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凡高(弘杨):Perfect(二)

(二)

那天节目录制的算是比较晚,因为是两期一起录制,所以还得保证衣服穿的一致,因为演唱的顺序就是按照座位号安排的所以黄子弘凡的演唱在第二天了,回房间的时候,他看见今天那个长得很美,唱了一首《鳟鱼》的个子高高的男孩子和自己的房间是靠着的,他想,以后可以认识认识。

 

洗了澡,黄子把脏衣服丢在床的里侧地上,他今天有几个惊人的发现,他忍不住想说。

 

“川子,你觉得那个又帅又高的郑云龙和嘎子哥是什么关系?”黄子问。

 

“同学啊,阿云嘎不是说了吗,老班长,老同学。”鞠红川在整理他的录音设备。

 

“不是,你看着这个,郑云龙他唱完了回来给嘎子哥一个飞吻,嘎子哥还回了一个,飞吻啊!我觉得有故事。”黄子弘凡一跃而起坐在床上。

 

“啊呀,黄子,你多大点,他俩多少年了能有啥故事。”鞠红川笑了笑看着坐在床上的黄子,继续理他的设备。

 

“川子哥,有故事,咱俩等着看,你看那个吻,而且郑云龙特地走过来就为了握个手给个飞吻,绝对的,真的,川子哥你相信我,我看人准的。”黄子弘凡回忆不久前看到的情景,越说越激动。

 

“得,那咱两看看。”鞠红川看着黄子弘凡满脸的妈妈我搞到真的了,心理想着这个娃娃恋爱都没谈过吧,还看得准呢,哎,毕竟年轻晚上精力还足,还能说这么多都不累。

 

“黄子,你有女朋友没?”鞠红川擦着他的数据线。

 

“没,不是,川子哥你相信我,绝对真的,啊呀我不谈女朋友不要紧,我年纪小,你看我嘎子哥都要三十了,他绝对不是九六年的,真的,绝对有故事”黄子弘凡想起来郑云龙刚入场那会,眼睛直接扫到他那里,惊的他出了一身汗,现在想想,肯定是觉得自己碍眼。

 

“黄子,你觉得今天那个《鳟鱼》唱的咋样?”鞠红川实在是懒得再和这个弟弟纠缠人家有没有感情这种事情,他想着给他换个话题。

 

“啊,好啊,那个男生叫高杨的,啊呀他长得真的好看,我听见嘎子哥在我边上说了声很美,确实,诶!川子哥,我想起来了,我下午问路好像就是问的他,啊呀,太巧了,他这个人看起来蛮好的,可以好好交流一下,真的,那首《鳟鱼》唱的真舒服……”

 

鞠红川特别感动,他自己终于勇敢的岔开了话题,但是他又想哭,为什么他的室友是个话痨,他现在确定了,黄子弘凡不是精力旺盛,他就是话多。

 

“黄子,睡觉。”鞠红川躺在自己的床上。

 

“哦哦,好的,川子哥咱们明天几点起来啊?”黄子弘凡也躺下了。

 

“他们会叫的。”鞠红川想。

 

“好,川子哥晚安。”黄子弘凡伸手关了灯。

 

那一边高杨和代玮的房间就没有这么吵。

 

两个人来的都早,上午就见过面,晚上回来,也没那么陌生。

 

“代玮,明天咱们几点要过去啊?”高杨脱下他的外套挂在架子上。

 

“额,不知道,大概早点起来吧。”代玮看着高杨,愣了,这个事情,确实没说啊。

 

“……”

 

“高杨,第三天补录要是没事我们出去吃点吧,长沙好吃的还有不少。”沉默之后代玮挑起话题。

 

“好”高杨说。

 

全程尬聊不如关灯睡觉。(睡吧,可怜的腼腆代代,睡吧小高杨)

 

第二天工作人员来敲门叫他们起床,顺便安排他们吃饭。高杨顶着他没洗的头拉着困得晃晃悠悠代玮下楼,电梯里遇见带着十字架耳饰的黄子弘凡和鞠红川,他提着代玮给鞠红川打了个招呼,又冲黄子微笑着礼貌的点了个头。

 

“你好,我叫黄子弘凡,我昨天要比你先进场。”黄子弘凡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可以认识一下这个温柔美人。

 

“你好,高杨,这是我室友代玮。”高杨看着黄子。

 

“哦哦,嗯。”黄子回应。

 

电梯里又弥漫着尴尬,下楼之后,黄子提议不如他们就坐在一桌,代玮这么一路折腾也睡醒了,拉着高杨表示同意,川子本来就无所谓和谁坐在一起,于是这四个人就凑了一桌。

 

“高杨,你学了德语再去维也纳的还是去了再学的?”黄子弘凡咬着自己的三明治问。

 

