惧别离 番外篇02 吃醋的哈密瓜上

CAN躺在床上,一只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往嘴里塞着薯片,一片没有吃完又塞入一片,小小的嘴巴塞得鼓鼓的,就像一只抱着胡萝卜啃的小兔子。

看着网络上评价的“全曼谷最有吸引力的成功男士”的名单,TIN排在了第一位。理由简单粗暴,三个字:高!富!帅!这本来是一件让哈密瓜很骄傲的事情,毕竟最优秀的TIN已经是他哈密瓜的了,可是现在却成了他的烦恼。

“臭TIN,你干嘛那么受欢迎啊!”CAN眉头一皱,小嘴一瘪,将手机扔在一边,拿起薯片抱在怀里,大力嚼着薯片,后槽牙咔咔作响。

“这个男人是我的,他已经有主了喂!”因为情绪激动,嘴巴里的薯片碎末喷了出来,可是CAN现在没有心情在意这点细节了(OS:他本来就不在意啊!!!),他抬起手,烦躁的擦了擦自己的嘴巴,心里想着刚刚在网络上看到的留言。

“P TIN好帅啊,求娶啊!!!”

“P TIN看起来好温柔啊,求包养!!!”

“P TIN,你简直就是我心目中的天使,我要为你生猪仔!!!”(看不习惯,就把猪仔换成猴子,原谅我的脑洞。)

......

“该死,TIN仔帅吗?他一天到晚顶着一张高冷面瘫脸,哪里帅了??有我这么平易近人吗?温柔倒是真的,可那也是对我!你就从一张照片上就看出温柔了?”

CAN继续向嘴里塞着零食,只是咀嚼的力度有点恐怖,咬牙切齿,圆圆的星星眼好像要喷出火来。

“生猪仔,老子都没和他生,你凭什么?”CAN口齿不清的嘀咕着,却完全忘记自己是个男的,生孩子是行不通的。

“嗷~,喂!”CAN扔掉了薯片,懊恼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气呼呼的拉开被子,把自己蜷成一团,像一只毛毛虫一样在床上滚来滚去。这位CAN先生他吃醋了,但是他并不认为这是吃醋,他把他烦躁的原因归结于是TIN的错。

“臭TIN,谁让你在外面招蜂引蝶的,你是太阳花吗?”

“啊啊啊!臭TIN!”

“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七朵花,啦啦啦啦!”一阵诡异的手机铃声打断了CAN的鬼哭狼嚎。

“喂!谁啊,打扰老子!”CAN从被子里费力的伸出一只手,拿过了手机。手机来电显示,“帅老公TIN仔。”

“老子现在没心情接你电话喂。”CAN小嘴嘟嘟囔囔,果断挂断了电话。

办公室里,TIN看着手机上的拒接显示,乌黑的瞳孔微微一缩,眸底有道凌厉的的光芒闪过。“CAN又在搞什么鬼?”

“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七朵花,啦啦啦啦!”诡异的铃声又响了第二遍。CAN想了下上次不接CAN电话的后果是在床上躺了三天,小嘴一瘪,不情不愿的接通了电话。CAN还没来及开口,TIN低沉的带有轻微怒气的声音就传到了CAN的耳中。

“CAN,为什么挂掉电话!”

CAN立马秒怂,又不敢说他不想接,只好胡扯了一个理由。

“嗯,嗯.....老子手机没电了!”

“Cantaloupe!”TIN压低了声音。

“嗷,TIN,你认真上班啊!我和PETE今天约好一起吃饭呐,我要迟到啦。就酱,挂啦!拜拜!”

“CAN~嘟嘟嘟......”

看着再次被挂掉的电话,TIN细长的眼睛里闪着危险的光芒,本来就冷峻的脸,现在又冷了三分。

而此时我们的哈密瓜同学已经完全忘记了他挂掉电话的事情,当然,他也没有很开心。他蔫了个小脑袋,恍恍惚惚的了来到了和PETE约定好的餐厅,一开门刚看到PETE,就冲了过去,抓住了PETE的双肩。

“PETE~老子要吃东西啊,老子要化食物为力量啊!”

“P CAN,饿了就点餐,P PETE的身体可禁不住你这么晃来晃去的。”CAN停下了动作,揉了揉要哭丧成一条线的眯眯眼。

“哦~KLA,你怎么在这?”然后下意识的看向四周,发现NO拿着外套刚进餐厅的门。CAN一看到NO,按奈不住想要求安慰,又转身跑过去抱住了NO。抓住NO的一只手,撅起小嘴,身子晃来晃去。

“P NO~我好烦啊,CAN好烦啊!”

