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久组)多年以后

相良被伊藤揍得十分狼狈、他无力地躺在地上。他现在多么希望那个人来,多么希望那个人来接他回家。但这也仅仅是空想罢了。

相良突然笑出声来,他笑着笑着哭了。

那天你没有来。我一个人躺在那里等你,等了很久。你真的不要我了吗?

多年以后。

那件事已经过了很久很久。

现在。三桥和伊藤已经把给自己的“不良”发型换掉,一身正装。他们考上东大,曾经懵懂无知的脸上多了几分成熟。听说他们已经订婚了,对方分别是理子和京子。前几天相良偶遇他们顺便调侃了几句,就感觉他们没有发生过那件事一样,就像朋友一样。

可能一切都是那么和平。

“月川,我来看你了。好点了吗?”相良带着鲜花来到他经常来的一个病房。不久前,月川已经醒了。谢天谢地,月川并没有烧得太严重。

“臭小子还敢来看我。不怕我好起来之后揍死你啊。”

“抱歉抱歉。当时被冲昏了头。你该庆幸,没有烧得太严重。不然我每年都该给你扫墓。”

“算了算了,我也不是那种记仇的人对吧?话说回来…相良,你的变化很大嘛…”月川调侃到。

“哪方面?”

“嗯…外貌?性格之类的?”

月川说得没错,就因为那件事让相良得到了一个教训。一个很大的教训。这让他不再执着于老大的位置。更多的…他现在只是想平平淡淡地过完一生吧。

现在的相良并不再是以前那个不良少年,从第一眼望去看似一个…斯文败类?他把头发染回了黑色,中分发型让他看起来可爱了不少。他没有读书了,一身正装。嗯,看起来很不错。

“是吗…你不也是吗?换做是以前的你,醒了后的第一集事肯定先是弄死我。”

“不一定吧,我也不一定非得弄死你…你还在等片桐智司?”

“现在还说什么等不等的…没意义了,他回来也不会发生什么。”

“但愿吧。”

“我过几天再来看你。再见。”相良朝月川挥了挥手便开门离开了。

“嗯,再见。”

相良来到开久高中,还是以前的样子。没有报废也是奇迹了吧…?充斥着的噪音让相良不得不回想起了以前的日子。知道一个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将他拉回现实。

“相良……?”这是一个熟悉的声音。对于相良猛来说,这声音再熟悉不过了。

相良转过身,看见了一个熟悉的面孔。那是他一直等待着的人。

“智司,好久不见。”毕竟曾经是要好的兄弟,多年不见再次相遇起码得打声招呼吧?

智司尴尬地摸了摸头,说:“好久不见,相良。你变化真大。”

“多谢,月川也这么说。最近过得好吗?”相良对智司以前的感情并没有消散多少,他还是想知道智司没有他过得好不好。

智司看了看面前的男人,发现与他对视后又避开了眼神:“挺好的…”智司过得确实挺不错的…但是,他觉得少了相良,自己的心总是空空的。

相良其实想问这次回来是不是接他的,但却硬生生地憋出这么一句:“你这次回来…是有什么事吗?”

智司犹豫了一会儿,说:“嗯…我是来接你的。”为什么犹豫呢?大概是怕相良不接受吧。毕竟眼前这个人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相良啊…被相良拒绝的话智司一定会很伤心吧?

“什么意思?”相良多多少少都有些欣喜。

“相良,我们一起去远一点的地方打拼(私奔)吧?离开千叶,就我们两个。”

相良突然激动起来:“妈的!你tm知道我等你等了多久吗?!老子等你很久了啊!老子、老子想死你了啊…”他跳起来抱住智司。(相良和智司在一起又立马变成小野猫,吼吼吼。)

智司习惯性地吻了相良:“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我爱你…相良。”智司在相良耳边轻声说到。

据说。在离千叶很远的地方,那里开着一家卖章鱼小丸子的店,那里的老板娘超~凶的。

“你听说了吗?那里新开了一家店,他家的章鱼小丸子超好吃的。”

“我知道!就是在离公园不远处的那家是吧?”

“对啊!听说那里的老板娘笑起来特别好看,放学后就一起去吧?”

“好啊好啊。”

店内。

“智司!你小子在墨迹什么啊?!这里还要一份章鱼小丸子。”

“知道啦,这就来。”

晚上。

“你凶我…”智司可怜巴巴地看着相良。

“哈…?难不成还要给你赔偿啊?”

“要赔偿。”

“不行,明天还要开店。”

“不,明天就不开店了,你休息吧。”

“那…轻点。”

“我很温柔的。”

“我又不是不了解你…上次差点、差点就……”

“对不起嘛…相良。上次是我不对,这次不会了。好不好嘛?”智司在跟相良撒着娇。

“那、那好。把老子弄疼了老子、老子弄死你。”

“噗…不会的。我舍得吗?”

……

“晚安蠢货,明天你来做饭。”相良依偎在智司的怀里。

“嗯好,晚安。亲爱的。”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