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邪秋 【主SNH48戴萌与SNH48莫寒 原创同人向】


戴莫大法好

第十五章:深层危机

黑暗的过道里,两人一前一后环顾着四周,不断地向前摸索着。这条甬道与先前莫寒在金山村之外的那座山里所处的无极冥洞一样,同样是有着囚殉。两侧的石壁上,零零散散有着数十具干尸被钉死在墙壁之中,有些伸出了双手,像是生前极力的想要挣脱出来。在黑暗与一瞬的光芒之中,伸出的双手显得格外的诡异,惨死的面容也是异常的扭曲。

“囚殉?想不到这地方的规格还挺高的嘛,竟然有这东西镇守。这样的摆设,要说里面没有秘密我都不信了。”

“小心点为好,你这么大摇大摆的,小心着道。”就在两人交谈的时候,莫寒的头灯照到了一团白影,但是一闪而过,再看过去的时候已经找不到踪迹了。在这种环境之下,戒备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陈思拿出罗盘观察情况,先前在洞口外急速旋转的罗盘,这会却又跟失灵了一样没有任何的反应。

“哼,关键时候一点用的都没有,老头子的东西果然是个二手货。”嘴上虽然这么说着,陈思还是将罗盘小心翼翼的放回了上衣的夹层里,用拉链拉好。这是他师父羽化真人唯一一样留给他的遗物,一直都被陈思视为性命珍物。收好罗盘之后,陈思从背包里取出了一根黄旗子,插在地上。

“窥天神阵,一问天机,起!”一指摇动,陈思启动阵法,耷拉的黄旗开始慢慢的飘扬起来。还没有完全飞扬,突然发出啪嗒一声,旗杆断为两截。这让两人心目一惊,这种阵法名为窥天阵,可以探视附近鬼怪或者妖佞的实力高深。在茅山术的记载里面,如果这种带有窥天符的黄旗子凭空折断。证明这里面的东西远远地强过施法者,决不能硬碰硬否则轻则七窍流血加折寿,重则一命呜呼都不带给你时间说遗言的。

“麻烦了”陈思看着断为两截的旗杆喃喃道,莫寒已经紧紧的握住了斩铁剑,一双眼仔细的观察着附近的情况。

“嘎”一声奇怪的声音响起,随后一根铁条掉在了地上。一具干尸双手抓在石壁上,费力的将自己大一号的身体扯出了空洞。随后又响起几阵声音,走出了三个阗鬼。经过一个月的休养,莫寒再度看到了这场血肉盛宴,腐烂的肉体,森森的白骨以及那干枯却恐怖的脸庞,无时不刻的在刺激着她脆弱的神经。相比莫寒,陈思就显得沉稳的多,或者说像是看惯了这种事一样。扔开手中的蓝光棒,从腰间取出另一把手枪,抬手,瞄准,扣动扳机。几乎是一气呵成的动作,再眨眼,子弹已经离开了枪管飞向对手。三颗子弹准确的命中了,三具阗鬼的焚门穴上。要害被攻,阗鬼明显的迟缓了一下,紧接着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继续前行而来。莫寒经历先前的争战,对这些东西已经有了实打实的恐惧,身体开始不断地颤抖起来。

“小寒?关键时候你总是靠不住啊。”察觉莫寒的不对劲,陈思低吟一声,随后连续扣动数次扳机,将弹夹里的子弹全部发射出去。甩手收回枪支,弯腰抽出绑在大腿边的虎牙军刀。带有神符的子弹,准确的命中了阗鬼的其余几处死穴,陈思左手摇晃,闪过一抹寒光。虎牙军刀破开无声的空间,发出了一声撕裂的怒吼,一刀捅进了其中一只阗鬼的心口。身体顶住干尸,陈思用上全身的力气,将干尸推动起来,撞在旁边的石壁上。抽出军刀,架在干尸的脖颈上一刀划了过去。没有鲜血的尸体,没有哀嚎的死亡,干尸的头颅被直接斩断掉落在地上。

激战拉开帷幕,陈思先发制人一举斩下了一具干尸的头颅。但这具干尸却没有因此而停止行动,无头的尸体依旧伸着双手在前进着。另一边,其余的干尸感受到陈思的威胁,不敢太过于靠近,转而攻击魂不守舍的莫寒。

