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明朝挺过了1644,能不能阻止列强的宰割?

今天看到一个问题,如果明朝挺过了1644年的农民起义和满清入关,能不能阻止列强的宰割?
  答案非常确定肯定以及无悬念,那就是不能。
  首先从最直观的军队战斗力来看,明朝军队的战斗力不能算世界倒数,但也处于中等偏下,最直接的证据就是郑成功收复台湾,别看这场战役被我国官方和民间粉红吹的神乎其神,但剥开爱国主义的外衣,仔细查看军力对比(百度百科甚至不敢列出来),一切就都露馅了。
  据清朝撰写的《台湾外记》和《从征实录》记载中可知,台湾防守的荷兰人有700人,4艘军舰。加上后来增援的兵力,也只有2200人和十艘船而已,相对,郑成功率领的明军有足足11000人(也有一说是25000人)以及300艘军舰。这等军力对比可谓悬殊,但战损状况却让人大跌眼镜——明军死伤约4000人,而荷兰人只阵亡了不到1600人。这是我目前知道比较靠谱的记载。
  有人就问,中国兵法的老祖宗孙子不是说过,自古围攻要有十倍兵力啊?明军只多了那么几千人(他们肯定不承认那个25000人的记载)攻城惨烈点儿不是再正常不过了吗?   
   既然出现了杠精,我的原则就是和杠精对抗到底。对抗的一大支点就是就连荷兰人那可怜的2200人,大部分都是来殖民的农民或者工人,这群人在殖民地受到威胁的时候抄起枪也当军队使唤了,而所谓的正规军顶多只有不到一千人,要硬说这就是荷兰人军队的平均战斗力着实有待商榷,而明朝那11000人,可是实实在在的国家正规军,尤其郑成功带领的这支队伍,虽然比不上关宁铁骑这种精锐中的精锐,但也是在当时明朝比较能打的一支队伍,最起码军纪严明,且没有收到上层官僚奢靡风气的污染。
  在这种对比悬殊的情况下,外加明军还有当地人民群众的帮助,仗还能打成这样着实说不过去。而且很遗憾,丢人事不止于此。事实证明在明朝末期,汉人被视作第一神器的火器也丝毫不占优势了,神机营从太祖建立传到崇祯也有二百年左右,东西被七七八八的学去了不少,而自身的发展却相当可怜。别和我扯什么《武备志》里记载了燧发枪的雏形和连射枪械的祖宗,一切没有大规模装备的武器再厉害也是纸老虎。二战后期的黑豹虎王me262够厉害了吧,德意志不照样被吊锤了吗?
  退一万步说《武备志》里记载的玩意儿更多的只能算一个构想,有些甚至连试验品都没做出来,更甭提实战了。以至于后期明朝神机营在基本同等人数的情况下和努尔哈赤的火枪营对射的时候竟会处于下风。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明朝正规军对抗外部势力的能力已经低到一个可怕的地步了。 
  明朝军队战斗力的衰弱从万历援朝战争便开始体现出来,虽说以少胜多,但精锐尽出钱粮巨耗,却只落得一个惨胜。这战果还是在日本战国刚刚结束后,上杉谦信武田信玄那一批军神死完的前提下取得的。
  由此结合资料,我们可以大概排出当时各大国家的军队和明朝军队战斗力的名次。  
  西方列强(英法德意荷西班牙葡萄牙奥匈帝国)>俄国≈明朝>日本>西亚各国>印度南越>东南亚的二五仔>朝鲜>非洲,美洲的土著
  什么?你问为什么没有美国?我无法回答您,您还是多翻翻初中历史书吧。
  玩笑话到此为止。这里有人要问了,英国人的大炮巨舰也不是1644年开过来的,你清朝闷头发育了200年GDP全世界第一都打不过世界老大,你让我大明也发育200年,说不定我们就是世界老大了呢?
