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凡高(弘杨):Perfect(四)

(来纠正一件事情,实际高杨也是第二天唱的,衣服变了)

以及,这个图片格式要求让我好多图都用不了,哭了。

(四)

录制第四天的上午,吃了早餐全员换上西装在房间化妆然后录走进演播厅的画面。

 

黄子弘凡这次没和高杨站在一起,节目组有意把他们打乱“培养感情”,不过远远地黄子弘凡看见高杨带着熟悉的笑容站在别人身边说着说着然后右手半握拳挡住嘴笑,他越发好奇,高杨到底和边上的人聊什么,啥事能笑那么开心啊。

 

“开始拍了,都别笑啊,咱们一条过”,工作人员拍拍手喊他们。

 

“来来来,一条过,一条过”黄子弘凡接着喊,惹得边上几个哥哥笑的不行。

 

高杨听见黄子弘凡的声音,回头看见他把手举高学工作人员拍拍手的样子,不自觉的笑出声来。

 

“皮黄,又皮”,他低声说。

 

实际情况真是一条过,顺顺利利的进了屋子,然后他们听见“现在请替补成员进入替补区”的声音,黄子弘凡和阿云嘎告了个别,走去替补间。

 

他进去的时候一眼看见高杨正低头理了理袖子,旁边站着仝卓在跟高杨说话,没办法啊,总不能莫名其妙的追到那里去吧。老老实实的挨着陈博豪坐下来,眼睛却一直在飘向高杨,看着仝卓在他边上手舞足蹈絮絮叨叨,看着高杨笑的眼睛都弯了。

 

“黄子,你觉得第一个选中的会是谁啊?”陈博豪听见出品人关于选替补登上舞台的话,想问问边上的人。

 

“高杨”,其实黄子弘凡这句高杨不是在回答博豪,他只是纯粹情不自禁念出来的。结果,半分钟以后,陈博豪激动地拉着他左手夸他神了,还告诉了边上的代玮说以后预测的事情都找黄子弘凡。(找黑糖最好[吃瓜])

 

然而黄子弘凡并不知道为什么陈博豪那么激动,他只看见高杨站起来然后仝卓鼓掌,边上李向哲还凑过来拍了拍高杨的腰。

 

“我魔怔了吗,我老盯着高杨干嘛”,等陈博豪拉着黄子弘凡的手一直摇问他第二个人会是谁的时候,黄子弘凡突然一个激灵。

 

“他是,石凯!”接着出品人念到第二位登上舞台的人的名字。

 

高杨其实没想到,他居然有机会登上舞台和首席合作,而且还是第一个被念到名字的人,站上中间的高台之后他看了两眼黄子弘凡,发现人家和陈博豪拉着手靠着头说的可开心了,于是他把头正过来继续看着出品人。

 

“话痨果然闲不住嘛”高杨心想。

 

石凯站上去之后就挨着高杨,不过他站不住,总是晃来晃去,然而边上黄子弘凡看着,就像石凯往高杨身上粘。

 

头一次,他萌生了也想被选中的念头,大庭广众之下站在高杨边上,不就可以明目张胆的看他了吗,想一想就觉得开心。

 

顺便可以挤开石凯,心满意足,堪称完美。

 

结果,真有人帮他挤开石凯了,马佳。

 

可是为什么马佳叔叔离高杨也那么近啊,说好了解放军叔叔正直的呢,手不要动啊!

 

“他是有着音乐剧王子之称的,郑云龙。”已经是第四位了,黄子弘凡越来越期待能念到他的名字,期待到说不出话来,他就瞄准的那个位置,对的,就是那个,嗯?为什么马佳叔叔动了,嗯?这是谁站高杨边上上去了?