“小寒!”一声怒喝,陈思一踏大地,冲撞过去将其中一具干尸撞在墙上。再起身,拉住前面那具干尸,右手锁住它的咽喉费力的将它拉到背后。一脚踹在干尸上,随后虎牙军刀如雷霹雳一般的扎入它的后脑勺,钉在了石壁上。

“呼”一声冷风,陈思躲避不及被第三具干尸挥舞的手臂击中,撞在墙上,痛楚席卷全身。再抬头,干尸已到面前,僵硬的手犹如炮弹一般的快速,朝自己面门打来。本能反应,陈思双脚分开,身体下滑的同时将头侧了过去。干尸一拳没有击中目标,砸在了石壁上竟生生的将坚固的石壁砸出一个浅坑。

“呜”长啸伴随着一股寒气在石洞之中回荡而起,干尸宣泄出了千百年来的一口怨气,恶臭顺着鼻子侵袭着陈思的大脑。让他一时失了魂。意识再回的时候,自己已经被一只手掐住,举在半空上。干尸的力量强大的无法想象,无论陈思怎么用力都不能将它掰开。弹跳的身体渐渐的安分了下来,仅存的空气只能维持他数秒的生命。

“刷”就在陈思认命等死的时候,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紧接着控制着自己的那股力道突然消失,身体从半空摔在了地上,随之而来的是虽然混浊但此刻却是新鲜无比的空气。手臂飞扬而起,落在地上,莫寒一脸寒霜的站在陈思面前,冷视面前的两具干尸。

“早点让我出来,就没有这么多事情了。”脑海之中,戴萌玩味的看着莫寒。

“让你上身,我起鸡皮疙瘩,再说了你上身就代表我可能要减阳寿。我犯得着跟自己过不去吗?”

“行行行,你老大,你怎么说都行。现在该换我来表现表现了。”轻轻活动一下身体,发出了嘎嘎嘎的响声。此刻的莫寒被戴萌附体,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恐惧,斩铁耀光,身形凌风。眨眼间来到一具干尸面前,闪电一击,锋利的宝剑轻而易举的斩落了另一条手臂。回旋一脚,将这具已经失去双手的干尸踢在墙上。再出一脚,厚跟鞋顶在小腹之上,彻底钉死了这具尸体。右手一晃,斩铁再出,削下了这颗丑陋的头颅。

“好厉害!想不到那个家伙竟然有这等本事。以前倒是小看了它,以为只不过是个色鬼。小戴啊小戴,你倒是让我有了浓厚的兴趣啊。”凝视着面前截然不同的莫寒,陈思心中暗暗想道。

“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方才击杀一只,戴萌脖子上出现一条手臂将他死死的勒住。无法扭动身体,戴萌死死的抓住这条胳膊想要挣脱开来。双眼扫视,看着面前的墙壁一个办法映入脑海之中。倚靠着干尸,让戴萌稳住了身形,借力起身双脚踏在了石壁之上。用力一扭,整个身体翻转过来,带动背后的干尸因为目标的转动,勒紧的手臂出现了一丝松动。挣脱束缚,戴萌安稳落地,一脚蹬在干尸身上,连续四剑,切下了干尸的四肢。

“呼,简单简单。任务终了,你们继续作死,我就负责看看。”轻呼一口气,戴萌的灵体从莫寒的身体之中飞出,凝化成了一团黑气飞进莫寒脖子上的项坠之中。陈思摇摇头,恢复了一些意识勉强站了起来。

“师兄,没事吧。”

“没什么大碍,就是被撞的有点痛而已。行了,准备一下,继续前进吧。”莫寒点点头,将掉落在地上的头顶捡起来戴在头上,往前面走去。陈思走到一旁,将干尸上的军刀抽回来,随后拉开一颗手雷塞进了伤口之中。一脚将还未停止活动的干尸踹出去两三米,随后快步走向通道深处。背后响起一声震耳欲聋的声音,碎肉与掉落的石块下起了一场大雨,散落在这条通道上。

