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凡高(弘杨):Perfect(三)

小高杨白切黑特质正式上线,毕竟大家认识不是一两天而是三四天了

关于代代,他们有几个喜欢叫他dai vi就是那个英文发音的感觉嗯

(三)

接下来的故事我就不去扣时间线了,隔壁双云时间线扣得我头要秃了,我朋友还说我是半纪实文学哈哈哈哈哈哈,(但是不扣时间线我好难受啊)

随性一点吧,随缘扣时间线。

 

 

第三天补录镜头,其实也就是一个上午的功夫,下午安排了拍照。黄子弘凡换完西装出来的时候正巧高杨在化妆,闭着个眼睛像睡着了一样。

 

他小心的走过去,刚想拍高杨肩膀,就看见高杨睁开眼睛,冲着镜子一笑。

 

“阿黄,别闹,坐过去化妆。”

 

黄子弘凡讪讪走开,坐在边上的椅子上等他的化妆小姐姐。

 

但是黄子弘凡可能忍住不说话吗?

 

“高杨,高杨,代玮去哪里了?”

 

“拍第一组图去了吧,代代刚刚换了下衣服,估计还在拍。”

 

“哦,那那个仝卓和代玮感觉关系挺好的,仝卓看起来还挺逗我觉得。”

 

“嗯”,高杨侧过头冲黄子一笑。

 

黄子弘凡觉得,自己虽然是个直男,但是高杨成天冲他笑他真的,受不住了,这世上为什么有人的眼里含着春水与桃花荡漾之景,为什么有人的嘴角弯弯似绪风惹人心颤。

 

“高杨,我觉得你笑起来真的特别特别好看”,黄子弘凡下意识伸手摸了一下领口。

 

“是吗,我觉得你看起来黑了点,但是也蛮阳光的”高杨又闭上眼方便化妆师工作,一边轻轻说。


“......”,这是头一次,黄子弘凡不知道怎么接话。

给黄子弘凡化妆的小姐姐结束了张超的妆,就过来找黄子,结果看见这个小话唠气鼓鼓的嘟着个嘴,正在好奇,眼神飞给高杨的化妆师,一交流,就晓得是高杨说黄子弘凡黑。

 

“姐姐,你给我的粉底,几号的,我记一下以后就这么用,看着白”,黄子弘凡说着,眼睛瞟向高杨。

 

“102+201,还行,你也没有那么黑”,化妆师小姐姐安慰他。

 

那边高杨听见这个对话,嘴角若有似无的动了动,一直到高杨化妆结束,两人都没再讲一句话。

 

“小黄,你配合着人家姐姐好好画,晚上一起出去吃。”高杨站起来直了直自己的西装,拍拍黄子弘凡的肩膀,就走去拍摄场地。

 

“好好好,我一定配合”,关于自己黑这件事情,黄子弘凡觉得这是个事实,谁让他以前哪里有太阳就往哪里去,越晒越黑,越黑越懒得补救,所以高杨说出来的时候,他只是气着玩玩,谁晓得高杨没一点反应,哦,其实有一点,约吃饭。

 

这感情好啊,双人晚餐,我黄子弘凡,终于有机会了解了解这个看起来好像不是和第一眼想象的一样人畜无害的高杨了。

 

但是,是不是有什么不对,为什么代玮也在,哦要带着室友,嗯革命友情不可抛弃,但是为什么陈博豪李彦锋陆宇鹏也在啊,哦是认识熟悉的人,那梁朋杰呢,哦,是弟弟要照顾,混蛋我也是弟弟啊,好气哦,但是高杨在看我我要微笑呢。

 

特地穿了黑色T恤白色外套搭配军绿色工装裤和球鞋以及带上自己最喜欢的耳钉的黄子弘凡,觉得自己刚刚在换衣服的时候,小心翼翼不弄乱头发,出了门遇见嘎子哥还要人家帮忙看看发型的样子,简直就是,傻蛋。“天知道如果大龙哥如果看见我拦住嘎子哥会不会一个眼神飞过来杀死我”,他自我反思。

 