 

哦,我大龙哥。

 

那没事了,随便站,高杨你千万和我龙哥好好的聊一聊,你俩就站在哪里,不要动。

 

毕竟我嘎子哥那么优秀呢。

 

最后一位高天鹤揭晓之后,就没有黄子弘凡什么事情了。虽然他觉得有点可惜,但是他又不难过,多看多学习,多好的事情啊。

 

顺便还能关注,嘎子哥和大龙哥谈恋爱啥的。

 

偶尔还能路过练习室看看高杨,嗯,美好。

 

那边高杨的录制任务还有不少,电梯会面,站在电梯里从一楼到二楼的几秒钟,他摸着自己的名牌,脑子里滤过六位首席的名字,然后,电梯门打开,抬起头,他看见王晰站在外面,说实话他有点惊讶。

 

“呦!”王晰朝着他走过来。

 

“王晰老师,你好你好你好”,但是一瞬间,惊讶又变成了心安和满足。能和神仙合作啊,太幸福了。

 

见完面就得直接开始选歌排练,不过在此之前还有一段广告要拍,王晰突然问他:“是不是特别紧张?”

 

“嗯,紧张到爆炸”,高杨觉得王晰真的好贴心,他手心都湿了,从电梯门打开到现在,高杨觉得自己手还有点抖。

 

“真的吗?”王晰看着高杨。

 

“对”高杨一本正经。

 

“紧张的话我们就先喝一杯特仑苏。”

 

嗯?等下原来你这就开始了,我有点接不上你啊。

 

“好”,除了好我还能说什么。

 

“开启我们下一段音乐之旅,干杯,希望我们顺利”,王晰平静的拿起牛奶,拧开盖子。

 

“好”,高杨也伸手拿过牛奶。

 

“谢谢王晰老师”,要不是您,这条广告我真不知道还能这么拍。好厉害。

 

歌曲很快在指导老师帮助下敲定了,《她真漂亮》,一首高杨觉得,很美的歌。

 

排练的第一天晚上回去,代玮问他感受如何,高杨说,紧张。然后代玮问他要不要听一个不紧张的故事,高杨说好。

 

“你知道今天早上,博豪问黄子弘凡第一个人会是谁,然后你猜他怎么回答?”代玮侧卧在床上。

 

“他怎么回答?”高杨把脏衣服叠好放在篓子里,回头问他的室友。

 

“他想都不想,直接说,高杨。”代玮用枕头撑着头看着高杨。

 

“太准了,你觉不觉的?简直跟算命先生一样啊,预言家,啧啧。”

 

“嗯,准,他够黑了,明天拿你一副墨镜给他,你们出门摆个摊。”高杨站起来拿过他室友放了一排的眼镜中的一个,对着自己比划了一下。

 

“这跟黑什么关系啊?”

 

“风吹日晒,经验丰富,一看就是算的准的”高杨带起眼镜倚在桌子边上。

 

“好看吗?”高杨扶着镜架眯眼问代玮。

 

“好看。”代玮点点头,同时觉得,黄子弘凡真惨,连着被黑两天。

 

第二天上午排练,高杨还是紧张,他看见王晰就紧张。

 

“你要想象你喜欢上了一个女孩,但是这个女孩不知道你喜欢她”王晰看着一直唱不出感情的高杨,歪着头想给他一个故事情景好让这个弟弟能投入进去不要“恐高症”。

 

“暗恋”,高杨一听,就晓得王晰要跟他说什么。

 

“对,暗恋,没有办法去跟其他人说”王晰觉得自己能成功。

 

“哎……”高杨听见王晰的对,他就头疼,他是暗恋,但是那个人一点都不美,一点都不漂亮,天天就在别人边上窜来窜去,总是有说不完的话,还总是有人愿意听他啰啰嗦嗦。

 

“那你就跟你最挚爱的一个哥哥来讲,那就是我”,王晰听见高杨叹气,他觉得自己一定可以让高杨带入感情,一定可以。

 

高杨点点头。 哥,我觉得我说不出口。

 

“然后呢我来告诉你的是,其实我曾经也有一段这样的过程”,王晰歪着头继续循循善诱,他感觉高杨心理绝对藏着人,他觉得高杨肯定能懂。

 

“所以我也就是这样的一个状态”,高杨看着王晰。

 

