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Xial全员向AU】危机 07(重发)

真的很抱歉,上一篇07发成了06的内容而且我居然直到现在才意识到,万分抱歉!

重新发一遍,这次是新的内容了,之前看了两遍06的小伙伴再次说声对不起!

——————————————————————————————————

SpeXial训练场二楼会议室。

伟晋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的时候,会议室已经变得很安静。易恩自己坐在椅子上呈现一种放空状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风田和以纶脑袋对着脑袋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旁边全都是散落的酒瓶。

“这两个到底是喝了多少啊!”伟晋看着风田和以纶身旁的酒瓶感叹道。

“你醒啦!”晨翔的声音从身子下面传来。

“啊!”伟晋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一直趴在晨翔身上,连忙坐直了身子。

“你还好吧?被我压了这么久会不会酸?”伟晋关心地看着晨翔。

“什么叫做‘被我压了这么久’啊,很容易引起误会哦黄先生~”晨翔笑眯眯地看着伟晋。

刚刚反应过来的伟晋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啪的打了晨翔一下,“你满脑子想的都是什么东西!”

“想知道哦~好吧其实我想的是要压也应该是我压你吧~”晨翔的脸慢慢地凑近。

“威~不要闹啦!”

“哈哈哈哈黄伟晋你脸红了哎”

“你再闹我回头我让宏正教训你啦!”

“你每次都这样说实际上有哪次你那样做过啊!

两个人嬉闹的声音吵醒了原本趴在桌上睡着的以纶。

“很吵哎你们!”以纶一边说着一边搂过了旁边的伟晋。

“谁知道你睡的和猪一样还会被吵醒哦!”晨翔在旁边说着。

“好啦好啦,我们该走了啦,总不能真的要在这里睡一晚上吧。”伟晋摆了摆手制止了以纶和晨翔的互呛。

“恩,我明天还有课要上。”以纶说着推了推对面的风田,“喂风田起来啦!”

一脸还没睡醒的样子的风田茫然地看着他。

“走啦!”

以纶试图站起来,但还没等两腿站直的就又跌了下去。

“喂王以纶,”晨翔眼疾手快地扶住了以纶,“你不会喝成这个样子还打算开车吧?”

“哎呀没事。”以纶推开晨翔的手试图自己站起来。

“啪”下一秒,我们的以纶光荣地摔回了椅子上。

“我就说,你喝成这样子还开个毛的车。”晨翔翻了个白眼,“我送你回去。”

以纶还在叨叨些什么,含含糊糊得听不清楚。

 

另一边,易恩正一脸放空的表情坐在那里。

“易恩你还好吗?要不要我送你回去?”软糯糯的声音在易恩的耳边响起。

“伟晋~”易恩用他那水汪汪的眼睛盯着伟晋。

威~这幅委屈的小表情是闹哪样啊!

“Teddy不要我了!”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委屈。

“哈?”

这孩子果然是喝多了吧,都开始说胡话了。

“Teddy不要我了……”委屈的声音还在继续。

“好啦好啦Teddy不要你还有Evan要你,我也要你,大家都要你,好不好?”

感觉自己真的很像一个妈妈哎,伟晋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哄着易恩。

“伟晋,以纶喝大了自己回不去,我先送他回去了。”晨翔的声音在桌子另一头响起,“风田也喝了不少,你等下送他回去吧。”

“啊?可是……”

伟晋回头看看那边仍然是一脸茫然的风田,再低头看了看还在叨叨胡话的易恩,陷入了深刻的纠结之中。

风田那边的酒瓶几乎摆了满地,整个人已经醉到几乎不省人事,而且他住的地方离这里很远,着实不可能让他自己一个人开车回去。

可是这边,易恩虽然喝的没有那么多,但易恩的酒量有多烂伟晋是知道的,而且他不是都已经开始说胡话了吗?让这样的易恩自己回学校好像也不太可能吧!

于是我们一向聪明但其实心思很是单纯的伟晋成功的陷入了纠结。

“哦,我没有关系,我可以自己回去的。”

似乎是意识到了伟晋的纠结,易恩后知后觉的开口。

“唔,可是Teddy让我看好你哎!”

