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邪教(权瑜)

孙权字仲谋从小的时候已经听说了周瑜其人了。他出生世家,自祖父辈起就在汉室为官,家世渊源极为深厚。他是兄长孙策的好朋友,字公瑾。相貌俊美,风流倜傥,文武全才,才智超群。而且他和兄长孙策惺惺相惜,肝胆相照。是江东出了名的才子、豪杰。此人心高气傲却独独对兄长孙策倾心以报,不惜自卖祖产全心投奔。更是带着家族所有家丁氏族与兄长一共过江御敌,是兄长不可豁缺的左膀右臂。说是倾心相交丝毫不为过。自父亲孙正去世之后,兄长孙策执掌江东。凡大事小情都要与此人商议。二人更是分别娶了大小乔经结联姻,关系之亲不用讲外人也明白。

九岁时第一次见到周瑜,当时还是稚子的孙权便愣住了,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俊美的人?一言一行仿佛都在发着光,笑也美,不笑也美。一举手一投足无一不像一副画,令人几乎移不开眼睛。

后来他跟着兄长四处征战,脸上的笑容渐渐少了,多了一丝沉稳。只是他的那双眼睛依旧那样熠熠生辉,仿佛这世上什么样的难题他都不会放在心上。

可是,孙权怎么也不知道,他居然会在兄长的灵前看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周瑜。那年他不过才十八岁,兄弟孙策英年早逝,留下孤弟寡母,还有江东一个诺大的摊子。周瑜一身素白孝服,风尘仆仆赶来,俊美的面容除了伤心只余憔悴。曾经的潇洒风流尽数不见只余泪流满面的悲伤。

孙权不是一个蠢人,甚至他十分聪明。当世枭雄曹操曾经在他幼年时对他父亲说过,生子当如孙仲谋。强大的兄长骤然离开,自己却如此年轻。所有人都在担心一件事,年幼的他担不起江东这诺大的摊子。其中自然也包括他自己。

江东虽有根基,亦有武将,但根基浅薄,人心如同一盘散沙。虽然兄弟临终前将江东交托给了他,但是,他毕竟年轻,资历尚浅。所有人都在担心,担心江东会因这一变故而生乱,继而生变。

 “公瑾将军,请你接下兵符提领江东,继成就我父兄大业。”孙权拿出兵符跪在他面前镇定自若的说道。

周瑜泪痕未干,一脸惊诧。

“少主公,你这是为何。江东是孙氏三代打下来的江山。我万不能行此大逆不道之事。”

孙权摇头,“这不是篡逆。这恰恰是为了我父兄大业着想。我年幼稚嫩,不能服众。将军文才超众,又久随我父兄征战,在江东文武中,你是最有威望的大将军。由你来执掌江东,才能使文武拜服,光大祖业。”

尽管孙权说得一脸诚恳,但周瑜心中却依旧一凉。他对江东一片忠心,更视孙策为知己良朋。如今故人刚去,临终托孤。没想到聪明如孙权最担心的却是手握重权的自己。一时间他只觉得心神俱丧,一种深深的无力感袭满全身。

“那敢问少主你呢?你又做什么?”

孙权低下头,“我愿意跟随将军做一长史。一来可以襄助将军,另一方面可以安心伺奉母亲。”

“这难道是主公的遗命吗?”周瑜含着泪问道。

孙权垂下眼,顾左言它,“兄长的遗命是让我们保有江东,光大祖业。可能完成这遗命的首当将军你啊!”

周瑜不说话,只是看着他。一直看到他默默的低下头。

孙策的灵位就在不远处,周瑜看着它,心凉如水,但是,他知道孙权这番话并非完全推脱,也许有试探,但是却也是真心。

比起谁当江东之主,对于只有十八岁的少年而言,保住江东才是首要的。不管江东在谁的手里,它首先不能乱。而不能乱的前提却是,不能变。孙策的儿子稚子年幼,主位一位兄终弟及,天经地义。何况又有遗命?

