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学霸“做”朋友 4

下午第一节就是体育课,首先跑三圈热热身,然后就自由活动,也没什么特别的。

易柏辰拿着借来的篮球,转在指尖上,走到马振桓的面前,看他在认真的看书,不由汗颜,学霸就是这样炼成的吗?

“哎,朋友,体育课是用来放松的,你这样眼睛受不了。”

马振桓闻言看了他一眼,然后侧过身体,继续看。

易柏辰:“……”这么高冷的么?

刚才他才跟风田他们讲会把新同学叫过去一起打球,现在这样,有失面子啊!

“走嘛,去玩玩!”

易柏辰抽走他手中的书,一看是英语美文,顿时嫌弃得不行,将新同学拉起来,让他那金贵的屁股离开花坛的青瓷砖。

马振桓被他收了书,又强拽起来,一边心里不舒服,一边又不忍拒绝,半推半就的就和那群人混到了篮球架下。

因为心里有点生气,所以组队时刻意不和易柏辰一队,然后与实验班的几个男生组成了一队,主力是朱戬。

不用说,这边的主力就是易柏辰了,易柏辰看到自己拉的人,去了别人的队伍,那心情是相当复杂。

彭昱畅调笑道:“学渣队与学霸队之间的巅峰对决啊!”

易柏辰一巴掌呼在他背上:“有点志气行不行?”

马振桓:“……”事实摆在那里,别人不知道么?

吐槽归吐槽,打球还是继续,刚开始可能学霸队有新人加入,需要磨合,然后输了两局,后面就与学渣队不相上下,一直平手,分不出胜负!

中场休息,双方都在改良战略,想着怎样打破僵局。

这时,吕昀峰买了一箱矿泉水过来,给他们每人都递了一瓶,熊梓淇满头大汗,浑身湿透了,汗涔涔的坐在边上,眯着眼接过水。

“大峰,真贤惠!”

吕昀峰给了他一脚:“喝水就喝水,嘴怎么这么欠呐?”

熊梓淇嘿嘿的笑着:“我说的是实话嘛,你看,人家女朋友送水也是这样子的啊!”

说着,还指了指另一边给朱戬送水的查杰。

吕昀峰抿着唇,憋了半天,才道:“那是男朋友!”

熊梓淇嘴角一抽,把他拉到旁边坐着:“嗯,男朋友!”

吕昀峰顺势凑过去:“怎么?熊梓淇,看我这么贤惠,想找一个像我这样的女朋友啊?”

“嗯。”

“那还用费神去找么?我就行了!”

熊梓淇深吸了口气:“大峰啊,你很好,但是,我家传宗接代还要靠我呢!你能生么?要是你有个妹妹,我倒是不介意的。”

吕昀峰中气十足的吼了一声:“滚!!!”

易柏辰跑到敌方挨着新同学,跟查杰腻歪了一阵的朱戬不干了,道:“易柏辰,你这样有作弊的嫌疑啊,不会是想勾引我们的队员吧?”

易柏辰挑眉:“对呀,你要看好你的队员,不要让他被我强大的魅力给迷住了,不然你们会输得惨不忍睹哦!”

马振桓给了他一个白眼:“幼稚!”

易柏辰对他的态度习以为常,耸耸肩,把查杰拉过来,对对朱戬道:“公平起见,我就把我们队的人拉走了!”

朱戬顿时不干了:“哎,等等,不能这样,他是我的人啊!”

查杰不好意思的否认:“才不是!”

被塞了一嘴狗粮的易柏辰,默默的走开,留下一个孤寂的背影,看得马振桓嘴角一抽,实在不明白打个球而已,搞得跟情侣比拼大赛似的。

觉得没意思,索性又走到花坛边拿起他的英语美文,继续看。

篮球比赛就这样还没分出胜负结束了。


下午放学后,易柏辰背着书包,作为一个住校生,连走读校牌都上交了,依然大摇大摆的混在拥挤的人群中,走了出去。

先买了一个大瓷碗,和一些零食,然后买了煎饼作为晚餐。

一进校门被保卫拦住,保卫大叔拧着眉训道:“你的校牌呢?没校牌就想进去?”