恩?是我看错了么?怎么刚刚易恩的眼睛好像瞬间亮了一下?伟晋心想,大概是错觉吧。

“没问题的啦!”易恩从椅子上站起来,慢悠悠地走了几步,“喏,你看,没事吧!刚刚休息了那么久酒已经醒的差不多啦!”

“真没事?”问出这句话的是另一头的晨翔。

“真的没事啦!”易恩露出他那招牌式的笑容。

“你们先走就好啦,我等一下自己回去。”

“要不然我等下送完风田再回来接你?”伟晋有些迟疑地看着易恩。

“不用啦,我自己可以的,你就放心大胆地去吧!”

“可是……”

“行了伟晋我们走吧,”那边的晨翔说,“看他的样子也精神的差不多了,而且他念的高中离这里也不远,好歹也是今年就要成年的人了,伟晋你这样一直护着他永远长不大的。”

“哎,可……”

“好啦好啦,走吧走吧!”晨翔一边说着一边架着以纶下了楼。

伟晋走过去架起了不省人事的风田,但还是不放心地回头看了看易恩,“那你回去时一定要小心哦!”

“放心啦,没问题的。”

易恩的笑容依旧很是灿烂。

 

送完风田又自己驱车回家的伟晋此刻有些累了,他现在很想倒头睡上一觉。

刚打开门,意外的发现客厅的灯还是亮着的,子闳正坐在沙发上,而明杰坐在钢琴前,琴盖是打开的,看上去似乎刚刚弹完曲子,镶在对面墙上巨大的屏幕正处于待机状态。

“这么晚还不睡么?”伟晋走了进来,墙壁上挂着的钟表显示现在是凌晨两点半。

“大半夜两个人窝在这里弹琴看电影?很有情调嘛!”伟晋说着,但没有人回应他。

“Teddy没有回来吗?”伟晋再次开口问道。

“没有,你是第一个回来的。”子闳回答。

“这样哦,可能是在医院不回来了吧。”伟晋嘀咕着拿起杯子准备给自己倒杯水。

“伟晋。”闷闷的声音带着一丝沉重。

“恩?”伟晋看向坐在白色钢琴前的明杰,他的手在抚摸着那架钢琴,动作无比轻柔,他的眼睛所透漏出来的神色柔情到像是抚摸自己的恋人。

伟晋感觉自己有一种不太美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你还记得M吗?”

伟晋的手猛地抖了一下,杯子里刚刚倒好的热水一下子晃了出来,洒到了伟晋的手背上,瞬间伟晋的手背就红了起来。

“你说什么?”

“你没听错,M又回来了。当年的那个计划,失败了。”明杰的声音似乎有一点颤抖。

“牺牲了那么多人,还是失败了吗?”伟晋抬起头望着天花板,声音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什么不在现场的人说着。

“还是有用的,起码延迟了这么多年。”说这句话的是坐在明杰对面的子闳。

但没有人因为这句话而感到安慰。

 “你们从哪里获得的信息?”伟晋问道。

明杰和子闳都没有直接回答,只是明杰拿起了身边的遥控器按下了播放按钮。

巨大的屏幕再次亮了起来,从画面显示这似乎是一个很普通的单元房的客厅,整个房间里很明显是很不正常的凌乱,像是被什么人翻过了。

画面继续向前推进,似乎进了一个书房。这个房间比客厅还要夸张很多,书架上的各种书和资料全都被翻了出来,满地都是杂乱的书籍和纸张。

电脑桌前坐着一个人,准确的说,是一句尸体。

“陈安,年龄56岁,未婚,独居,C国科学院院士,30年前曾是C国参与M计划的负责人之一,死于脑部中弹。”明杰的声音在这时响起,听不出任何情绪。

屏幕上的画面仍在继续,给了尸体一个特写后,镜头转向了尸体面前的电脑。

电脑是开着的,屏幕上是一个正在转动的圆形图案,图案中心写着一个花体的M。

“这起案件是上个星期发生的,因为不属于我们负责的区域,所以我和子闳也是刚刚得知。”明杰按下了暂停键,回头看着伟晋说。

“因为现场被翻的很凌乱,死者的一些贵重物品也一并消失不见了,所以当时这个案件被定性为入室抢劫案。”

“但是如果是入室抢劫案,犯人没有理由会这么彻底的翻找书房,而且从现场可以看出来翻找的非常仔细,每一本书每一本资料夹都被打开了。”

