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幻想】最后的晚餐(四)

“也就是说,失去理智的尔郎先生驾驶奇X边大肆暴走边与巨大超人(S游星人)缠斗,您则趁机挟持天使星对尔郎先生进行干扰和牵制。最后在超能球员、柴警官和超人课的各位的帮助下,成功使尔郎先生脱离奇X并压制了他?”

“啊,没错。要是我有像你这样的口才估计来看我们表演的人也会多一些吧。”

听着三纯光把自己方才想到哪说到哪,前村不着后店的说明精炼成条理清晰的三句话,冬不禁有些自惭地缩了缩脖子。

真是……令人意外。

三纯光半转过身,伸手扶住栏杆,仿佛只有这么做他才能节省出更多的体力去理解刚才听到的一切。

尔郎先生对我的托付并不是为了对付克劳德。

而是为了控制他自己。

从一开始他就决定一人面对克劳德吗?他与克劳德间有什么私怨吗?他为什么要刻意隐藏自己的力量,装作一名普通人?

不。

蓦然间,一道思维的闪电划过三纯光的脑海,他攥紧了涔涔往外冒汗的手心。

还有更需要去思考的事。

为什么……他特意让【我】在那个晚上通知白田先生他们?

如果他事先已暗自决定了一切,决定了自己面对克劳德,用那股火焰的力量将其毁灭,然后丧失理智……那他完全可以自己提前个一天之类的去通知白田先生及伙伴们。比如已“天空中突然出现的火柱”为信号,让他们前往支援。

在新宿骚乱的那个晚上,他本应根本不需要我。可他依旧那么做了,甚至不惜向我直言有关他保下的S游星人的存在。

那无疑违背了超人课的准则。

“……麻烦您了,冬先生。”阖眼深吸口气,三纯光重新面向冬并郑重地鞠了个躬,“若您还有急事,便可以离开了。”

“额……都这个点了本来急的事也只好随他了。”冬苦笑着摇了摇头,“相信我的晚辈们应该能搞定,那我就先走了。祝你笑口常开。”

宛如搞笑艺人般,冬右脚向前点地,带着夸张的笑容恍若大鹏展翅般回以一鞠躬。随后转身离去,消失在三纯光眼角。

笑口常开……吗?

他垂下头,不无艳羡的想到:“就算在如今这种时代也能笑口常开,您果然是真正的超人。”

周遭再复寂寥。恍惚间,天边的赤日已被惨淡的愁云遮蔽,黑暗四围。仿佛冬的离去,同时带走了这里的所有阳光和生气。这提醒了犹大,昔日光鲜的国民公园,也有不为人知的一面。

我知道的,您信任我,尔郎先生。

但除此之外,您又暗示了我什么呢?

不知从何时开始,三纯光发现自己有了喜欢发呆的坏习惯----他再次被一只搭上自己肩膀的手吓了一跳。

“不要回头。”

低沉浑厚的嗓音,唤醒了他久远的回忆。尽管没有回头,他依然能在脑中清晰的描绘出来者的样貌,漆黑的大衣,修长的皮靴,还有那张永远藏在微笑面具后的脸。

“姓名。”

“犹大。”

“暗号。”

简洁至极、令人忌讳的说话方式。是与冬截然相反的印象,三纯光觉得周围的气温好像都因面具人的言语而下降了几分。

但他知道,他必须重新去熟悉这一切。

为了未来,他必须一件件拾起过去的罪孽。

“……最后的晚餐。”终于,三纯光启齿吐出恶魔的箴言。在那只瞬间失神的右眼中,他到底埋藏了怎样的心境?

面具人肩角的轮廓一松,语间逼人的寒意随即消失殆尽:“许久不见,【噬钻者】的犹大先生。”

没错。尔郎先生的事再重要也先放一边。

情报。

我需要阿斯的情报。

为此就算动用我尚是邪恶怪人时的人脉,我也在所不辞。

“三件事。一,人造卫星阿斯在新宿骚乱后的情报;二,一位足够专业的材料学家;三,一个安定的,具有完整机械设备或改造设备的藏身之所。”

三纯光故意尽量往言语间掺杂着误导性的内容,仿佛他问的这三件事背后有着什么惊天的阴谋一般。

默默裹紧身上的大衣,面具人在数秒后便做出了经过相当斟酌的答复。

“第一件事,需要时间,再议。至于后两件事,我能替你一次满足。”

“哦?”

“你知道在新宿,有一家经营许久的超人专用非法医院吗?”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