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河东狮[花无谢(朱一龙)×贾春花(贾玲)]序章


已通过作者授权

@陈鹤兮_


灵感来源b站视频家有河东狮(朱一龙×贾玲)

已获得作者授权,截图上方

我会努力用我的文尽量复原,充实作者视频的内容,文笔不好求轻喷。


        最近长安城都在传一件事,那便是花家大少爷花无谢要娶将军府的小姐贾春花了。而这当事人中的一方花无谢正郁闷地和自己和几个朋友在酒楼里喝酒,其中还包括两人的共同好友——燕洵。

        “无谢啊,我是真有点同情你。”损友甲可怜的拍拍花无谢的肩膀,随后损友乙又说到:“听说这女的强势得不得了,脾气还暴躁。”花无谢抬头喝了一杯后:“不用听说,是事实。”花无谢还记得当年六岁时贾春花来他家住过一晚,卯时便起身到处想找人给她做早饭。

        “喂喂喂,你们这么说人家姑娘真的好么?”一边的燕洵是听不下去了:“春花那丫头脾气是躁了点,可是她性格好,待人也不差,也很讲义气。”

        “那么好你怎么不娶。”

        “被指腹为婚的又不是我。”燕洵再一次戳中花无谢的痛处。没错,成就他与春花这段姻缘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娘亲和贾夫人身前的约定,贾夫人身子虚怀上了一个孩子实属不易,正巧当时自己的娘亲也怀上了,于是两家便约定若同是男孩或者女孩便义结金兰,若是一男一女便共结连理。想到这花无谢又唉声叹气。

        “话说你这一成亲,芊芊肯定特难过吧。”

        “你们胡说什么呢?我只把她当妹妹。”

        “你把人家当妹妹,人家把你当情哥哥呀。”

        “再胡说下次就不请你们喝酒了。

       再说说另外一边当事人,此刻贾府有一个正在狂奔中的粉色团子,而这粉色团子正是贾府的小姐贾春花,后面追着贾春花的是贾府的老管家顾伯和一群家奴。

       “小姐,您。。。您别跑了,老朽。。。老朽跑不动了。”听到这话贾春花转过身,肉肉的脸上有这精致的五官,看着眼前这些上气不接下气的人得逞地一笑,嘴角的梨涡越发明显了。春花深吸了几口气缓了缓说:“那顾伯你就让布庄大娘回去吧,做几件新衣裳还成,做嫁衣我是断然不肯的,就算我爹来了。。。”“我来了又如何呀?”听到这个声音春花立马就怂了,扭头一看便看见了身后的布庄大娘和一脸严肃的贾父。随后春花便被贾父拎回了闺房,接着被布庄大娘一番折腾后闷闷不乐地坐在床边。见着春花这样贾父便坐在春花身边问道:“咋啦闺女,你之前看见花无谢那小子的画像时心里不是挺欢喜的么?”“欢喜是欢喜,可爹你又没说要让女儿立马嫁过去呀。” 说着春花还抱着贾父的胳膊撒娇道:“爹,女儿才及笄不久,您就让女儿再伺候您几年吧。”贾父叹气拍了拍自家闺女的手说:“玲儿啊(ps:春花小名),你知道爹为啥告老还乡么?”

        “您说。”

        “对于你为父一直有些愧疚,你娘去的早,爹又因为边境战事长年不在家中。好在天佑我朝,战事平定了,爹我才能告老还乡在你十八岁时给你举行这及笄之礼。”

      “玲儿没怪过爹,而且这些年我跟着奶娘学了做饭,又和顾伯学了些医术什么的,燕洵也经常带我出去玩呀。”

        “玲儿啊,你也是个大姑娘了,无谢呢长你两岁,前两日也已及冠。你花伯母对你也甚是喜欢,你嫁到花家呀为父也安心。”

        。。。。。。。

        就这样贾家父女聊了几个时辰算是把贾春花的思想工作做通了。送走贾父后春花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府里一些待久了的家奴都说春花除了这肉肉的样子和蛮力像贾父以外,五官和火爆的脾气,以及豪迈的性格与来自西域的母亲一模一样。春花拿起放一边的花无谢的画像喃喃自语道:“娘啊娘,女儿就要嫁给这个花家大少爷花无谢了。原本我以为燕洵那样丰神俊朗的就挺好看的了,可是花无谢居然比他还好看。但是女儿琴棋书画,女红都不行,也不会讨好人,也不知嫁过去后会是如何?玲儿只希望能像爹和娘一样,一生一世一双人。娘,你在天之灵可要保佑玲儿呀。”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作者后语:因为家有河东狮那个视频呢第一章就是这两人的婚礼,所以呢我就打算写这个序章给做个铺垫,下一次就是两人的婚礼现场,春花暴揍二花现场😂😂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