孙策临终之前明明有遗命,如果自己一时贪恋权贵真的顺势接下这兵符掌兵。只怕江东乱局却是从此刚刚开始。孙权虽然聪明,但是,有时候太聪明了反而会想得太多。周瑜也是个聪明人,所以他明白孙权的顾忌,也明白孙权的苦心。

“少主心意,周瑜极为感动。但周瑜绝不能授命。”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离开。直接去找了太夫人。

“周瑜奉命回城,拜见太夫人。”

太夫人端坐一旁长长的叹了口气,“周瑜啊,我幼年丧母,中年丧夫,晚年丧子,你说我的命苦不苦?”

“太夫人命苦。但太夫人辅佐上将军孙坚,创下三江基友,又养育了主公和少主,使得江东能有如今的昌盛。周瑜钦佩太夫人。”

“我虽然命苦,但有一个人可能比我命更苦。”

“是谁?”

“小儿孙权!他年方十八,就不得不执掌江东。任道而道远,内忧而外患。这些都让他惶恐不安。刚才向你辞后符了吧?”

周瑜点点头,“是,但我不能受。”他太头看着太夫人一字一句的问道,“太夫人,主公的遗命究竟是什么?”

“周瑜啊,你虽然不是我亲生,但我视你为亲子。你和策儿情如手足,惺惺相惜。我也不隐瞒你,孙策的遗命的确是让权儿提领江东。”

“那少主为什么要谦让给我?”

“这还不明白吗?”太夫人转头看着他,目光之中有审视更多的却是无奈,“孙策死后,权儿最敬重的人是你,最担心的也是你。他想着与其将来你让他如坐针毡,大权旁落,还不如早早的把江东让给你。这样三郡的战士和各文武官员也都能同心同德了。周瑜呀,孙权交不是庸弱的孙子,相反他太聪明了。他是为了江东的百年大业,愿意放弃自己的主位!”

这些话字字句句如同利剑、钢针狠狠的插在了周瑜的心上。他深深向太夫人行了一礼,“太夫人,周瑜一切都明白了。”

说完再次头也不回的离开。

等他再一次来到孙策灵前的时候,他不是一个,在他身后跟着同来拜祭的所有官员。他们跪在孙策的灵前周瑜双手抱拳,“禀先主公,在下周瑜率程普、黄盖、韩当、祖茂,并率三军将士在主公灵前立誓,同心同德辅助少主,生死无悔,永固江东。”

“生死无悔,永固江东。”

孙权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心里有安慰更多却是怜惜。如他一样,这个男人太聪明了。和聪明人说话往往点到即止。他今天这番盟誓是想给自己一个定心丸。也是给所有将士一个信号,他不会反,不会自立,不会篡逆。他只会忠心的辅佐自己。尽管他的才智谋略丝毫不输任何人。

世人都知道他聪明,也多少以为他让位之说是一种试探。却不知道他其实心里真是这么想的。他是父亲的第二个儿子,和骁勇善战的兄弟不同,他其中更重谋略。从一开始他就只想好好辅佐兄长共同江东。可是兄长的突然离世,让他不得不从一下子担起这样的重任。他敬爱周瑜,更信任他。知道他的能力足以担起江东主公之责。

可是,兄长的遗命却将他们两人的位置划分得如此清楚。尽管心中不忍,但是这些话他还是不得不问。不是因为心有疑惑,而是,如果周瑜真能同意他让位,其实对他们而言都是一件好事。公瑾的性子太孤傲了。过刚易折,他实在担心他受不了在一个年少幼子手下,心里不平,生出怨气。

他不担心他反,却担心自己达不到他和父兄的期许,担心自己会让他们失望。可是这中间种种却不能对外人说。甚至连他的母亲也不能了解他这一时之间的软弱与退缩,不忍和心乱。

然而周瑜就是周瑜。君子如玉,他这一发誓,这江东的大位他坐也要坐,不坐也要坐。非担要坐,还要坐稳坐好。否则,他前先那生番伤人心的话,只怕真的是枉作小人了。

“各位将军请起。我孙权在此发誓,与各位前辈荣辱与共,共创千秋大业。”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