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说说今年(2018)的GOLDENPANTS

两个半小时的2018GPA终于肝完了,台长又不知去哪了,由我台资深文案主笔(请不要叫我文案狗)来谈谈今年GPA的来龙去脉。

注:文中所有「今年」指的都是2018年,毕竟某人还在倒时差。





建议看完颁奖典礼再来看这篇文章,防止剧透。

今年GPA的视觉系统灵感来自红绿灯,台长说「你瞅瞅今年这戏里戏外这堆破事儿就像一个没红绿灯的十字路口变成了大型车祸现场」,于是美工狗来灵感了,画了三个圈。



17年新人CV的最大惊喜是本渡枫,18年的大惊喜就是啊叭叭叭这位赤尾光。


年度金曲,老观众都懂,省得你们为了哪个歌好听争得死去活来。


亲妈大奖没那位众所周知的亲妈的原因是辣个女人引起了全台上下的严重不适,甚至电脑剪她的片段都会死机。


老婆大奖之所以26个的原因,诚如某弹幕所猜,26个字母用完了。


诚哥大奖的获得者是记者,并没在GPA里露面。


今年的林友树依然强,不过年度最佳给了加藤达也,连续在少歌轻羽和Free新动画里的表现都很出色。


ZLS百度搜索返回数我确认了n遍,确认没过百万。讲真我也有点吃惊。


烂片这个加权评分系统台长可是通宵算了一晚上,本来S1的系数也是x0.1,但是怎么算国家队的分都比某飞扬要高(分越低越烂),于是重新改了一通系数之后终于把国家队的分改下去了,耶。

其实台里大多数人都觉得某飞扬更恶心,毕竟国家队还能当乐子看。但是台长对国家队的执念简直无法动摇,哦,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ptsd吧


虽然少歌没进年度最佳动画提名,但是它拿的最佳视觉效果实际上是本届GPA五个正奖(最佳动画、监督、剧本、视觉、老干部活动中心)之一。

少歌没进年度最佳动画提名的原因也特别简单:CV扣分。

ZLS没进最佳名单的原因在于一个不成文的惯例:鬼片不登大雅之堂,严肃的说法是原则上僵尸、吸血鬼、幽灵等鬼片并将鬼的特殊特征(断肢、獠牙、吓人、不死等)作为重要卖点的片子不进年度最佳名单。台长明确表示对这东西无感。

当然ZLS的原创剧本达到了一个较高水平的自治这一点我台上下还是承认的,村越繁本来拿了一个最佳剧本提名,结果最终剧本提名只凑够了3个(花田大老师,喜安浩平改强风吹拂,村越繁改SAGA),于是最佳剧本颁奖的时候跳过提名直接开吹花田了。希望花田老师来年别再把船搞沉就行。

有些番组没上镜并不是没牌面,单纯是,呃,忘了而已。虽然今年延续去年传统搞了个奖项批发市场,也有没捞到奖的。恋雨本来是定的人间真实(大叔叙旧那段)获奖,结果为了卡P1切割的时间被换掉,回头想补发一个文艺青年大奖,结果忘了;LOST SONG本来也要捞一个年度超展开大奖,最后也忘了。总之今年的制作过程异常混乱。

文艺复兴纪念奖本来叫冷饭大奖来着,后来台长觉得实在有点难听,改成了文艺复兴,虽然这词今年貌似也不是什么褒义词,这到底是为什么呢。——反正总之这里的文艺复兴四个字是褒义就是了。


本来的年度最佳动画提名比现在还刺激,甚至有PPTP。后来被运营狗以「哪有一个片子同时获得年度烂片和年度最佳两个提名一起上的」的理由踹了出去。


这是雷达图

用传说中的雷达图来解释一下:

少歌的剧本短板明显,但是这还不是最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CV。CV不仅配音还得唱,唱的也不行,连带把音乐分也给拽下来了。
ZLS静态穷,并不崩,就是穷。动态问题在live。做偶像片就要有做偶像片的觉悟,live做不好,厨可以原谅,雷达图没法原谅。
青春猪头是典型的靠剧本和CV支撑的片子,很难判定性冷淡演出精打细算的作画和存在感稀薄的BGM到底算加分项还是扣分项。这就像春物似的,你换套人马重拍一遍不一定有当初那效果。
终将作画最后没撑住,崩了。
恋雨吃亏在「跑」,那个跑姿太夸张,尤其是在今年几个竞争对手的跑戏都巨强的对比下,问题更加凸显。

