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菲睡不着

拉菲抱着枕头在港区里走来走去。

“啊,拉菲找到了。”拉菲腾出一只手来抓住正在学习的标枪。

“怎么了吗,拉菲酱?”标枪疑惑地看着睡眼惺忪的拉菲,“平常这个时候你应该还在睡觉吧?”

“今天……港区……好冷……拉菲……睡不着。”拉菲抱紧了怀里的枕头。

虽说今天有点冷,但也没到睡不着的地步……啊,对于拉菲酱来说可能确实难以忍受吧?标枪苦笑着想。

“那真是头疼呢,拉菲酱不喜欢盖被子,港区里的空调系统又正好在检修中……标枪去给你找个热水袋怎么样?”

“不喜欢……热水袋的味道。”

“那膝枕怎么样?”标枪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已经……试过了,枕甲板……倒是还行……”

“诶?”

(不久前)

“膝枕……么?啧,真拿你这小鬼没办法,反正我现在也闲着没事,稍微陪你一下好了。”让巴尔无可奈何地坐了下来。

“谢……谢。”拉菲倒在椅子上,躺到了让巴尔肉感满满的大腿上。

小孩子要是都像这小鬼一样也不错呢,让巴尔心想,不吵也不闹,顶多就是要你花点时间给她膝枕……说起来,给人膝枕的感觉……好像也不错。

柔软的长发磨得大腿痒痒的,略有重量的小巧的脑袋压在腿上,不知怎的有点让人安心;当然最犯规的还是拉菲酱身上那驱逐舰们特有的芳香,简直让人沉醉其中(方舟:我多想把驱逐妹妹们抱在怀里闻上三天三夜)。

让巴尔也略带困意地闭上了眼睛。

恍惚之间,大腿上的压力好像变重了,而自己的甲板……被什么温热的东西贴上了!?

“诶诶诶?!”让巴尔猛地睁开眼,看见拉菲正坐在自己的腿上,把脸埋进自己的甲板。

“这样……更暖和……”

“你这个偷袭甲板的白鹰小鬼!”


“拉菲……惹人家……生气了。”

啊,生气也是很正常的吧,毕竟不是船船都像贝法那样呢,标枪心想。

“也不用自责了啦,拉菲酱,让巴尔不会把这点小事放在心上的。”标枪把拉菲拉到床上一同坐着。

“后来拉菲还去找指挥官了。”

“诶?找指挥官?”

“阿贾克斯说指挥官那里有取暖的东西,可是他不肯借,小气。”

“哈?”

(不久前)

“啊啦,这不是白鹰的拉菲酱吗?在这里做什么?迷路了?”阿贾克斯好奇地看着拉菲。

“想找……可以取暖的东西,睡觉……冷。”

闲得无聊的阿贾克斯顿时来了兴趣,“这样啊拉菲酱,你听我说……”

(片刻后,指挥官办公室)

“请进。”指挥官抬起头来,“拉菲酱啊,有什么事吗?”

“指挥官,你看你看~”拉菲酱慢慢地掀起了自己的裙子。

“这!拉菲你这是做什么!”指挥官满脸通红地捂住自己的眼睛。

“阿贾克斯小姐说,指挥官的身上有一根可以持续发热的棍子,只要刺激一下,就能启动。指挥官身上的棍子启动了吗?能不能让拉菲抓着睡觉呢?”

“不!那种事情……你听我说!”

“指挥官的棍子,还没有启动吗?那……”拉菲说着又要脱掉自己的上衣。

“不是这样啊!”


“最后拉菲被赶出来了,指挥官,小气。”拉菲酱发困得揉了揉眼睛。

看来有必要请前辈们管管阿贾克斯小姐了,标枪苦笑。

标枪正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拉菲突然转身抱住了标枪。

“诶!拉菲酱?”

“忍不住了,拉菲……好困……标枪的身体……又软又暖和……”拉菲酱迷迷糊糊地说。

“真拿拉菲酱没办法呢~要睡也要躺好——啊咧?已经睡着了吗?”标枪惊讶地看着已经进入梦乡的拉菲酱。

有时候还真挺佩服拉菲酱呢。标枪回头望了一眼桌上的资料——今天的学习任务可还没完成呢。

“没办法了呢,比起学习什么的还是让拉菲酱睡好更重要呢~”

标枪叹了口气,小心翼翼地抱着拉菲躺在了床上。

学习什么的,下次再说吧,标枪看着拉菲酱的睡脸,心想。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