“而且死者的死亡原因是脑部中弹,9mm的巴拉贝鲁姆弹,这种子弹被广泛应用于世界各国的军用手枪,一个普通的窃贼不可能拥有这样的设备。”

“最后,最为关键的是……”

明杰抬头看着屏幕,屏幕上的画面定格在那个有着圆形M图案的电脑屏幕上。

“最为关键的是,我们都知道这个图案意味着什么。”伟晋替明杰说完了最后一句话,坐在沙发上陷入了沉默。

“从30年前他们试图打开潘多拉的盒子开始,这一切就已经注定了。”从刚才开始就未发一言的子闳这样说。

沉默持续了良久,伟晋再次开口了。

“当年参与M计划的四国共12个负责人,现在活着的还剩几个?”

“还剩7个。C国1个,K国2个,J国1个,A国2个。”子闳回答。

“这是6个,子闳,这时候开玩笑可不好笑。”伟晋皱起了眉毛。

“还有一个A国的半死不活。”明杰说。

“半死不活?”

“他疯了。从28年前对抗M计划失败的时候开始。”

“……”

又是良久的沉默。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伟晋说,“他会找上门来的,等凑齐了所有的资料,他就会发现当年的G计划并没有那么简单,我们躲不过的。”

“有没有可能阻止他凑齐所有资料?”子闳问。

“没有可能,这只是时间问题,不要忘了,他和我们不一样。”伟晋的声音有些疲惫。

“那便战吧。”短暂的沉默后子闳再次开口了,“我们这些年所有的努力不就是为了这场战争吗?”

“就算败了,至少我们已经竭尽生命去做了,而在临死前还能和大家在一起,我林子闳觉得很幸运。”

“不要说这么丧气的话,子闳,我不会让你死。”

明杰皱着眉捂住了子闳的嘴巴。子闳看着面前的明杰,一张好看的娃娃脸此刻写满了严肃,眉目间满是认真的神情。

子闳拉下了明杰捂住自己嘴巴的手,把它放到了自己的腰间,然后伸手抱住了明杰。

“好,我不会死,我会一直陪你走下去。”

“这真是个沉重的话题啊!”另一边的伟晋身体往后靠了靠,将自己埋进柔软的沙发里发出了这样一声叹息。

“也不要太悲观了,我们还有时间,也许一切还没有那么糟糕。”

“现在,先去休息吧。”

 

时钟指向凌晨4点,伟晋回到房间里的时候总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大脑昏昏沉沉的,记不清楚东西。大概是今晚从子闳明杰那里听来的消息太过震惊,所以其他的一切似乎都变得模糊了起来。

到底是什么呢?伟晋把自己丢上床试图理清自己的思路。

然而,两分钟后。

昏暗的灯光下,伟晋的呼吸逐渐变得均匀而绵长。

大概是酒精的作用还未完全消失,伟晋又陷入了睡梦之中。

 

再次醒来的伟晋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2点钟了,自己睡了差不多整整十个小时。

洗了个澡从浴室里出来的伟晋觉得一身清爽,大脑也变得清晰了起来。

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坐到了电脑旁,伟晋终于记起来自己昨夜究竟遗忘了什么。

易恩。

本来打算刚回到家就给易恩打个电话问一下他有没有安全回到学校的,结果被明杰和子闳带来的重磅消息砸晕了头的伟晋满脑子都是那个计划,完全忘记了给易恩打电话这回事。

伟晋慌忙地拿出手机按下拨号键,千万不要有事啊,易恩。

然而电话接通的声音并没有如伟晋所愿般响起。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冰冷的女声机械音重复地响着。

打了好几遍都是这样的结果。

伟晋好看的眉毛此刻皱到了一起,他想了想,放下了手机,然后抬手按开了自己面前的电脑开关。

修长的十指在键盘上纷飞着,速度快到仿佛可以看得到残影。

分分钟骇进了T市第一高中的网站,伟晋如愿以偿地获得了易恩舍友的详细资料。

今天是星期天,不是正常的上课时间,所以打电话问老师显然是不明智的,而且自己只是确认一下易恩的安全,如果易恩是安全的那一切就没有问题,就这样惊动老师似乎有些不太礼貌。

好在易恩和自己闲聊时说起过自己的舍友,那个被易恩叫做彭彭的孩子似乎家里不在这座城市,所以平时的周末一般都不会回家。

电话播出去许久之后终于接通了,那边响起听起来有些稚嫩但是好听的少年音。

“喂,你好,抱歉久等了。”

很是礼貌的孩子,伟晋想。

“你好,是彭昱畅同学么?”虽然有些着急,但伟晋的声音依旧很温柔。

“是我,请问你是哪位?”