校牌自然是没有的,因为住校后换了,但易柏辰脸依然不红心不跳的道:“校牌在教室里,忘带了。”

保卫大叔横眉竖眼:“没校牌你怎么出来的?啊?”

易柏辰手一摊,无辜脸:“我出来的时候,你又没拦我!”

意思是是你失职。

保卫大叔被堵得哑口无言,刚才还气势汹汹,瞬间就变成了泄气的皮球,赶紧挥手:“进去!进去!”

这都什么学生!真是的!

易柏辰抬头看见新同学拿着一张假条准备出去,就走过去截下来,揣进自己兜里:“朋友,你是出去买碗吗?”

马振桓看他的动作,眼角一抽,“嗯。”

“那正好,省下一张假条,碗,我已经帮你买好了!”易柏辰很自然的勾着他的肩,把人往回带。

马振桓拍开他的爪子,略微嫌弃的抖抖肩,仿佛要把触摸的感觉给抖落。

“把假条给我,我自己出去买。”

“那我的钱不就浪费了么!”易柏辰一脸肉疼:“血汗钱啊,怎么说也是我的一番心意,你是我的朋友,我给你买个碗怎么了?你还要推拒,让我好难过!”

马振桓拗不过他,也就随他去了,不过还是伸出手从他的兜里掏出了假条:“既然不出去,那就把它丢掉。”

易柏辰一个不备,没有拦住,眼睁睁的看着假条被撕了扔垃圾桶,那痛苦的神情,仿佛撕掉的是几百万的支票:“你!”

马振桓:“?”

易柏辰:“没事!”

暗暗捏紧拳头,咬碎了一口银牙,总不能说自己想拿那张假条改个时间下次出去吧?

回到教室,易柏辰打开书包,先把煎饼和零食给拿出来,将煎饼递给马振桓:“晚饭都给你准备好了,是不是很贴心呐!”

马振桓微不可闻的“嗯”了一声,但是当看到易柏辰从包底拿出的碗后,表情瞬间破碎,恨不得拾起碗扣在他头上!

只见白瓷大碗里面光洁,外面却印着两朵红花绿叶的大牡丹,艳俗到极点,就好比古代媒婆头上插的大红花,要多丑有多丑!

“易!柏!辰!”

马振桓打死他的心都有了!

“啊,怎么啦?”易柏辰手一抖,差点把碗给摔了,颤巍巍的接住,放在马振桓的桌子上。

“你说呢?”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这就是你买的碗?”马振桓嫌弃指着那碗问道。

“对啊,它在众多碗中鹤立鸡群,很独特,我一看就觉得和你的气质很配,毫不犹豫的就买了,别说,这碗还挺贵,八块钱呢!”

易柏辰仿佛没看见他吃人的眼色,得意的道。

“滚!”马振桓突然后悔自己把假条给撕了,更后悔自己怎么信他的鬼话!拾起碗狠狠的按在易柏辰的桌子上:“这么贵,我无福消受!”

他们这的动静不小,引来许多人注目,都是吃瓜群众,乐呵乐呵就过去了。

易柏辰见他生气了,也不再逗他,又拿出一个碗,纯色的,洁白大气:“好了好了,刚刚给你开个玩笑,这个才是给你的!”

马振桓没有理会他,但也默许他将碗塞进他的桌肚里。

易柏辰嬉笑着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吃晚饭,嗯……准确的说就一个煎饼,还很好心的提醒道:“朋友,再不吃都冷了!”

