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碟报站】外卖小哥逆行撞宝马,民警调解却拒不认错:我是弱势群体


栩小牧

外卖小哥逆行撞宝马,民警调解却拒不认错:因为我是弱势群体


事件回溯:近日,山西太原一外卖小哥送餐时逆行导致撞上一辆宝马,交警赶到后判定外卖小哥全责,但宝马车主体谅外卖小哥挣钱 不易,便好心称愿意自己掏钱修车,本是“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的一件好事,交警听到后就让外卖小哥赶紧道个歉说声对不起,这事就皆大欢喜宣布结束。但谁成想,外卖小哥拒不认错,并称“我反正是个骑电动车的,我永远是弱势群体”。

吐槽:


你弱你有理?啊呸!

外卖小哥称工作辛苦、赚钱不容易大家都能理解,但这不是你占便宜的资本,更不是站在道德制高点上上随意绑架他人的筹码,一个人的强弱和所做之事是否占理,本就是两个维度的东西,不能混为一谈。

这年头,我弱我有理的现象并不是个案,道德绑架别人捐款的案例就更是数不胜数。

2017年8月8日,四川九寨沟发生地震,吴京发了一条微博祈求平安,但不少网友却在评论区留言要求吴京捐款。

18年,娱乐圈的大慈善家古天乐在出席“刘銮雄慈善基金”捐赠支票仪式上,一名女子突然闯进现场,大举横幅要求古天乐借给她100万元,并称如果不给,自己就死了算了。

在这些人眼里,只要别人有钱,别人过得比他好,就觉得别人应该帮助他,体谅他,从没问过自己一句“凭什么?”

网上批评吐槽这帮人的文章并不在少数,而且到今天,相信没有多少人会赞同“你弱你就有理”的说辞,所以本文我就不过多吐槽,一味地宣泄愤怒情绪。

倒是有个疑问想和大家一起谈谈:为什么这些人会产生“我弱我有理”的心理呢?

在美国人类学家斯科特看来,这是因为在强弱关系失衡的格局下,弱者往往利用心照不宣的理解和非正式的途径,以无奈的低姿态的博弈技术进行自卫性质的消耗战,用坚定强韧的手段来进行利益争夺”

外卖小哥嚷嚷着自己挣钱不容易,本质上就是想用低姿态的博弈技术来减少承担事故的责任,乃至不承担责任。

而什么叫“心照不宣的理解和非正式的途径”?大家看看舆论媒体的导向就能窥探一二。每当有冲突发生时,不少媒体为了流量,最常用的一个伎俩就是给当事双方贴标签。

只要双方一个是有钱或有权的,另外一方是穷人或无势的,不少网友新闻都没看全,就会冲上去指责有钱有权的一方。

现如今,山西快递员喊出一句“我反正是个骑电动车的,我永远是弱势群体”,正是对弱势标签的滥用,目的就是为了实现成本最小化,试图降低甚至免除违规成本。

所以简单说,拥有“我弱我有理”观念的人都是一帮自私自利,不愿意承担责任的人。


此外,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保护弱者历来就是美德,但需要注意的是,如果没有原则地保护,就很容易混淆了保护与伤害之间的界限,反而让应该承担责任的人逃避责任,同理,也会让遭受损失的一方难以合理挽回自己的损失。

这让我想起来孔子教育子贡的故事,春秋时期,鲁国颁发了一道法律,称只要鲁国人在外国看见同胞被卖为奴婢,只要他们肯出钱把人赎回来,等回到鲁国后,国家就会给他们奖励。

因为这道法律的颁发,让很多流落海外的鲁国人重返故国。但后来,孔子其中一个弟子子贡,家里比较有钱,出国解救不少同胞回国后,拒绝了国家的奖励,因为他觉得自己只是力所能及的办件好事,而且家里也不缺这点奖励。

但知道此事的孔子大为恼火,不仅大骂子贡,还称子贡此举伤天害理,会让更多落难的鲁国同胞不能回到家乡。

以前鲁国人出国看到同胞遇难,自己垫钱将他们带回国后就能拿回本金,不会有任何损失,所以如果大家出门在外带的盘缠多的话,便会伸一把手。

但现在,子贡拒绝接受奖金的行为,看似非常高尚,但却让大量出国救人后想要拿回本金的鲁国人,下次看到有同胞遇难时便会选择放弃,因为如果自己拿了钱就不如子贡高尚,而如果自己不拿钱,自己就遭受了损失,于是很多人就选择漠视。所以在孔子看来,子贡的做法不但不是善事,反倒是一种恶行。

回过头来看如今媒体的报道,虽然宣传车主体谅肇事一方选择自己承担损失被很多人称作“正能量”,但当这样的“正能量”过多,即便大部分人看到会感动,会称赞车主的好心,久而久之,也会给一些人造成一种“我弱我有理,我没钱我就可以免但责任”的逃避心理。

所以,当这样的宣传方式不及时调整,一味地宣扬车主好心,却不指出肇事者应该承担损失的事实的话,类似山西外卖小哥,“我反正是个骑电动车的,我永远是弱势群体”的人只会越来越多,类似的道德绑架永远不会消失。

碟子们,你觉得还有什么原因会造成“我弱我有理”观念的滋生呢?

更多精彩文章,尽在飞碟说微信公众号:feidieshuo9527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