  答案是一样的,肯定不行,绝对不行。 
  为了防止杠精,我们现在开始假设历史,将马上快完蛋的明朝恢复到万历前期甚至更加优越的环境下,再把马上就在歪脖树上吊死的崇祯救下来。
  那么现在就不仅仅是挺过1644年了,是挺过这一时期对明朝的一切毁灭性天灾人祸,来到休养生息的和平年间。
  首先,我朝成功熬过了小冰河时期,镇压了李自成等泥腿子们的农民的农民起义,并且进行了实质性的安抚,保证在短时期内不再爆发大规模的起义。
  其次,我朝重创女真人,并成功的把他们赶回了大东北的深山老林子里。
  然后在崇祯的制衡下朝内的乱党被基本化解,贪官们被查处。一句话概括:皇上说话又管用了。
  紧接着,周围的属国在亚洲第一军力的威慑下逐个安分下来,经济逐步复苏。
  打住,这一切虽然是臆想的结果,但在实际操作中需要时间,这个期限,最少最少,需要五十年。我们为了照顾杠精的情绪抛开不确定因素,如崇祯是否能活到50年后,国家会不会再出现大面积饥荒之类的问题,继续想象完美化的大明。
  明朝之前是实行海禁防倭寇的,而遗憾的是日本人还没死完,所以海禁还将继续这一点毋庸置疑。
  有人说不是明清出现了资本主义萌芽吗?如果明朝继续发展,有没有可能很快也能像欧洲的列强一样耍开君主立宪呢?
  答案是不可能,至少短期之内不可能。  英国的君主立宪说来轻巧,但殊不知这是整个欧洲大陆经历了文艺复兴等等等等一系列资本主义思潮外加上海上商业文明与生俱来平等观的成果。纵观古代史,中国人民的受压迫能力在世界都能排上名次。英国王室仅因实行四分之一税便直接引发了光荣革命,而中国古代时期类似“泰半之赋”(收入的60%-70%)的重税比比皆是,也鲜有起义者。这事儿说好听了叫做为国家的发展忍辱负重舍小家为大家,是中华民族吃苦耐劳的优良品质。可实际上当时大多数的老百姓哪懂这一回事儿,所以说就是奴性使然也绝不为过。
  文化差异过大导致资本主义的思潮难以在明朝普及,而你指望中国的皇帝能和明治天皇一样自己让出一把手的位置那更是不可能的。且不说明治天皇当时都是形势所逼大有迫不得已的意思,就说明朝皇帝破天荒真有那个觉悟让位,光底下的官僚也能掐成一锅粥。
  在挺过要命的1644年又续命100年之后,国力渐强,民生恢复。或许东南沿海的海盗这时已经不再是问题了,但海禁依旧不可能打开,理由有二且非常简单,一是天朝地大物博重农抑商这流传了上千年的保守理念,二是打开海禁思想就会随之开放,这非常不利于皇帝的统治。
  但不可否认的是汉人对新事物的接受能力和学习能力确实强于故步自封的满族,因此为了经济的发展,大明可能会引进蒸汽机和武器等西方先进的器械,并进行仿造,资本主义因此加速发展。当然,进入资本主义社会依然为时尚早。毕竟,整个民族的传统思维,并不是一些器物可以轻易改变的。
  而这并不是一切,在落后的封建主义统治下,新一轮的腐坏将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蔓延。这也是封建社会的死穴——万人之上的皇帝一旦昏庸,对国家造成的破坏将不可挽回。
  100年,是封建国家从弱小发展到顶峰的时间。然而在顶峰之后,衰弱,便成了不可避免的话题。
  皇帝荒于朝政,外戚和异姓的觊觎,官僚势力卷土重来,贪腐日益严重,上层的腐朽很快蔓延到全国,除去那些引进的先进器物,200年后的明朝,就是另一个晚清。
  在日不落帝国的军舰抵达之时,或许抱着一股天子守国门的气概和先进的武器可以勉强将其拒之门外,殊不知,自己已经是一只肥羊,而大洋彼岸,便是垂涎的群狼。
  乱党和地方势力将快速的撕裂战斗力本已衰颓的军队。随着西方列强的增兵,200年后的大明也许要比大清被瓜分的更加彻底。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