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风麒录》10.01――冴月麟的寒假作业

[公元2007年2月19日]

      “噼里啪啦”

     今天是2007年的农历大年初二,大街小巷上到处都洋溢着一股热闹快乐的过年氛围。这不,才刚刚到早晨七点半,老龙河右岸的小区里便出现了鞭炮那震耳欲聋的巨响,但是还在睡梦中的人们却被这“过年的氛围”搅的是民不聊生。

      其实在那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还夹杂着阵阵火药燃烧爆炸后产生的难闻气味,只是一般的普通人闻不见罢了。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伴随着火药味和鞭炮声穿透了在四楼的一张淡黄色窗帘进入室内。这是一间普普通通的卧室,脚下铺的是木地板,头顶是乳白色的石膏板吊顶,四面墙上则贴了一圈可爱的荧光壁纸。

   在卧室的窗边有一张普通的木制单人床靠墙摆放着,在床上有一个鼓鼓的淡黄色被子团儿。随着被子里面的一阵蠕动之后从里面伸出来了一个有着一头淡黄色长发的小脑袋,在一番东张西望之后最终将目光落在了放在木制床头柜上的一块做工精良的,表盘里面有一圈儿细细的白色圆环的机械手表上。

     “哈――欠――怎么才刚到七点半外面就这么吵了?这一大清早的不睡觉在外面放什么鞭炮呢?这么大的声音真是吵死人了!还有这难闻的火药味,就连我的小香包都掩盖不住。”

   冴月麟一边从被窝中往外钻着一边揉着自己睡的迷迷糊糊的眼睛小声的嘀咕道。但是随即便被那零下二十七八度的气温给重新逼回到了被窝里。

   说来这可全都是因为昨天,咋天是2007年的农历第一天,对于其它的人来说想必应该是过的非常圆满吧!但是对于独自一个人远走他乡的冴月麟来说昨天可真是糟糕透了。先是除夕很晚才睡的觉结果自己昨天早上起晚了。再是本来说好的要一起来吃饺子的同学临时有事来不了,结果辛辛苦苦包了这百来个饺子非但没有人来品尝反倒是自己一个人就算是吃到吐都不一定能吃的完。最后是房间里这劣质的暖气片在昨天中午吃饭的时候突然漏水了,喷的满屋都是。结果害的自己和工作人员一起抢修了一个下午才弄好,但是修好后的暖气片却不热了,结果这间原来应该很温暖的房子现在就冷的跟个冰窖一样了。

   然后自己昨晚在被窝里冷的抖了将近一整夜没睡好觉今天又这么早就被鞭炮声给吵醒了。唉,这个年过的还真是多灾多难呢。算了,既然已经醒了那就起床吧。不过话说昨天晚上自己怎么会做那个梦呢?粗略的计算一下也已经是几年之前的事情了吧。或许是因为自己在大年初一冻的瑟瑟发抖穿着棉衣一个人孤独的吃了顿饺子触景生情了吧……

[时间:? 地点:?]

   这里是一间普普通通的土木结构的小宅院,这间宅院从外表上看起来跟附近这条街上的其它建筑物没有什么区别。不过宅院的书房却……也和其它的书房一模一样,里面摆放着一副非常陈旧的桌椅板凳,桌子上面放的是一套用来书写的毫不起眼的文房四宝。

   不过,这只是对于普遍人的印象,如果说在场的人是一个识货的家伙的话,那么这间书房对他来说一定是间相当奢华的豪宅了。因为这套桌椅板凳全部都是由紫檀木所制造而成的,而在那张紫檀木的桌子上面则分别摆着宣州纸,端州砚,延圭墨(这里是出自我昨天下午刚买到的《哑舍》二,第七章延圭墨)和……一支毛笔。

[8:00AM,401室]

   待自己的身体已经渐渐的适应了被子外面那寒冷的气温之后,冴月麟终于还是钻出了温暖的被窝。急急忙忙的脱掉了那套淡黄色的睡衣,露出了洁白无暇的肌肤然后赶紧打开了衣柜随便从里面扯了一件衣服,也不管是什么就胡乱的套在了身上。因为外面实在是太冷了,现在被那位大人给封住了全部妖力的自己根本就忍受不了啊!