黑暗的通道不知道通往哪里,先前的激战就像是一场小插曲一样,慢慢的平息了下来。不过陈思对这里却改变了看法,收起了自己轻敌的态度。两个人走了不知道多久,又来到了一处小空洞里。这处空洞不像是之前那种溶洞一样,倒像是另一片的天地。比较空洞的像是洞穴内部一样的地方,中间位置有座石桥,下面黑乎乎的根本看不见有什么,陈思拿起身边一块石头丢了下去,半天都没有回声。

“看样子如果掉下去一定是死无全尸了,这座石桥宽度大概不到两米,而且前面似乎越来越窄了你要小心点。”莫寒慢慢的走上了石桥往前面走去,越往前面桥面就越窄最后变成了只有能容下一只脚的宽度,就像在走钢丝一样四周没有任何的支撑物,要想走完必须要靠自身的平衡否则下场就是死。两个人就像在大海中的一叶扁舟一样,随时可能会被巨浪吞没。幸亏这座石桥没有上下坡之分,否则就凭这个宽度一旦有下坡路后面的重心绝对控制不住。大约走了五分钟石桥的另一头出现在莫寒的视线之中,这条像是钢丝一样的石桥终于走到了尽头。两个人站在这端慢慢的蹲下了身子刚刚的那五分钟仿佛五个世纪一样漫长,每个人都提心吊胆的,导致身体异常的疲劳。

“没想到这里竟然会有这种东西,真是难以置信。”

“我对尽头的东西越来越有兴趣了,走吧。”两个人休息了大约十分钟,陈思站了起来朝着前面走去,后面莫寒慢慢的跟上。石桥后面有着三条甬道,左右两边的甬道似乎是通向什么地方,但是唯独中间这条甬道有些奇怪,似乎比其他两条要宽一点。陈思走到三条甬道面前慢慢蹲下身子拿起了一块石头看了看手电筒的光照进中间这条甬道之中里面似乎有什么阻挡物在,看不到深处的场景。

“师兄,你有什么发现吗?”

“没有,什么都看不出来,但是直觉告诉我中间这条甬道一定有秘密。”

“那就走进去看看吧,最差也不过是条死路我们原路返回出来就是了。”

“恩,进去看看”两个人慢慢的走进了中间的甬道之中,走了不一会就停止了脚步。她们的面前被一堵石壁阻挡住了,不,确切的来说是一堆碎石块堵住了去路。

“这些碎石块真奇怪,不像是一般被打碎或者是天然的石块,倒像是特别打磨过的石块。这种石块我在甬道的入口也发现过,看样子是从外面运进来的,当时候运进来的时候可能那些石块有一些掉出来没有被发现。”

“照你的意思,这些石块后面另有天地?”

“很有这个可能,现在我们只能效仿人家愚公移山了,慢慢搬吧”陈思开始扒开这些石块,将石块一块块的运出来。由莫寒放在在过道两侧。好在这些石块并不多,大约半个小时左右就被清理了个大概。虽然还有一些底部的没有清理,但是已经没有人管这个了。石块落尽,掀开了后方的庐山真面目。在他们面前出现的是一扇门,一扇金灿灿的在手电筒的照耀下发出金黄光芒的大门。

“我的天啊。。。这。。。。这是。。。金门吗?”莫寒都快说不出话来了。陈思走到大门前慢慢的拂去大门上的灰尘,同时拂下了一些已经脱落的金皮。金皮落下,露出里面的绿色的铜锈。陈思凝视着前方的大门淡淡道:“很遗憾并不是纯金的大门,这是一扇包金铜门,里面是铜的外面则是用金皮覆盖住的。”

“那也很厉害了,天啊,真是有够土豪的。”

“是啊,真是没想到在这甬道里能看到看到这么一扇气派的大门。虽然现在已经脱落了,但是也能够想象得到,当初刚刚建好的时候,这扇大门在幽暗的甬道中是怎样的熠熠如生,光彩夺目。”

“那么根据古人的理念,这扇门的背后一定有很有价值的宝物才会有这么气派的大门来关着。”

“恩,我们加快速度吧,真想看看这扇门的背后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宝贝。”两个人的面前出现的这扇包金铜门,犹如给了在沙漠中行走的人一碗水一样。使得本来已经死气沉沉的他们重新有了动力,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当他们打开这扇大门的时候麻烦也会随之而来。。。。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