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剧《金粉世家》同人文——如果他爱上别人


么也想不到会是今日的局面。仿似就有一种自信,那么爱他的lap,即使无数次的被伤害,依然会一如既往地爱着他,等着他。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这个想法是多么的霸道和自私,现在的小虎除了愤怒,已经不能有更多的情绪。

俩人亲密的举止重重钉进小虎的眼球里,理智已经彻底出走,愤怒让他无法再保持修养,甚至正常人的行为。双腿被怒火控制着,大步流星地向目标靠近。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了,他却突然像醒悟过来一样的停在了当场。“我还有什么资格生气呢?是我先放弃了他.....已经半年多了,我成为了别人的丈夫,他为什么没有权利幸福?我.....应该祝福他...没错,是该这样的.....”

小虎就那么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那张日思夜想的笑脸,那曾经专属于他的美丽笑颜,现在为的另一个男人。小虎将苦涩的情绪强硬压制在身体里,还未有一种痛苦,如此难以言说、无可奈何。


“好久不见了,lap。”小虎还想说点什么,却难受的再说不出一个字。他的目光紧紧黏在lap的脸上,贪婪的安慰着自己的思念,捕捉着lap神情的细微变化。他想知道自己的出现是否会让lap失去哪怕一瞬间的冷静,不管是出于爱,还是恨。

其实,他怕的,只是自己在lap心里已经成为无关紧要的存在。

在认出小虎声音的瞬间,即使本能的克制,lap的身体还是不可抑制的轻抖了一下,离得最近的男孩清楚看到了他的变化。

慌张来的猝不及防,心脏瞬间又恢复了狂跳的活力,将胸腔擂地生疼。

小虎等待那张日夜出现在自己脑海里的脸庞转向自己,像一个初尝爱情的毛头小子,紧张又期待着。他瘦了些,换了发型,还是那么好看,像以前一样。虽然已经半年的时间,这幅俊美的面庞,每日每日固执的浮现于脑海中,竟从未模糊。“你瘦了。”

面前的这个人,听着他好似老友一般的亲切问候,lap一时不知作何反应:真的是他?他真的来了?怎么可能?这是什么狗血剧情!他好像憔悴了不少...他,他为什么可以这么冷静,在那样的绝情之后?那我这么长时间的痛苦又算什么.....不然呢?为曾经道歉,还是装作不相识的陌生人。该说的已经说得清清楚楚,他已经放下了,你难道还要像一个走不出过去的可怜鬼,哭闹一番么?那你就太可悲了lap,太可悲了!

在那一瞬间,不知有多少的念头在lap的脑中转过。俩人一时无话,就那样静静站着,大有就此站到地老天荒的架势。

“你还来这里健身啊。”好久之后lap终于开口,不自觉的想要知道些什么。

“我几乎每天都会来,就是想来,可能这里有我留恋的东西吧。”小虎说完忍不住看了lap一眼,又马上将眼神转开。他知道自己已不再拥有那样的权利。他的选择背负着太多人的幸福,他不能再那么轻易的,只为了自己的快乐。

小虎这句话里的情感再明显不过了,但lap没有丝毫的感动,竟意外被点燃了怒火:什么意思?既然已经将我像垃圾一样绝然的抛弃,现在又表的哪门子深情!“哦是么,我可是不怎么怀念这个地方。今天是我的上司自作主张的将我带来这里,不然还真不想来呢。”

小虎的脸色有点难堪。即使他知道lap这样说的原因,但还是想要问为什么,最终却羞于开口。

“忘了介绍了,这是Min弟弟。Min弟弟,这是.....我以前的同事小虎。”lap转而为两人做着介绍,丝毫没有叙旧情的打算。

小虎面色微愠,lap最后那句对他的“定义”让他的心咯噔疼了一下,谁知lap一点都不在乎他的感受,甚至当着他的面和那个Min弟弟含情脉脉起来。他其实知道lap说的只是气话,但他就是受不了那个曾经那么爱他,包容他的lap,现在,却将自己的存在说的这么轻易、不值一提。他很想赌气的、任性的问一问lap,自己于他来说,真的只是一个旧同事而已么?但理智最终制止了这个无理取闹的自己。此时此刻,这样的质问幼稚至极,毫无道理。

小虎和Min弟弟简单的相互认识了一下,之后三人之间一时无话,气氛有点尴尬。

也许此时应该互道再见了,可小虎就是舍不得。他想说点什么化解此刻的尴尬,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lap的手机响了,是K哥:我有点累先离开了,看你在聊天,就没过去打扰你们。”都忘了他了。lap看看小虎,发现他正看着自己。又看了看Min弟弟,发现他也在看着自己。lap瞬间有点占据了主动的得意,想给自己在小虎那里受的委屈出口气。他状似亲密的牵起了Min弟弟的手,挑衅的看着小虎,高兴的看到他的脸色又难看了一些,“我们也该走了,一会还有别的安排。那就,再见了。”

小虎对lap这么快的告别有点错愕,真相是想象中本该情深意切的相遇与冷冷清清的现实的巨大反差。小虎笃定会一辈子爱他的lap,如今却视他如无物。那曾经只对着他的深情眼神,如今却专注看着别人。小虎内心酸涩,有生以来,竟是第一次尝到这种滋味。“等等lap,可以给我你的电话号码么,或者你还用着以前的号码?我想,也许我们可以再见个面聊一聊。”

小虎一直都没有给lap打过电话,否则他就会知道lap根本没有换过号码。等着他的后悔,等着他的心疼,等着他哪怕给一个解释的机会。被伤害之后的lap,依然痴心对的等待着,卑微的期许着。可如果你爱的人已经铁了心不再爱你,那么即使你低到尘埃里,也是不知自爱,妄想他会感动或怜惜。

“我早已经换了号码。我觉得我们已经没有再见面的必要了。”期待、忐忑、委屈、怨恨,还是那不断折磨精神的无尽思念,都不再重要了。这一次,lap想做潇洒离开的那个,即使这样的抗争,对于lap曾经近乎卑贱的付出与一败涂地的结局来说,如此苍白无力。

看着俩人离开的背影,小虎很想留住lap。即使已经分手,他希望lap还是一直爱着他的。他愿意lap得到幸福,但又因为lap爱上别人难受的一塌糊涂。“爱而不得”,小虎想到了这样的词语。他爱lap,这是在逃避了半年后再一次被确定了的事实。可他没有立场和资格去爱。爱不到想爱的人,辉煌总是浮华。幸福没有了未来,人生,索然无味。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