马振桓:“……”

煎饼的香味窜进鼻尖,本来就饿的肚子更饿了,默不作声的拿起热乎的煎饼,慢慢的吃着。

心里对易柏辰的怨气也消了不少,其实他人挺好,就是做的方法不太对,我更一个幼稚鬼计较什么?嗯,就是这样。

马振桓一边吃饼,一边安慰自己,特别是半途中易柏辰还给他递了瓶水,缓解了喉中的哽咽,就更显得品格没问题。

易柏辰因为坐在新同学后面,那目光就显得肆无忌惮,越看越觉得新同学不仅人长得乖巧可爱,还假高冷,稍微逗一下,就跟炸毛的小猫似的。

搞得他总想欺负他!易柏辰撑着脑袋,百思不得其解,自己这是怎么了?回想那这个动作,确实够幼稚的。

门口,赵志伟拿了一叠资料,看了到吕鋆峰趴在桌子上睡觉,想喊他又觉得太突兀,踌躇有些尴尬。

马振桓左手边的同学景阳,看到这一幕,心下明了,朝他比“ok”的手势后,跑去后面叫吕鋆峰。

吕鋆峰睡眼朦胧的走到门口,“志伟,怎么了?”

赵志伟揉了揉他的头发,又将之理顺,语气宠溺十足的道:“没事,给你送学习资料,我多打印了一份。”

吕鋆峰刚睡醒看不清上面写了啥,迷迷糊糊的道了声谢,接过资料。

赵志伟轻轻地拍拍他的肩:“快回去吧,走路小心点,不要撞到桌角。”

“嗯~”

才应下,走到马振桓的桌子时,脚挂到桌脚,身体一歪,朝着地上扑去,幸好马振桓眼疾手快给拉住了。

“小心点!”马振桓道。

“谢谢!”吕鋆峰经过这么一整,彻底醒了过来,心有余悸的拍着胸口,如果脸朝地就完了。


晚上十一点的时候,正在打游戏的易柏辰看到页面显示收到一笔钱。

莫名其妙的点进去,是一个叫“Evan”的发的,看了一眼对床认真挑灯夜战的新同学,在想是不是他给的,毕竟没看到他用手机。

马振桓算完一道数学题,被某人时不时的看两眼,真的挺不适应的,放下笔,问道:“有事?”

“你转钱给我了?”

“嗯。”马振桓应了一声,又拿出文言文反复的琢磨,不过不管他怎么看,都无法理解这复杂的句子。顿时眉头皱得都能打结了。

易柏辰把手机扔到一边,又问道:“马振桓,需不需要我帮你?”

马振桓一愣,因为这是他第一次这样喊自己的名字,从他的低音中出来居然该死的好听,有种老陈酿的醇厚之感。

定了定神,然后半信半疑的道:“你确定?”

“当然!”易柏辰一拍胸脯,相当自信。

彭昱畅插话道:“易老大别的不行,但古文厉害!”

易柏辰装模作样的谦虚道:“低调,低调!”

马振桓:“……”

怎么越说他越是不敢信呢?

事实证明,易柏辰对于古文的理解确实好,如果某人不整个都黏在他身上就更好了。虽然他觉得他洗发水的味道有点清香,但是,这大热天的,热啊。

稍微往里面挪了挪,与易柏辰拉开一点距离,哪知道易柏辰顺势坐在床边上,“朋友,你这床挺软哈。”

马振桓没接话,想直接挑明了说,但是人家才帮他学习古文,不太好开口。

忍着忍着也就适应了,浑然不觉一只修长的手已经搭在了他的腰上。

“这个字,名作动,就是名词动用。和书上‘沛公军霸上'的‘军'是一样的。”易柏辰认真的说道,还特地翻开书,把那个字找出来,与这句话作对比,详细的解说。

不知道是不是灯光的缘故,马振桓看着那开开合合的唇瓣,突然脑子一热,总觉得亲上去会很软。

“哎,你懂了吗?”易柏辰见他发呆,轻拍了一下他的后脖颈,朝他挤眉弄眼:“想什么呢这么入迷?说出来一起分享。”

马振桓忽觉脸上有点烫,周围的温度也高得让人坐立不安,将那乱七八糟的想法压下,道:“没……没想什么。”

易柏辰总觉得他有事,不过人家不说还能逼着人家不成?所以也不去深究,“这个你会了吗?”

“会了。”

“名师出高徒,真棒!”

马振桓:真不要脸!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