知道。”代玮疑惑的看着室友。

 

“没,我就在后面走了一截,黄子弘凡他干嘛去了?”高杨看着代玮笑了笑。

 

“取隐形,他眼睛疼的受不了了,去厕所洗手去了。”代玮挥挥手里的隐形眼镜盒,冲着高杨浅浅一笑。

 

“所以,下次真的要早点取下来,真的,不然得疼到瞎。”代玮觉得自己还是有先见之明的。

 

“我去看看。”高杨打断代玮的话,摸了一下口袋里的眼药水。

 

扯平了,你关心我一次,我关心你一次。

 

厕所里,黄子弘凡捂了一下眼睛稍微缓缓,然后开始飞速洗手,疼,真的疼,疼到自闭了。但是总得洗手再拿下来啊,卫生重要,卫生重要。

 

黄子弘凡刚取完右眼的隐形眼镜的时候,高杨正好推开男厕所的门走进来。

 

“黄子,你还好么?”

 

黄子弘凡把隐形放在擦手的废纸上准备丢掉,正想取左眼的隐形就听见高杨的声音从背后传过来,忍不住肩膀一抖。

 

按了一下左眼,黄子弘凡直起腰对着镜子看了看高杨,扯出个笑容。

 

“还行还行,没事儿,等我拿掉就行。”

 

高杨近视没有多严重,所以他看得见黄子弘凡右眼的血丝和,睁不开的眼睛的样子。

 

“快取出来吧,给你眼药水。”高杨抿了抿嘴。

 

“诶,好嘞,你要上厕所你就去,没人,快去。”黄子弘凡低下头开始取左眼的隐形。

 

高杨没吱声,他看着镜子里的黄子弘凡小心的取隐形,右眼还不停眨,嘴里还发出“嘶嘶”声音的样子,心里叹了口气。

 

“小傻子。”高杨心里想。

 

等左眼的隐形眼镜也取出来,黄子弘凡觉得自己终于不会瞎了,闭着眼睛等了几十秒,然后用清水冲了一下再睁开眼,就看见高杨安安静静的站在自己后面,盯着自己看。

 

“高杨你还没走啊?”黄子弘凡把废纸和隐形丢到垃圾桶然后伸手拿纸擦手。

 

“没有,眼药水,现在滴吧。”高杨把手从裤子口袋里伸出来眼药水递给黄子弘凡。

 

“嘻嘻,高杨你真好。”黄子弘凡接过来,老老实实仰头滴眼药水。他带隐形没几天,因为眼镜在镜头里反光所以才这么办的,带上去的第一天化妆的姐姐就提醒他时间不能太长,要带着盒子和眼药水不然眼睛会疼。不过前一周又没怎么戴,所以就忘记了,一直到晚上,真的疼起来,黄子弘凡才觉得,自己要老实点。

 

眼药水是舒缓型的,不管怎样,黄子弘凡都觉好的多了。

 

“眼药水给你了,走吧,一起回去吧。”高杨拉开门,走出去。

 

一路上两个人都少有的沉默,或许是疲惫,或许是各有心事吧。

 

真正开始忙碌起来,黄子弘凡感觉到更加疲惫,疲惫到没时间再想着其他的事情,满脑子都是歌曲,歌曲,歌曲。

 

每天早餐和高杨碰见了打个招呼,然后和丁辉匆匆忙忙离开,晚上回来有时候在丁辉房间看见来找张超的高杨,又打个招呼,继续练和声或者改曲子。补录镜头,宣传镜头,白天的时间很紧张,没办法的时候就只能回来加班加点。

 

黄子弘凡能感觉得到,张超对他的敌意,虽然很莫名,但是也还是没时间再想。

 

“有什么都等到这周结束再说吧”,黄子弘凡每天沾床睡着之前,就只剩下这一句话了。

 

然后鞠红川就看见黄子弘凡倒在他自己的脏衣服上,睡得死死的,连被子都没盖。川子走过去把脏衣服扯出来丢在边上,再把被子裹在黄子身上,叹了口气,也去睡了。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