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侯宝林每年初一给老舍磕头谢恩说起 到苗阜讨伐的“江湖相声”


前天的一篇微博又帮苗阜吸了一波眼球,网上的风评可以想象,那么为什么大家会一边倒的支持郭德纲,打压苗阜呢?


第一 当着沙雕别说傻话 这是基本的辩理态度



现在的苗阜已经不再是那个和“生理卫生课代表”一起听老师讲8岁小女孩不能怀孕的苗阜了。摇身一变成了自己眼中的“领导”,有了振兴和发展“相声”的责任。

为什么这个领导和相声要加引号?因为要振兴的所谓相声正是这些自己拿自己当领导的人说的。

社会需要正能量没错,屎尿屁不能成为主流不假,但这些都是道德上的追求,而不应该是技术上的规范。

否则就马上会变成公式相声和歌颂型相声。

恕我直言,即便是马季这个级别的演员最让我印象深刻的也是“宇宙香烟”,冯巩牛群最好的也是“小偷公司”,这都是讽刺型的,而提到歌颂型的只记得一个貌似叫“劳动号子”的,歌颂支援非洲的“对口新闻联播”,毫无笑点可言。

高尚的道德是思想自发进步的积累,喊口号得来的进步是思想上的豆腐渣工程。

思想的进步是全社会共同的认知识提升,靠郭德纲一个人拉不回去,同理,如果社会风气本身就是三俗和快餐的,姜昆苗阜们就是杀了郭德纲也无济于事,后面自会有李德纲王德纲填上这块空缺。

所以运用手中掌握的行政力量去对付某一个人往小说是沙雕,往大说就是执公器报私仇。

第二 侯宝林每年给老舍磕头谢恩 姜昆苗阜们每年给晚会导演下跪谢恩



说到相声改良并不是没有正面的例子,建国初因为一句“我是你老子,你是我儿子”的伦理哏,相声被当时真正的领导下了“相声不适合新社会文艺发展的需要”的结论,宣判死刑。

侯宝林如同劫法场一般,请来老舍先生给传统相声改良,并创作适应新社会风气的作品。

正是有了老舍这样顶级文人的参与,才把已经送进闸刀的相声拉出刀口。

为此侯宝林每年初一都要去给老舍先生拜年,并且执磕头致谢的大礼。

现在的社会流量为王,有了流量就有了变现的机会,所以春晚这个全国最大的流量池成了各色演员的必争之地。

郭德纲曾在一个访谈节目中说过一个亲眼所见的事情,某次春晚导演和一群相声演员研究节目,说到一半手里的笔掉在了地上,正要弯腰去捡却被一个家喻户晓级别的相声演员抢了个先,跪在地上爬到导演桌子下面给捡了起来。

至于这个家喻户晓级别的演员到底是谁因为我不怎么看春晚也就猜不出了,有看过的可以回忆一下郭德纲上春晚那年还有哪个节目是相声类的。

话说回来,现在郭德纲的相声都是自产自销,而主流圈子里最知名的相声作者,以我这个外行的孤陋寡闻当是梁左,他主要的相声作品有《虎口遐想》《电梯奇遇》,看完这个你该不会想到姜昆以外的相声演员吧。

那现在又到了一年一度闯春晚的关口,蛰伏一年没什么作品的苗阜们也是时候起身“搞创作”博博眼球了。

侯宝林靠老舍把相声拉出刀口,姜昆靠梁左让相声在春晚火了起来,郭德纲靠挖掘传统把相声拉回到平民百姓的日常生活中,按说都是功德一件。

而苗阜想靠开会作报告把相声带到什么地方去呢?

有耐心看我扯到最后的人有彩蛋了,免费送一个关键词。


苗阜生命之源手串


百度和淘宝都可以用,碍于画面过于三俗就不公开展示了,免得被封号示众。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