“对对对,就是那种最纯真的,美好的东西要表达出来”,成功了,高杨感受到了。

 

然而实际并没有,只要想到那个人高杨就唱不下去,王晰急死了,只好拉着高杨的手慢慢指导他,一直到高杨忘记所有事情,完完全全走进歌里,王晰才感觉,对味了,他成功了。

 

“这绝美的声音啊,带上情感多好”,晚上王晰躺在床上的时候想。

 

演出当天开往演出地点的车上。

 

“适当的紧张其实是好的,但是没必要说特别的紧张,要享受这个舞台。我对咱们俩的这首歌其实并不担心。”

 

高杨看着王晰,听见他这么说舔了一下嘴唇。

 

哥。你真的不担心吗?

 

“我挺好奇廖佳琳,对,他们俩的作品,跟那个郑云龙”,王晰接着说下去。

 

“哈~哈~哈~”,高杨听到这里,笑了。

 

演出顺序王晰高杨是第一组,黄子弘凡早就在第三排靠着代玮坐着,熟人好谈话,嗯。

 

不过高杨开口的时候,他真的,惊到了。

 

“代玮,那是高阳啊,哇”黄子弘凡伸手拍拍代玮的腿。

 

“嗯,是高杨”代玮也惊到了。

 

黄子弘凡觉得现场透着紫色的光就好像把高杨藏在点点星光里,那么美的人,穿着白色的干净的衬衫,黑色的长裤和白色的鞋子,把他又拉高的不少,黑色的略带凌乱的头发盖住他的额头,他的眼睛没有在看谁,而是在映衬自己的故事。

 

黄子弘凡突然有点嫉妒,他想知道高杨梦中的那个人是谁,那个人会有多美,才能让高杨唱《她真漂亮》的时候,嘴角还挂着淡淡的笑意。

 

合唱的时候,高杨走到更靠近观众席的地方,灯光换成了蓝色透过高杨白色的衬衫。王晰搂着高杨的腰,就像那个大哥哥和自家弟弟谈心一样。

 

“每一次,她不经意走过我身旁,我都要将这一瞬间在心底珍藏”

 

“梦中的那个人啊” 黄子弘凡看见高杨慢慢的合上的眼睛,他大约能感受到,高杨的故事里不是空白,是有那个影子在的,他觉得自己有一点点苦涩,还有一点点羡慕。

 

黄子弘凡觉得,这世间无论谁,可能都比不上高杨万分之一的美,那种纯粹的,干净的,清澈的,舍不得伸手触碰的美。

 

也是我触不及的美。

 

排练的好几天晚上,黄子弘凡因为没事情,就拉着代玮啊,仝卓啊,出去转转,偶尔还带上张超,博豪一堆人,浩浩荡荡的出去觅食,然后打包两份,带回来,一份留给高杨,一份给川子哥。

 

每天发微信问高杨什么时候回来,然后在房门口打开门把东西递给他,看着他疲惫的样子,看着他右手拿着水杯左手握住手机,看着他耳朵里塞着耳机,看着他冲自己笑。

 

“高杨,夜宵。”

 

“谢谢黄儿,晚安。”

 

他都熟悉了,这种生活,然后看着高杨进门,关门,他再关门。

 

王晰一直觉得他成功的把感情带给了小高杨,实际情况是,他用他的能力,完美的美化了黄子弘凡在高杨心里的样子,不过他不会知道,高杨也不会说。

 

唱完的时候,他看着边上高杨走路都松散了,他想起来自己刚登上舞台的那些年,给了高杨一个拥抱。

 

“加油,小高杨”,王晰拍拍高杨的肩膀。

 

走下舞台一个人走到替补区的时候,高杨觉得终于放松了,唱歌的时候他脑子全空了,他谁也想不起来,他也不敢往代玮那边看。

 

“呼,结束了”高杨坐在位置上叹了口气,耳边还是歌的回声,想一想这几天看见的各种各样的黄子弘凡,高杨用手挡了一下自己的嘴角。

 

“黄儿,夜宵见。”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