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厂进行时之猫鼠游戏85 (本篇 黄明昊x你 秦奋x你)



黄明昊就这样抱着你

向前走着

你们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孤单的人总是嘴上说着无所谓 

但心里却一直在下雪 

你其实始终都渴望能有人 

可以敞开你的心扉 

让你找到安慰

过去的日子总是一个人独自整理所有伤悲 

故作坚强,是很累的


你不得不承认

刚刚黄明昊说会陪在你身边的时候

你的灵魂坠落了

那一秒钟

你宁愿死在他的怀里

也不想离开


如果告诉他警局的任务,元勇的命令

他会怎么做?

那天在门口听到的话...

不,黄明昊不是这样的人

那些你偷听到的话

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你就那么安静的看着黄明昊

“在想什么?”

你愣了一下

“我在想...想怎么样才可以活下去”

说完这句话,你明显的感觉到

黄明昊抱着你的手更紧了

你伸出手,轻轻地勾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说

“无论遇到什么事,都要苟延残喘的活下去...对吗?”

黄明昊停下了脚步,专注的看着你

你幽幽的说

“直到我不得不死”

黄明昊猛地低下头,想要吻你

你转过脸,问他

“如果,我说,我依然恨你们这些黑道上的人,你会怎么想”

你看着手上刚刚被酒瓶碎片割开的伤口

用另一种眼神抬起头看着黄明昊

“如果,元勇让你杀了我,你会吗”

“不会”

“不经过思考就回答,很像在说谎”

你笑了笑,看向远方


黄明昊将你送回租的公寓里

“早点睡吧”

“不进来坐坐?”

“你希望我进去吗”

“随便”

你没理会他,自顾自的走进屋子里

打开了灯


黄明昊从背后轻轻地抱住了你

“我们,去别的城市生活吧,一切都重新开始”

一滴泪,流进了心里

你转过身,看着他

“真是个美好的愿望”

“我现在就可以带你走”

你张开双臂,拥抱着他

“其实,你很清楚,我们根本逃不掉”

“只要你愿意相信我,我就能做到”

“我相信你,但我不希望你做到”

“...”

“如果没有我,你一定会飞的更高”

“如果没有你,我就不会是我了”

黄明昊抱紧了你,不留一丝空隙


-------------------------


秦奋看着手中的照片

因为愤怒,整张脸变得扭曲

那照片上,是你挽着蔡徐坤胳膊的背影

秦奋疯狂地砸烂了房间里所有的东西

这莫名而来的怒气,连秦奋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因为你和蔡徐坤亲密的举动?

秦奋走进浴室

打开了淋浴喷头

让冰冷的水尽情的冲洗着自己

渐渐地,失去了知觉


“秦奋!”

韩沐伯冲了进来,看到神志不清的秦奋

“醒醒!!”

他急忙地关掉了淋浴

将秦奋从浴室拽到房间里

看着房间里满地的狼藉

他知道秦奋又发疯了

为什么要去执着一个得不到的人呢

韩沐伯摇了摇头

拿起一条毛巾帮秦奋擦拭着脸上的冷水

韩沐伯看着眼前昏迷的人

迷惑了

自己...是从什么时候

产生这种不寻常的感情的?

这份感情产生的莫名

却沉重


韩沐伯的手开始慌乱

他将毛巾丢到一旁

伸出手抚摸着秦奋的脸

心中无比的悲凉

这种禁忌的感情就像是一块熟过头的牛排

不止是味道不好

吃了还会伤身

这种程度,在人们眼里,就是异类

是不被认可的

生活在这个社会上

我们不能作为纯粹的个体而存在

没人可以一直顶着别人异样的眼光生活


如果不是为了秦奋

韩沐伯不会努力的成为搜查四科的组长

这个职务对他来说

仅仅是为了给秦奋提供更多关于洪新社的消息


自己本能地做着与理性相悖的事

也不过是为了‘感情’两个字

韩沐伯明白,秦奋是一个好胜的人

他的胜负欲比任何人都强

无论什么都要争高低

这种人一般都会是强者,秦奋也不例外

他们会为了一个‘赢’字,不停付出,不择手段

人能干,又肯花功夫,自然能得到大家都得不到的东西

功成名就也是唾手可得

但是这样的人,一旦动了感情

就会有缺点,有破绽

便不再是无敌的存在


韩沐伯只怕秦奋这样下去

会陷入感情的泥潭,走火入魔...


-------------------------


第二天醒来

身边早已没了黄明昊的身影

本想继续在床上躺着

但空空的肚子

已经在提醒你该吃饭了

你简单的收拾了一下

换好衣服,走了出去


“我们,好久不见啊”

这戏虐的声音

抬起头,居然是秦奋

“你?怎么在这里?”

“听说你去了洪新社?”

“与你无关”

说着,便想离开

秦奋先你一步,挡在你面前

“聊聊?”

“聊什么?”

“聊的自然是你肯定会感兴趣的话题”

说完,秦奋转身离开了

犹豫了一下,你跟上了他的脚步


走了好久,秦奋才在一个门前停下

跟着他走进屋子里

尽管是白天

还是昏暗的可怕

秦奋脱下外套

回头看着你

“不要这么拘束,简单的聊天嘛”

虽然你不知道秦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但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道理

还是找个椅子坐了下来

“现在可以说了吗”

“你去洪新社是为了蔡徐坤”

你分不清秦奋这句话是疑问句还是陈述句

心里开始慌乱起来


看你没有回答

秦奋接着说

“你就没想过,换一条别的路走走看?”

“什么意思”

“我曾经跟你说过吧”

秦奋的眼神有点不自信

这一点或许他自己都没意识到

“如果你肯跟我,你的日子会舒服一点”

你惊讶的看着他

“什么叫...跟你?”

“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

“...”

“如果,你肯做我的人,我会...”

后面那句话,秦奋没有说出口

会怎么样,会保护你?会真心的对待你?

他不敢做这个保证

“元勇那样的人,你去洪新社跟着他做事,是自寻死路”

秦奋换了一种说法

“摆在面前的两个笼子里,一个有老虎,一个有狮子,怎么选有区别吗”

你淡淡的说着

“有区别”

“有什么区别”

秦奋走到你面前,蹲下来,看着你

“没有选择我,就是区别”

秦奋按住你的后脑,将你拉向自己

你猛地推开他

“你...你这是做什么!”

没有给秦奋反应的机会

你便惊慌的逃走了


看着半敞开的门

秦奋笑了,他问自己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肯同意

秦奋心中因你而起的温暖也因你熄灭

至此,他是肯定不会放过蔡徐坤了


韩沐伯缓缓地从后面的屏风里走出来

沉默了许久,开口说

“既然...她已经选择了,就算了吧,也当放过你自己”

“不可能”

秦奋露出一个阴狠的笑容

“就算没有她,我也一定要除掉蔡徐坤”

“为什么,元勇看好的不是范丞丞吗”

“我知道,不急,他们洪新社的人,我会一个一个...”


“全部处理掉”



既然你的心里已有他人

不能得到你

也绝不可能让你得到幸福



莎士比亚的《麦克白》里曾说道

Life is a tale told by an idiot,full of sound and fury,signifying nothing.

人生如痴人说梦,充满着喧哗与骚动,却没有任何意义。



“是啊,这一切,从来都是没有意义的”

秦奋颓废的坐在椅子上

将自己一点一点的隐藏于黑暗中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