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沙雕up主的沙雕日常1

因为我得了流感(哭唧唧),所以在这个周一献上沙雕系列的第一篇文章(过于沙雕可能引起极度舒适)。就当是我的随笔或是相当于手账啊什么的,当成福利文也是可以滴。

毕竟是你们票选出来的嘛。

封面放这里了吖,想要就自取叭

话说那是一堂和谐的(叉掉)生物课。

生物老师一边站在讲台上逼逼叨一边给我们发实验器材:

“我们今天来研究植物的果实和种子……我现在给大家发的是炒过的花生……对,是可以吃的……”

上次研究植物的茎时,一帮男生一边剥开木质部一边将髓掏出。软软的,还很“多汁”,他们说放到嘴里的口感“很不错”。

上上次研究植物生长发育时老师下发了生芸豆。又是这帮男生,将芸豆的剥开,掏出胚芽,将剩余的部分全部塞进嘴里。据说“很硬,还有股怪味,大概是豆子专有的味儿,不好吃。”

这大概就是老师强调“能吃”的原因。下面瞬间爆炸了,所有人都兴奋地盯着老师手边那一个大袋子,有一个小书包那么大。大家望向袋子的目光好像不是在看花生,而是在看一件圣物,至高无上,继续他们生命的圣物!(咳咳咳,大实话)

“想吃可以,但是要研究一下,看看书上关于植物果实种子的介绍……”

我身边的班长同志(女的,这里强调下,免得读者老爷们看到后面怀疑性别)把花生拿到手上,把花生剥开,嘎巴嘎巴嚼了起来,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五秒后剩了一堆花生外表皮摊在她的桌上。

我呢,很认真地剥开,对着书上的图例,认认真真地研究着。只见身旁某饿死鬼直勾勾盯着我手上饱满的红色外衣的果实,涩涩地开口,声音充满了欲望:

“痛快点儿,吃不吃,不吃给我。”

她面朝着我,一手搭在椅背上,一手随意搭在桌上,翘着二郎腿,一脸的地痞流氓相。

(这是一个班的班长,感jio我们班药丸)

我没看她,还是盯着生物书,淡淡地开口:

“我的,我还没看好呢,等下在——诶?!”

她没等我说完就抓过了我手上可怜的两颗花生米,作势往嘴里放。我直接一记九阴白骨爪掐到她的死穴——腰上。

她放下了花生米:“别那么磨磨唧唧的,要吃就吃不吃就不吃……”

然后就那么盯着我把两颗花生米塞到嘴里。

这人调戏我还不够,又和旁边一大组的Wendy纠缠。

“想吃啊?”

你看那个没下限的人眼里对食物的欲望!

“真的啊?”

那一枚花生被Wendy捏在手里,倒像是在逗一只小狗。某班长盯着花生,感觉张开嘴,哈喇子能再流成一条长江。

不就是两颗花生米,至于吗?

Wendy笑吟吟地看着班长:“我要不要给你呢?这么给你我觉得有点不值得。一来我也想吃。你看学校食堂阿姨亲自炒的,手艺多棒,这么香,任谁都舍不得下口。二来想你这种对食物毫无抵抗力的人……”

妈呀,刚刚生物老师讲课都没她烦,班长都没听,怎么现在就听得这么认真?!

正在此时,一阵响亮的掠夺声又把我拽去这一场“大战”之中。

“哎哎哎??!!!”Wendy手上的花生直接被抢了。看班长三下五除二捏碎壳,往嘴里一丢,又嘎嘣嘎嘣嚼得十分香甜。这人一边吃,还一边朝Wendy做了一个“耶”的手势。

……好吧,这种强盗般的行为我做不了评论。

上完课了,老师见还有剩余的花生,就给每人又发了一次花生。她剥开花生,脸色瞬间变了,表情渐渐扭曲癫狂:“为什么只有一颗花生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们为什么能吃两颗我就只有一颗!”

……为了食物,变成病娇了???

看她发狂,前桌的Anna写着作业一个回头:“不就是花生么,至于这样歇斯底里吗?”

“我不知道。”我无奈地一摊手,将桌子上搜刮来的十几颗花生米塞进嘴里(手动滑稽)。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