露营的剧本和演出得分都比ZLS高,这涉及到我台一个核心影评逻辑:做一部通过简单人物关系和安静的情感表达来充分调动观众情绪的作品,其剧本和演出的组织难度远远高于通过密集而激烈的情感要素(车祸、亡故、霸凌、回忆杀、马摸鹿、自闭、爆种、大切宝物等)来调动观众情绪的作品
你看今年这些片子:
青春猪头——男女主家庭问题,妹妹遭遇霸凌;
终将——女二姐姐亡故;
恋雨——男女主家庭不完整,女主伤病;
南极——女二母亲亡故,女三遭遇霸凌
强风——社会压力,队长伤病;
ZLS——大型比惨大会。
假如我们今天来上一节创意写作课,两个命题,左面是一帮比惨大会主人公和一个偶像舞台,右面是一个风景秀丽的露营地、一个帐篷一口锅一条狗和一个性格正常身体正常家庭正常人生正常的少女,要你们来选个命题写一个能充分打动人心的故事,你们会选哪个,或者说你们觉得选哪个更简单。
创作难度这个理论同样适用于南极和强风的对比。
南极和强风从雷达图上完全拼不出胜负。强风音乐略强,南极演出略强,别的都是顶级水平高低没法判。
那最后我们看剧本——然而剧本也同样出色,或者说是挑不出来什么明显缺点。
那我们就看哪个剧本的创作难度更大,复盘逻辑如下:
假如我们今天来上一节创意写作课,两个命题,左面是一位前往南极寻觅其亡故母亲足迹的少女以及陪同她的几个各怀心事的伙伴,右面是十位想法不一却被强捏到一起组队跑箱根的大学男生,要你们来选个命题写一个能充分打动人心的故事,你们会选哪个,或者说你们觉得选哪个更简单。
以下是台长关于强风登基的原话:
「我们现在不缺关于女人的故事,缺关于男人的故事,缺那些能写好男人的故事,缺那些能让男人振奋的男人的故事。因为写不好男人,所以少漫无台柱;因为写不好男人,所以萝卜片低迷;因为写不好男人,所以手机侠们才会大行其道。阿宅一看这片男人扎堆,立马联想起基,立马觉得恶心,立马快进,立马换台,捧着美少女抱枕在网上怒斥娘炮真恶心,可以说非常有说服力了。今年评奖我们不惯这毛病,业界缺男人我们就讴歌男人,讴歌有血有肉的爷们。青春猪头做的差强人意,提名有争议。我问你梓川咲太是不是爷们?是,那就送他上提名;MEGALO BOX做的也有问题,问题还不少,被理客中评论家追着喷,我问你乔是不是爷们?勇利是不是爷们?是,那就给我上提名。今天你不给这种片子鼓励,以后你永远都别想看到这东西了,绝种了。做的好不好那是次要矛盾,能不能做才是主要矛盾。强风这片,十个老爷们,爷们群像剧,不是偶像片,不是乙女片,是正儿八经一帮成年人讴歌更高更快更强的片子,既不瑟琴也不暴力,你觉得没什么,你觉得他好做吗?你觉得他有明显的激励观众情感要素的点吗?知道今天运动题材的动漫为什么要讨好女性观众吗?它已经没有讨好男性观众的能力了,靠常规的友谊努力胜利的点来组织富有感染力叙事的功能已经退化了,才转型做女性读者的生意。你看强风,一不打怪二不卖惨三不变态四不LIVE,全靠清水感情线支撑观众兴趣,做不到位你觉得没意思,做过头了你又觉得基,等娘化成十个妞你乐意了开心了是不是。观众都是这么想的你觉得业界拍片会有怎样的的倾向。今日业界之男性角色,脸谱化、自闭化、人形自走炮化、手机侠化、儿童文学化。stereotypes比女性角色还要严重。都忘了男人该怎么写怎么画怎么拍了。这是问题,是大问题。有什么问题我们解决什么问题。缺什么补什么,缺男人补男人。现在强风这片做活了一群男人角色,稀罕,新鲜,好,登基去吧,站在巅峰让整个业界抬起头看一看、学一学、领悟领悟优秀的成年男性群像角色该怎么塑造。感谢三浦紫苑老师和喜安浩平老师,片只放了一半没关系,前半部分足够我们学习足够我们致以敬意,后半部分播完了,我们还会追加敬意。GOLDENPANTS这五届,数今年争议多,解释大奖费口舌,当然我台从不惧,新的一年无论是支持的还是来战的抑或是两者有之的,台长都会陪你们,COME ON。」
太长不爱看的话我给你们总结以下:

说完了,感谢观看。接下来我还得去和台长研究半个小时做一个视频这个问题~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