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蛇缘起》,好电影不该被埋没

       国漫崛起,喊了十多年的一句话,从一开始的自信满满,到后来的一地鸡毛,其中辛酸,岂是一二句能说完的。“仰卧起坐”之类的讽刺话见得不少了,我们仍旧渴望优秀的国漫。今天的主题是:国产动画电影。

       提到动画电影不得不说“三大”——《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大护法》,这三部各有千秋。《大圣》胜在民间浓厚的西游记文化基础,武打有设计感,帅气的锁子黄金甲符合人民想象,《大鱼海棠》亮点是唯美平面画风和深情的主题曲,《大护法》则凭借其阴冷的幽默和无处不在的隐喻吸引了关注。

       但是,都不够。这三部电影都很优秀,可是都有短板。我们需要一部“水桶”动画电影,像DC的《海王》一样,优秀处未必比肩“三大”,但剧情衔接流畅,没有硬伤。而今天要好好捧一下的《白蛇缘起》,就是一个“水桶”。本片是中美合拍,但是华纳只负责投资,所以其“中国”性质无须质疑。

        白娘子的故事也算个传统“ip”了,几经沿革,最后版本和原始版本相去甚远。在冯梦龙的《白娘子永镇雷峰塔》里,白娘子是一个吸人精气的妖物,而法海,是将许宣从妖怪手中解救出来的正面形象。这样一个打击异类,有“正人君子”腔调的故事,其实并不招人喜欢。正如《莺莺传》,也充满了作者元稹始乱终弃还大言不惭的恶意。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白娘子、西厢记故事,都是剧情更为合理,更符合大众心理预期的版本。改编并不可怕,优秀的改编是对原著的升华。

       《白蛇缘起》选择了和《大圣归来》一样的改编方法——前传。白蛇传的情节在《新白》的三十年暑假轰炸下早已让观众先入为主。将故事设定在前世,不但规避了与已有观念的冲突,还可以解答一个难题——许仙凭什么值得白素贞这般付出。当观众在白蛇记忆里,感受到前世许宣的温度时,任何“凭什么”,都会化为一句哽咽的“是的,他值得”。


        之前《地球最后的夜晚》的魔鬼营销遭到口碑反噬,但是现在看来,这种营销也有可取之处,那就是——实实在在的票房收益。相比于观影门槛太高的文艺片,这部情定前世的动画电影,才真正适合情侣和夫妻去看。具体细节,不多剧透,足够浪漫,足够女孩子倚在男孩肩上,接过男孩递来的纸巾,也足够让情侣在看完后唏嘘不已,握紧对方的手,说一声“难卜生生世世,珍惜今生今世”。

      当然了,你也可以像我一样一个人去看,完全融入白蛇视角,自哭自笑,放肆倾泻。


       画面上,作为3d电影,最后选择以2d方式上映,也许出品方自有其考量。在屏幕上呈现的画面是足够精致的,每一帧都可以截来做壁纸。而很多画面,如果以imax3d呈现,应该会更加惊艳。这部电影渗透了中国传统美学,白蛇的裙钗,青蛇的盔甲,许宣的布衣,都是人物形象塑造不可缺少的一环。风景自不必说,你可以笑看枫红染山,回清倒影,惊讶于道门异术的恢宏精巧,震撼于妖界空间的幻妙诡谲。而我最喜欢的画面,是两船对峙时,远镜头下,江水正平,船儿小小,一刹那的空寂,辅以音乐的骤停,让人不得不屏息。这个片段,最好的诠释了“杀机”“杀气”这种抽象理念。

       而打斗部分也并不拖沓,动作和法术,都经过了推敲。99分钟的电影,能贡献4场战斗,且详略得当。白蛇打小怪,一招制胜,打精英道士,虽有波折却也利落。道士被吸干功力以后说“别吸了别吸了”真是戳中我笑点。决战也精彩,不多剧透了。

       音乐上,略显遗憾。虽然场景音乐设置很贴切,转换也不突兀,虽然结尾处对《新白》黄梅调的致敬会让人忍不住跟着哼唱。但影片本身,缺乏一首令人印象深刻的主题曲。《大鱼海棠》成功原因之一,就是《大鱼》这首歌的广泛传唱。这年头,很多人根本就是听了歌才去看电影的。微博上把《卡路里》嘲讽到极限的时候,也是《西虹市首富》票房最好的时候。《白蛇缘起》如果能有一首旋律醉人,切合主题的歌曲,如《天行九歌》《剪刀刺客》《在下沈剑心》,其宣传效果绝对好很多。

        细节上,《白蛇缘起》最值得夸赞的地方,就是世界观的构建。这部电影并不掩饰自己拍续集的野心,也驾驭住了野心。仙者妖者,洗髓伐毛,奇门遁甲,五行八卦,二十八星宿,这是在道家坟典、笔记小说中传续了千年的文化。有人质疑白蛇不像蛇,像龙,这不正说明她道行高深吗?电影中,小白的人身,半身,真身之间,经过了统一的设计,三身的转化,并不突兀。司马迁《史记·外戚世家》中说:“蛇化为龙,不变其文;家化为国,不变其姓。”就连严谨的太史公,也用蛇化为龙来比喻齐家治国。传统纹样中,三爪为蟒,五爪为龙,龙本就是蛇渡劫的归宿。此处不但不是硬伤,反而是制作方匠心独运之处。

        我喜欢读笔记小说,喜欢那个纯粹而灿烂的修仙世界。近年来大火的国漫,从《狐妖小红娘》到《一人之下》,无一不反映受众对道文化的热爱。《白蛇缘起》中对道文化的体现,不仅在捉妖法阵、法宝符箓,也在狐妖看似不经意的一句话“天之道,有舍必有得”,这句话化用自《道德经》:“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制作组的惨淡经营,苦心谋划,令人激赏。

        我们为什么喜欢修仙?因为中国文化从来不是儒家的一言堂,道家和儒家,纠缠了三千年,互补互生,早已如阴阳双鱼一般不可分割。千古文人在入世与出世间徘徊,背后是儒家思想与道家思想的博弈,进退之间,都是修行。《白蛇缘起》,似乎说着一个挣不脱情劫的故事。可是,一时欢情,五百年不忘,织成今世红线,这番苦乐,难道不是修行的一部分吗?挣脱,不挣脱,大道至简,知易行难,感兮叹兮!

        最后预测一下第二部,我觉得第二部不应该再执着于白蛇。反而是狐妖这一人物,可以成为续篇的重要线索,她的宝青坊,神神秘秘,有太多发展空间。原型在笔记小说里俯拾即是,什么白鹤夫人,田螺姑娘,南柯太守,下棋童子。期待追光者,能像漫威宇宙一样,绘就一个妖怪宇宙。

        另:

       文章版权声明:作为一个一向把各个平台身份分的很清的人,这次主动在好几个平台上发同一篇文章,实在是因为太担心《白蛇缘起》的票房了。如有雷同,署名妫城的都是我自己抄自己。欢迎转载,但要求标注作者为妫城。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