   而在冴月麟的面前,是一排再普通不过的木制柜子,最左边是书柜,中间是衣柜,而最右边的那个柜子则是用来储存一些杂物的。现在衣柜的门大开着,里面挂着黄色,浅红,淡蓝,青绿等许多浅色系的衣服。不过要说其中数量最多的还是白色了,光是白色这一种颜色的衣服裙子就已经几乎要占到衣柜中衣服的一半了,而从这些衣服中也可以了解到衣柜的主人平时的穿衣品味大致是怎么样的了。毕竟自己已经是留了一头黄发了,如果说再穿一身黄色衣服的话,难免也会让人感到审美疲劳的,这个道理冴月麟还是明白的。

      而刚才冴月麟从衣柜里面拿出来的也正好是一套白色的上衣以及裤子(不要问我裙子呢?零下二十七八度的穿裙子你是不是头不行)不过,她却不急着去洗漱,而是又重新走到了床前,接着把手伸到了淡黄色的枕头里面似乎正在寻找着什么。

    “啊!找到了!”

   随着话音落下,冴月麟便从枕头下面掏出来了一个通体紫色,上面绣着许多浅红色的眼睛花纹(还真是奇怪的花纹呢,2333)的拳头大小的小香包,而其中彷彿还一直在向外散发着阵阵清幽的香气。随着她把系住香包的那根毛绒绒的小绳子取下,那股清新淡雅的香气便瞬间浓郁了许多。原本就已经被风给吹散了的火药味顿时便被从香包中涌出来的浓郁香气给消灭殆尽了。

   而冴月麟也开开心心的洗漱去了。在对着梳妆台前的镜子把自己的一头乱发给重新梳好之后,就该考虑要如何来填饱自己的肚子了。她可不想在大年初二再一次冻的瑟瑟发抖穿着棉衣一个人孤独的吃饺子了。当即决定烧锅开水,然后去小区门口的那家小菜店里买点儿切面回来煮面吃。

   穿上厚厚的羽绒服和棉裤,围上围巾,戴好帽子和手套,在冴月麟把自己COS成了一个鼓鼓的米其林轮胎先生之后便准备要出门了。

   但是在门锁上之前的那一霎那,她才突然意识到自己有一件最重要的东西忘记带了,那就是――钥匙。现在可不比以前了,自己一个人远走他乡独居生活,如果出门忘记了带钥匙那后果可是灾难性的。还好自己及时想了起来,要不然继昨天大年初一的暖气工人之后今天自己又要打电话去叫锁匠来了。

[时间:? 地点:?]

   这只是一支非常普通的,笔杆通体呈象牙白色,前端笔头柔软而又饱满的毛笔,但是在毛笔杆上的那几缕就像是头发丝一样杂乱无章的纹路却无疑让这枝毛笔的观赏价值大打折扣了不少。至少这位于“笔墨纸砚”之首的“笔”与其它文房三宝比起来显得是那样的格格不入。

   此刻在那张紫檀木桌子上正平铺着一张展开了的宣纸,而一位身着蓝衣的美丽女子则正伏在案前,手里握着那支普通的毛笔专心致致的画着些什么。不过你若是因为书房里的这一套豪华的摆设而认为这里是在封建统治时期中原王朝上的一户大贵族大官僚阶级的家眷正在这里练习水墨画的话,那可就大错特错了。因为在那张宣纸上正赫然是一幅――[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区域划分地图]

   而在那张地图上甚至还很详细的标著出了各个地区的面积,人口,GDP和它与附近的其它地区的交通方式。

[8:30AM,13幢楼1单元门口]

   如果说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事情是比在一大堆名贵的古董当中混进去了一支再普通不过的毛笔更让人感觉莫名奇妙的话,那么……“一个在零下二十七八度的冬天只穿着睡衣睡裤并且头部正在不停的往下流血的坐在小区单元楼门口那早就已经被冻的透心凉的水泥台阶上一边小声啜泣一边冻的瑟瑟发抖,小脸已经快被冻紫了的小孩子”怎么样?

   前者是冴月麟昨天所梦见的过去,而后者将会是她今天所遇到的未来。但是,此时的她还尚不知道就在今天,对于她来说那早已暂停了千年的命运齿轮又将再一次的开始转动,而今天的这场邂逅将会彻底的改变她们俩人的一切……

[专栏之外的故事]

    既然是B站给了我这个能够写专栏的机会,那么它举办的写作活动我还是想尽可能的参与一下的。不过这次活动的投稿截止日期是2月6日的0点整,而现在的时间是2月5日的23:30分,真的是好险啊,还差半个小时就要错过投稿时间了。所以我也没时间在这里说什么了,如果到时候再想起些什么的话就发置顶评论吧!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