“我是易柏辰易恩的哥哥,黄伟晋,不知道你是否听过我。”伟晋耐心地说着。

“啊,好像有点印象,易恩说他有11个哥哥,所以我可能记得不是很清楚,抱歉。请问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大事,就是想问一下易恩昨晚有回学校吗?他的电话打不通,所以就打你这来问问。”

“哎?易恩没有回来啊,他从昨天下午就被一个男生开车来接走了,而且走的还挺急,然后就没有回来过。是出了什么事吗?”那边的彭彭有点紧张了起来。

“这样啊,没事,他大概是出去玩去了玩的有点疯了吧,没事的,我再给别人打电话问问,你放心,易恩不会有事的。”

“哦,好的,那辛苦了。”

 

挂了电话的伟晋独自坐在电脑前,感觉身体渐渐变得凉了起来。他现在可以几乎百分之百的断定,易恩出事了。

易恩虽然很单纯,也很不会照顾自己,平时生活也邋里邋遢的,但他绝对不是蠢,也从来不会任性让哥哥们担心。

说过了会自己回学校,可现在学校里没有人,手机又打不通一直处于关机的状态,这样的状况之前从未出现过。

伟晋噼里啪啦操作着电脑调出了昨晚训练场附近的监控,不出意料地,监控被破坏掉了,所有的监控画面都只能拍到易恩摇摇晃晃走出训练场的画面,之后便是一片漆黑。

伟晋关掉了监控画面,然后继续操作着电脑不停地输入着指令。

一切的现象表明这是一起早有预谋的绑架案。

作为一个黑道组织,SpeXial对于绑架这件事其实并不陌生,甚至于说,SpeXial12个人里曾经被绑架过的大有人在。特别是SpeXial刚刚成立的那几年,或者是因为SpeXial碍了他们的路,或者是想杀杀这个新崛起的势力的威风,外界大大小小的黑道曾经对SpeXial的各位团员们实施过很多次绑架。

曾经晨翔受重伤的那一次就是因为被绑架,当时敌人给晨翔发了一个文件,上面有一张伟晋的照片,照片上伟晋被绑在一个暗无天日的小房间里,下面附带的文字是要求晨翔两个小时之内到达一个指定的地点,否则将会再也见不到伟晋。

这个文件其实疑点很多,但晨翔收到文件后确实打不通伟晋的电话也联系不上宏正,试遍了各种方法仍旧找不到这两人的晨翔只能选择赴会,毕竟时间只有两个小时,而他不愿意拿伟晋的生命去冒险。所以即使明知道是个陷阱,甚至也存在着伟晋根本没有被抓的这个可能,但晨翔还是去了。

于是晨翔就被打成了重伤,肋骨全断,多处骨折,全身上下体无完肤。当晨翔被SpeXial的大家救出来的时候,大家甚至一度以为他已经活不成了,Teddy的手术持续了整整十几个小时,而后又在他身边几乎是不眠不休地照顾了好几天。

好在晨翔挺过来了,也许是年仅18岁的晨翔正有着旺盛的生命力,也许是他求生的欲望太过强烈,总之他活了下来,不然的话伟晋大概是要愧疚一辈子了。

 

但发生在易恩身上的绑架,这还是第一次。

倒不是因为易恩不容易被敌人盯上或者是什么其他的原因,只是因为易恩的年纪实在太小了。

当年SpeXial刚刚成立的时候,易恩和以纶不过是刚刚11岁,根本不能跟着大家去出那些危险的任务,而当易恩以纶长大之后,SpeXial经过这几年的打拼状况以及好了很多,被绑架这种事已经挺久没出现过了。

易恩是16岁开始跟着大家出任务的,而现在的易恩也就还不到18岁而已。

想到当年晨翔被抬出来时的样子,伟晋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凉了。

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再次发生……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