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波凯村――――古龙的实力,白色的轰龙(3)

  雪山之巅,一个人穿着白斗蓬,从上面向下眺望,“漫天大雪,真是美丽的景色呀,可惜只有我一个人在欣赏,唔,听这声音下面有人战斗呢,钢龙,作为古龙种的一员,时常出没于密林,雪山附近,对天气环境可以产生大面积的影响,时常有袭击城寨的报告,性情极不稳定,那个人这下是死定了。”

  我深深吸进两口雪山的寒风,让精神与身体一起稳定下来,我这也不是第一次遇见古龙了,要来就来好了,我用手从道具袋里拿出一个闪光弹,将手藏在后背,另一只手拿着霸龙的剑插在地上,尽量地挡住身体,再让身体紧紧地贴在身后的岩石上,集中精神防守,不然没有封龙剑的我,一定会被它强大的风暴扯成碎片,我注意到那只轰龙,显得十分紧张,它一边尽力的压抑着自己,一边不断地颤抖着,它应该见过这只古龙,那个洞穴里的鳞片与痕迹,很可能是它们留下的。

  钢龙极不耐烦地释放出了高强度的风压,将我们死死的抵在了岩石上,放在后背的手被不断挤压,感觉就像是要断了一样,可现在依然不是时候,还不可以让闪光弹爆开,我用剑顶住风压往前移动了两步,钢龙突然从天空急速俯冲下来,寒冷的空气混合着颗粒状的冰块形成了一股巨大的风暴,我的身体就像是随着洪流被冲走的小石子一样,被狠狠地砸进了身后的岩石上,这才是古龙与人类的差距吗?巨大的冲击让我一下子松开了双手,闪光弹落到了我的脚边,外界带来的冲击力,让闪光弹一下破裂开来,我赶紧闭上了眼睛,刺眼的光芒瞬间覆盖了我们的视野。

  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钢龙突然变成了人形走到了我的面前,这身装扮就像是大老殿里的骑士一样,但又比他们中的任何一位都来的尊贵,他一只手把我从岩石里拎了出来,又对着我的腹部,把我一脚踢了出去,我的腹甲被踢的碎裂开,我的腹部感受到了极端地疼痛,我从嘴里生生地喷出了一口浓血,看来之前的战斗与不断地再生,使这身体确确实实地抗打了许多,不然我早该倒在地上了,我忍受着痛楚从被血染红的雪地上爬了起来,钢龙看起来十分失望,直接从一旁拔出了我的大剑,准备给我最后的一击,突然间我们一同被强烈的光芒所包襄住,我合上了沉重的双眼。

  我感觉身体被一双大爪子给握住,我们飞了起来,我睁开眼睛,“银火龙?你是科科特吗?你也死了,居然还来找我了吗?”科科特抓着我一边承受着冰雹带来的伤害,一边拼命地飞离雪山,“不,你还没有死,我也没有,但也差不多了。”我捂着肚子上的伤口,看到了气流被扭曲像是炮弹一般的,向我们打来,“这个天气本身对于飞行是极度不利的,更不要说后面有古龙在追赶了,你也没有它那样,可以保护自己不被冰雹击中的风压,快放开我吧,至少这样你还能走得掉。”科科调整路线重新向雪山飞去,钢龙穷追不舍地紧跟其后,“轮不到你指指点点了,再休息一下吧,准备好了,我们要迎战了,因为这样下去根本跑不掉。”科科扭过头向着钢龙一连射出好几颗火球后,立即降低了高度,直线飞进了雪山的顶峰,我们一同在雪地上一连滚了好几下,厚实积雪保护住了我们的身体,让我们没有受太大的伤害,科科解下腰带上的一把短剑扔给我,“抱歉,没有找到你的封龙剑,这是雄火龙的,我用海龙的,现在只能拜托你来一同战斗了。”我拾起短剑,明明疼痛感已经没有那么深了,可身体确怎么也不停使唤,只是想到古龙的强大,身体就开始不住的颤抖,根本冷静不下来。

  钢龙又从天空上飞了下来,风压扬起一些积雪但,这次没有上回的如洪流一般的巨大风压,只有一些微弱的护体风压缠绕着它的身体,它拿着我的剑,不住地发笑,“没想到,没想到呀,当年的霸龙居然死在这么个小鬼手里,而且我居然会带着这把剑,来了这里,一切都多么的不可思议呢。”它将剑插到一旁,拔出了自己的武器,长长的刀身上泛着金属的光泽,锋利的刀锋上透出锐利的寒光,它身着铠甲踏着狂风一步步走来,它的全身散发着如凛冽的寒风一般的气息,比起刚刚如风暴一般的暴虐,更多出了如雪山寒风一般的冷酷,他的力量并没有减弱,反而是牢固的凝结在了一起,它一步步的逼近宛如死神降临,我的身体开始一点点变得无力,我该怎么办?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