“学了再去的。”高杨安安静静喝着牛奶。

 

“哦,那你在维也纳待了几年了?”黄子又问。

 

“快四年了”,高杨微笑。

 

“哦,我跟你说波士顿冬天真的冷,风特别大,帽子都不敢带鸭舍的那种……”

 

鞠红川看着自己啰里啰嗦的室友,也不知道能说点啥,再看看满脸懵的代玮和保持微笑的高杨,他觉得这两个人,尤其是高杨,真的太好了,高而密集的黄子声波攻击,他快要受不住了。

 

“咳,确实挺冷的”,鞠红川觉得自己还是打断一下黄子弘凡比较好。

 

“对,真的川子哥,冬天我都不想出门”,黄子看高杨和昨天差不多的微笑,心跳一顿,“这个人,真是好看极了,离得近了也觉得好看”,他想。

 

不远处,阿云嘎穿着橘色卫衣推着郑云龙下楼吃饭,郑云龙闭着眼完全就是不想理人的样子,阿云嘎把他安顿在座位上,又给他和自己点了早餐。

 

黄子看高杨的时候,也看见了后面这个景象,他觉得自己的猜测真的一点没有错,就喊鞠红川:“川子,川子看。”

 

“看啥?”鞠红川正和自己的友人报平安,突然被黄子喊还没反应过来。

 

“嘎子哥,那边。”黄子眼里闪着八卦的光。

 

于是一桌子人,高杨,代玮,鞠红川,黄子弘凡全把目光丢向阿云嘎。

 

高杨看了一眼,回头看见自己对面黄子弘凡满脸的欣喜若狂,扯了嘴角低头笑了,他没想到这个人还有这个爱好,不过他觉得阿云嘎和那位首席郑云龙,确实都是厉害的人,实力都很强。

 

“黄子,我可以这样叫你吗?”高杨抬起头看黄子弘凡。

 

“啊?行,随你怎么叫,黄子,阿黄都行。”黄子弘凡收敛了自己的好奇。

 

为了录节目,时间都得节约着用,化妆和造型又要不少时间。鞠红川就领着三个弟弟早早的过去。

 

一路上又遇到了仝卓和张超,五个年纪小的聊得不停,当然主要还是黄子弘凡和仝卓两个人的吧的吧,加上张超偶尔插句嘴,高杨和代玮就负责,保持微笑。

 

幸好后面追上来李琦,川子终于找到一个可以说话的人。

 

化妆的时候,黄子找了个高杨边上的位置,想和高杨再说上几句话,结果也是可喜的,小高杨给了他好多种回答,比如:

 

“哈~哈~哈~”(慢速你们懂得)

 

“嗯,对的。”

 

“阿黄,你太有趣了。”

 

黄子弘凡听见那声阿黄的时候,还没反应高杨在叫谁,就是觉得那个被叫的人,真是舒服,好一会想起来是自己跟高杨说可以这么叫的。

 

然后他就脸红了,也不吵了,不过化妆师小姐姐早就给他上了粉底液,看也看不出来。

 

录制的时候,他就一直回味着那声绵绵的“阿黄”,一直到他去唱,他才反应回来,接着是嘎子哥去唱,正感慨嘎子哥实力强劲的时候,他没想着还有首席复议这种环节,把郑云龙叫进去了。

 

“啧啧啧,我就说有故事”,看着屏幕里面的两个人唱,黄子弘凡又坚定了他搞到真的的想法。

 

结果是郑云龙坐到了他边上的位置。

 

“欢迎王者归来”,黄子弘凡对郑云龙打招呼,他其实好怕郑云龙打他,毕竟自己在嘎子哥边上坐那么久。

 

但是过了一会,他觉得自己多虑了,因为,边上这个“哈哈哈哈”笑的不能自已的人,绝对不是他昨天看见的郑云龙。“我昨天为什么不相信嘎子哥说的,郑云龙不是个王子的说法”,他想。

 

那边小高杨因为昨天已经唱完了,今天轻松了许多,他在等着黄子弘凡的演唱。他想知道,这个话痨唱歌的时候,还会不会像他说话那样,唠唠叨叨。

 

他没想到黄子弘凡选了《送别》,一首他很熟悉的歌,他和代玮说“这首歌,特别有回忆感的一首歌”,代玮冲他点头。

 

高杨看着黄子唱完一整首,听见仝卓那句“我十九岁也没他唱得好”,又挂上他的微笑,不做声。

 

黄子弘凡,有意思。高杨觉得去奥地利这几年,他很久没遇到像黄子弘凡这样的人了。


“黄子,阿黄,黄儿,黄子弘凡”他小声念着,不禁低头笑了。



写了一个下午,当做新年贺礼呗!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