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三】【延谡】剑挑玉光

(一)初见

多年以后,马谡仍然记得他在长沙城第一次见到魏延的那天下午。

酒坛打开的那一刻,;马谡闻到了熟悉的味道——那是零陵的凤花酒,自己第一次与他相见时,就带了这酒去人府上。先帝十分喜爱此酒,入川时便带了几坛过来。没想到自己有幸还能喝到。抬眼望去,魏延的表情同那日一样,不愿让人看出他的心思。可是怎么能瞒得过他呢?马谡一眼就看到了那人眼底的悲伤,就像从前他总能在高傲的将军眼里看见不为人知的情愫。可即便是戎马半生的将军,阻挡得了千军万马,却仍旧阻止不了命运。

命运终归是个奇妙的东西。不论你相信与否,它总在它该在的地方转动齿轮;不论是谁,都无法抗拒,更无从选择。马谡有时候会想,如果那天魏延刺向自己的剑再往前一寸,自己怕是早就命丧九泉了。可是那把剑不偏不倚就差那么一寸,而就在那一瞬间,他撞上了魏延的视线,感受到了与旁人不同的目光——我们后世称之为,一见钟情。

其实那日马谡只是奉诸葛亮的命令例行公事,拜访新入麾下的将军;更重要的是,探探魏延此人的底细。

“长沙城乃荆州重镇,万一此人心怀投机,趁我军势弱时再次开城献降,卖主求荣,那我们的罪过可就大了。”

“学生明白了。”,马谡听完便恭敬地行了礼,“那在下现在便启程。”

“你速速前去。我与主公处理完荆州的事务,明日便启程。”

“遵命。”

马谡快马加鞭赶到长沙城,刚进城门,便听到一阵刀剑碰撞的声音——普通士兵训练是用不到这么好的兵器的,城里究竟发生何事?下车问过守城的士兵才知,是关将军在考校魏延的武艺。想到先前先生说的话,便登上城楼,极目远眺。

关羽与魏延在在校场比武,来回数十个回合不分上下。马谡心里暗暗思索道:此人武艺看起来不错,不过……

这时才想起临行前诸葛亮还曾命他带上零陵的凤花酒——主公十分喜爱此酒,去拜访黄忠、魏延两位将军。抬头便是烈日当空,估计已经到晌午了,还是先去驿馆用餐,休息片刻,下午再去吧。

马谡正欲下城楼,却听见校场隐隐约约传来声音:“关将军果然武艺超群,在下深感佩服。”

“果然还是认输了吗。”心里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马谡不禁轻笑了一声,“不过能和关将军战数十个回合,也是很不容易了。”

马谡便这样回了驿馆用餐休息,自然是不知魏延并不服气,回府上只随便吃了点,便又开始练剑了。于是休息完毕,便带着两坛酒去拜访二位将军。

先行去了黄忠将军府上,却吃了闭门羹——门童问明自己的身份后,说是去通报,却迟迟没有消息;好不容易有人出来,却说黄老将军今日身体抱恙,让他改日再来。马谡早就听说黄老将军忠于旧主,若不是魏延将韩玄斩首,怕是不知何日才能得到长沙。

既然如此,马谡只好离开,又带着酒去魏延府上。为了不再被拒之门外,这次他没让门童通报,而是自己径直进去了。

魏延此时仍在院中练剑,隐约听见脚步声,准备收回剑迎客。可回头一看,便愣住了——那人与自己平日在军中的将士不同,身着长衫,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低着头反而使头上的长冠更加明显了。魏延心里不禁产生了些异样的心思。

眼看着人走进了,便准备收回手中的剑。可那剑竟不听使唤,随着惯性划过空气,直指对面那人的脖颈!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