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情(执离)第八章

(日常提醒  up小学生文笔+话唠一枚)

正月二十一日,举行钧天一年一度的开朝盛典,各属国君主都要前来朝贡以示对钧天忠诚。

开朝盛典前一日各属国君主均已来到,住在特意安排的别院内。二十一日当天,是例行的各属国勇士与钧天勇士进行比武切磋。一来是为了向各属国展现钧天的实力,以达到震慑之效。二来也是为了解各属国实力,以便及时防范。自钧天建朝二十一年来,各属国勇士无一不战败在钧天勇士手下。这次也不例外。

钧天之主啓昆帝大悦:哈~哈~哈~哈 各国勇士皆是能人,只不过还需多加练习。来人,各国勇士皆有赏。

啓昆帝话刚落音,就听见一声“陛下,且慢。”  

啓昆看向说话之人,一身白衣,沉着冷静,不似一般使臣。又看了看身边侍从。侍从心已了然:“台下所站何人。”

“臣乃南宿王之弟毓骁,王兄近来身体抱恙,特派臣前来参加开朝大典。”

“既然南宿王身体不适,那就加赏南宿国一箱珍奇药材。来人,接着赏赐。”

“臣替王兄谢陛下赏赐,只不过臣站于此,并非为王兄。”毓骁仍然不紧不慢的说道。

笑意从啓昆帝脸上慢慢消失。“那所谓何事。”

“方才我南宿大将萧然,败于裘将军手下。臣也是南宿子民,近年也勤于练武,不知可否一试。”

“当然可以,裘振……”

“陛下,臣并非想于裘将军比试,裘将军之威,臣方才已有领略。臣听说,当年执王凭借五百精兵,大败王兄四万大军,使王兄甘愿对钧天称臣。臣今天也想领教一下执王一人之力如何?”

“爱卿意下如何?”啓昆帝看向执王。

“臣定当竭尽全力。”

一番比试下来,毓骁招招暗藏杀机,执王拼尽全力,终是险胜。

“执王武功之高,当真如外界所传。臣佩服。”

一直面色凝重的啓昆帝在看到执王获胜的一刻,又大笑起来。

二十一日晚,执王命老莫把阿离喊到书房。阿离走后,又把子煜和执明叫到书房吩咐道:“明儿和子煜你们今晚和我一起入宫参加大典,切记谨言慎行,南宿王之弟毓骁也来了,今天比武很是放肆。你们不要招惹他,尤其是明儿。明儿可以把阿离也带着。”

“真的!太好了,我要去告诉阿离,阿离定会开心。”

阿离回到书房后立刻让方夜给他换了身衣服。

“公子这是要去哪里。可用我一同前去。”方夜边给阿离穿衣服边说。

“不用,你留在府中收拾一下东西,过了今晚明天我们就可以离开了。”

阿离正在换衣服,执明就来了。自从上次阿离对执明闭门不见,执明就将子煜的推门而入,学了个淋漓尽致。看到正在换衣服的阿离,执明很是开心。

“阿离,我们是不是心有灵犀。刚刚父亲才答应我,可以带你一起去参加大典。你这就已经在换衣服了。阿离穿这件衣服当真好看。”

“少爷眼光真是独特,这件衣服和以前穿的一样都是红色,款式也基本相同,怎么就相当好看了。”阿离淡淡的说到。

“反正阿离穿什么我都觉得好看。”

去往皇宫的路上,灯火通明,烟花绽放不断,与钧天皇宫的热闹景象相互映照。

当踏入皇宫大门的那一刻,阿离突然有些想笑。以前义父总说不要与官宦人士结交,官家门前是非多,如今看来义父说的当真正确。可是自己这卑微如蝼蚁之身也能在这皇宫中漫步,不是义父您一手把我推进来的吗。

晚上的大典也不过是各属国向钧天进贡各种珍宝,禀告过去一年中的状况,然后啓昆帝大宴各属国。所谓的大宴也不过是大家和啓昆帝一起喝喝酒,欣赏欣赏美人和歌舞。

宴会进行到快结尾的时候,太子何戢突然起身说:“父王,前几日去执王府时,偶然听得王府一乐师演奏,萧技了得。今日,执王也将此人带来宴会,不如让其演奏一曲,为父王助兴。”

“执王,太子所说是否属实啊。”

“回禀陛下,今日下官确实将阿离带来宴会。”

“既然带来就演奏一曲吧。刚好让各属国和朕一起听听。”

阿离上前将随身携带的洞箫拿起,便吹奏了起来。

一曲结束,啓昆帝大赞:“不错,确实余音绕梁。赏乐师百金。戢儿举荐乐师有功也赏。不知戢儿想要何赏赐啊?”

“戢儿斗胆,请父王为儿臣和执明赐婚。”

正站在殿前接受赏赐的阿离,突然手一抖,洞箫随之滑落,幸而阿离反应迅速,一把抓住。定了定心,接过赏金,退下了。

而子煜听到后拿着酒杯的手,晃了晃,随后一饮而尽。

执明听闻,刚想起身说:我不同意。就被执王直接给拽了下来,在执明耳边悄悄说:“为了执王府,你先应下来。”

“可是…    子煜…阿离…”执明急得看向阿离,阿离像什么也没听到似的,自顾自得喝酒。

“哥  没事 你先应下来。今天各属国都在,你不答应陛下必定颜面大扫,到时我们执家都不好过。”

啓昆帝大笑:“戢儿此举甚得朕心,好,朕答应准了。不知爱卿意下如何”啓昆帝看向执王。

执王拽着执明站起来,走到大殿中央:“谢陛下赐婚。”

“爱卿不必多礼,赶紧入座。今天可谓是喜上加喜啊。”

“陛下,喜上加喜何不再加一喜。”毓骁也从坐席走到大殿中央。

“喔…”啓昆帝一时疑惑。

“臣 晚间入宫时就曾看到阿离乐师,当时就已倾心,刚才又听乐师萧技了得,倾慕之心更甚。臣请陛下将阿离乐师赐予臣。”

“乐师是执王请来,爱卿……”

“这……”

啓昆帝见执王有些吞吞吐吐,当即说:“你走时让阿离乐师跟你去南宿如何?”

“毓骁谢陛下。”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