所以他之前究竟在期待个鬼啊,为什么拍片子的时候一直走神在想等下穿什么,连动作都要张超满脸嫌弃的喊他让他换啊。对不起摄像老师,对不起灯光老师,对不起我错了。

 

“阿黄,你想吃什么?”高杨穿着第一次见面的长外套,站在离他半米的地方问他。

 

“啊?”黄子弘凡还沉浸在无线苦闷里,突然被喊。

 

“额,随便吧,那个博豪,你挑一个呗”,实在是,懒得思考,把这种难题扔给陈博豪。

 

“哦哦好,朋朋,彦锋,都来,看看吃啥?”被cue的博豪小哥哥又把事情丢给了别人。

 

决定了好久,最后还是黄子弘凡一拍手喊了车去购物中心走走看看吃什么,坐车的时候,因为大家个子都不矮,结果黄子弘凡还被迫安排在后座中间,左边一个代代,右边一个高杨。

 

“excuse me?”黄子弘凡觉得自己今天就因该在房间好好呆着,他现在很郁闷,真的。

 

结果边上高杨瞥到后视镜里黄子的苦瓜脸,“噗嗤”,一声笑出来,弄得黄子更难过了。

 

代玮听见室友明显是忍不住笑了,本来看车窗外的头转过来,傻傻的看着虽然握拳挡住嘴,但是明明在笑的室友和脸上写满我委屈的黄子弘凡,他好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可爱代代,车里懵逼。

 

前坐的耿直梁朋杰,倒是啥也看不见,于是他只好问:“是啥好笑的,告诉我呗!”

 

就听见高杨咳嗽了一声,然后说:“没有,我就是觉得外面路灯光在黄儿脸上移动特别好玩,而且那个黄光显得人黑。”

 

“.…..”我叫黄子弘凡,我现在不想说话,我觉得我边上这个名叫高杨的人,绝对不是嘎子哥家乡软绵绵善良天真可爱无邪童真眼里带着对世界的爱的,小羔羊。

 

这就是个白切黑啊,混蛋,为什么总是欺负我啊,别对着我笑,我黄子弘凡还是要面子的,我绝对不会屈服在你的微笑里。

 

因为我会直接溺死在你的嗓音里,顺便加上你的眼睛。

 

“哦,呵呵,哎我黑的不是一两天了,是吧代代,没事黑的健康。”黄子弘凡带着标准微笑。

 

“没事的黄子,节目播出看不出来你黑的”,前排梁朋杰回头看着黄子弘凡,满脸写着“我想皮”。

 

“哈哈哈哈,”高杨这回真的忍不住了,他想给梁朋杰点个赞。

 

“.…..”我是小代玮,我只是沉迷了一会车窗外的景色,顺便拍了视频,谁能告诉我为什么话题是黄子黑,为什么我的室友笑疯了。等等我室友居然会这么笑???!!!

 

晚上吃了好久,久到服务的阿姨来催,久到贾凡在微博下面告诉他们,商场要关门了,劝他们快点跑,这才离开,回去的时候,黄子弘凡誓死不和高杨一辆车,追着陆宇鹏走了。

 

结果在电梯上,还是碰着,陈博豪他们都住在更上一层,黄子,代玮,高杨先下了电梯,正在皇子拿卡准备开门的时候,高杨突然走进,“阿黄,你的房卡,刚刚掉在车上的,早点睡,晚安阿黄。”

 

“晚安晚安,代v也晚安”,拿着高杨塞进手里的卡,黄子弘凡觉得,自己今天玄幻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鞠红川一度怀疑室友着凉发烧了,因为人家说了一晚上的“阿黄,黄儿,小黄”,但是摸摸额头又没有发热。

 

再想到今天早上看见嘎子和大龙,鞠红川想这可都是个什么事啊?

 

睡吧,睡吧,明天还得工作呢。


朋友们!春节快乐!最近更不更新,我也不知道了,(没得存稿的我)

猪年平安喜乐,cp都能成,顺便无奖竞猜,我会选哪一个小可爱在小凡高之间搅合呢~~~???猜猜看吧,嘻嘻。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