NO擦了擦脸上的口水,然后推开了CAN,“哦~CAN,有什么事情坐下来说啊。”NO笑眯眯的说道,身体却一直往后退,眼睛下意识的往KLA的方向瞥去,心中郁闷极了,KLA果然又黑脸了。唉,CAN就是他的克星啊!NO讨好的向KLA笑了笑,“我开会晚了点。”

可是哈密瓜CAN却毫无眼力劲,一个劲的往NO的身边凑。于是不出所料,KLA的脸又黑了一度。PETE看着黑脸的KLA,尴尬的NO,以及哭丧着脸的CAN,扶额叹了口气。

吃饭期间,刚刚还喊着要化食物为力量的CAN现在却板着一张“老子很烦!老子没胃口!老子不要吃饭”的脸,拿着叉子烦躁的戳着自己的饭。

“CAN,你不开心吗?你有什么烦恼可以出说来,我们帮你想想办法啊。”PETE担心的说。CAN看向PETE,仿佛找到了救星,PETE果然是善解人意的小天使啊。

CAN张了张口,想组织语言,却发现无从说起,TIN仔好像也没有做错什么啊。NO看着仿佛被时间定格了的CAN,忍不住敲了下CAN的脑袋,“小猴子,有什么事情抓紧说啊,溜溜~”

“嗷~P NO,很痛啊!”CAN捂着脑袋,本来就一脸忧愁的脸蛋现在皱成了包子,他已经完全忘记要说什么了,说TIN太受欢迎的事情吗?说那些留言的事情吗?

“嗷~”CAN烦躁的晃了晃脑袋。

“P NO,我不知道怎么说啊!”说完,又抱住了P NO的胳膊,脑袋依靠在NO的肩膀上。NO被CAN搞得很无奈,用手揉了揉CAN的头发,“那就先吃饭,等你想说了在说。”

KLA看着NO对CAN亲昵的动作,眼神微微一暗,然后露出了狡黠的目光。

“P CAN是因为P TIN才这么烦恼的吗?”

CAN抬起头,茫然的看向KLA,思考了一下,郑重的点了点头。

“因为P TIN太受欢迎了吗?”

CAN的小眼睛里充满了惊讶,“你怎么知道?”说完又后悔般的捂住了自己的嘴。

KLA嘴角勾出了一个难以察觉的坏笑,又故作疑惑地说道:“因为我家医院里又好多漂亮的女医生都是P TIN的粉丝,听说其中有一个还是P TIN以前的的同学呢,而且我还听说她曾经还向P TIN表白过......”

CAN被KLA这几句话说蒙了,脑袋里只剩下“喜欢过,表白了?”

CAN一脸要哭的表情,让旁边的PETE看了都于心不忍。

“额,我想起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啊!”CAN匆匆忙忙的拿起了包,慌慌张张的往餐厅大门走去,期间还撞到了椅子。

“KLA,你干嘛吓他啊?你直接和CAN讲他就是有点吃醋就好啦。”NO表示很不解,依照CAN的脑袋,估计怎么也想不明白。

“P NO,我只是道听途说,我话还没说完,其实那个女医生已经结婚了。但是P CAN就走了。”

PETE看着一脸乖巧,认真解释的KLA,对NO感到深深的同情。KLA也太腹黑了吧!希望CAN不要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啊。PETE思来想去,决定给TIN发一条信息。

信息的内容是:TIN,CAN吃醋中,因为你太受欢迎了。PETE想了想,又补充了一条:不要招蜂引蝶!

正在处理事务的TIN读取了这条信息,看到招蜂引蝶这这四个字时,一向有“冷面王”之称的TIN总裁,此时嘴角正在微微地抽搐,这个词是这么用的吗???

又想到CAN今天的反常,TIN挑了挑眉,用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轻叹了一口气。

“哈密瓜的脑袋里到底装了什么?”

 

 

 

写这篇惧别离的原因是当时看完不期而爱,TINCAN是BE,然后脑子一抽,写了一个更虐的文。投稿的时候出了bug,导致番外篇先发出来了。正确的顺序是先看正文后看番外。

惧别离的主要情节是TINCAN重生,重活一世,幸福生活的故事。

不少人看了更新的几篇正文,都说太虐了。可能有的姐妹儿不能接受虐文,说话也不大文明......

所以惧别离正文我将不再更新了,后面的情节更虐点。

我把番外篇发出来,无虐,幸福。

文笔不成熟,还请多多包涵。

最后,感恩看文的小可爱。

祝大家新年快乐,幸福安康。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