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灵 1

O(∩_∩)O哈哈~,开新坑了,这还是刺客2播的时候写的。可能会让喜欢阿离的小天使不太高兴,因为这里的主角千胜不喜欢阿离,所以这部分小天使慎入。

如果真的忍不了我这样写想说我,那麻烦先忍两个星期,因为我马上去上学了,又该我妹给我更了,文是我写的,她背锅太惨了,而且她不喜欢别人喷她。等我回来就可以跟我说你的不满了,谢谢!(我本人是喜欢刺客全员的)


终于回来了,这儿还是老样子,当真是一点也没变。就算外面打的天昏地暗,这儿还像一方仙境。

可惜我出生在这儿,只住了一年便离开,如今回来,景未变,人却已不在。

慕容离你给我等着!再过段时间,我有了灵体定夺回侃哥哥,我让你生不如死!你要集剑是吗?好啊,没了灵的千胜你尽管拿去!只是,有没有命收着就难说了。

没错,我便是千胜,确切来说,是千胜的剑灵。我出来了,现在还只有灵魂触不到实物,不然我怎会眼睁睁看慕容离拿走附有侃哥哥魂的剑身,更不会让他们将侃哥哥的肉身埋入那冰冷的地底。不过没关系,会救回来的,无论是魂还是身。

我想我是这辈子都忘不掉两天前浮玉山上的那幕,我最爱的人拔出了我,却是为了了解自己的性命,我怎能允许!可我又无可奈何,在不愿我也只能横过他的脖颈。

温热的血划过我的身体,却不留半点痕迹,是啊,我是神兵利器,是八剑之首,杀人又怎会沾血?

最后一瞬,我听见了他心底的叹息,他轻声唤:王上。

是的,他还念着他,他,该是不甘的吧?

我再也忍不住了,使出全部灵力将他的魂拉入剑中,而我一个剑灵却飘荡在外,再无半点灵力,就算几日后有了肉身,那也同凡人无异了,我会生老病死,再不能开土裂江众生艳羡了。可我不悔,能救活他就好。

在这熟悉的小屋中飘荡,我的心涩涩的,却又是甜甜的,我出生在这儿啊!不是什么剑都有灵,首先要是神兵利器,其次便看铸剑人了,他得有念,有灵。

很巧,我的侃哥哥是天命将星。所以才到剑炉一月我便初成了,那时我只是团气,混沌且迷蒙。只听到唤我的声音很好听,睁开眼看到的人很好看。

我想我不该叫千胜,我该叫痴。我痴的人是齐之侃,可他痴的人蹇宾。说来也是可笑,我的形成与蹇宾有着莫大的联系,因为侃哥哥铸我时心中想的,嘴里说的,全是他。

我因侃哥哥的痴念而成,却又将这份痴念移到侃哥哥身上。我爱他,我如果懂得爱的话。

现在,我要去救他爱的人。

就因为是亡国之君吗?王上我为你不值了,你拼命要保护的天玑子民就这样对你?别说祭拜,就连个守陵的人也没有。呵,陵?原本巍峨的天玑皇陵竟成了这种败落景象,就连我带走了一国之君的尸首都无人发现!如此看来,王上你死的根本不值,所以我要救活你。

侃哥哥葬在浮玉山,是厚葬。看着这可以称得上富丽堂皇墓碑,我忍不住爆了粗口:“慕容离你懂个屁!”侃哥哥要的从来不是这些,他要回天玑,要跟在他的王身边。可你呢,你做得都是些什么!你以为如此便能安稳你的良心吗,你休想!天玑数十万将士百姓的鲜血你抹不掉!待我救活王上和侃哥哥之后定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进了墓穴,看着躺在棺材中的白衣少年,我终是落了泪,平生第一次亲手抚上了这张好看到人神共愤的脸,却是冰凉一片。侃哥哥,我带你回家,王上还等着你呢……

侃哥哥,这便是你想要的吧?我含笑将他们的手放到一处,心中却是抽痛的,如果可以,我多想成为王上陪在你的身边。

可我终究不是他,我能做的,便是将他带到你身边。就像你一样本无心宦场,更不愿卷入这乱世之争,可他要天玑强盛,要秀丽河山,你便只能拼尽全力将河山送入他眼眸。

侃哥哥,我们俩可真痴,知道吗,痴情伤身,很伤身。

可是你们躺在一处的样子,还真是般配,连脖子上狰狞的伤口都是那么般配。

如果我不爱你多好啊,或者让我恨王上也行,可惜两个我都做不到。我是因你而生又使得你对王上的痴念成长,你们俩对我来说是全部。

我爱你,想来不会比你爱王上少,你想想我被你摔了那么多次还愿意死心塌地的跟着你,是不是很像你被王上疑了那么多次,却仍忠心不改啊?

很像,我们甘之如饴。

侃哥哥放心,我夺回剑身必万无一失,千胜里现在虽是你,可仍是认我的,我想要它回来,它便必回无疑。慕容离,小爷来会会你。

慕容离你也不过如此,怎么说呢,好像还有点白痴。就把剑藏在书房中?我连感应都免了。

剑倏的发出光,我笑了,轻声地道:“侃哥哥,是我。”

下一瞬一只萧,不,里面有剑,上了我的脖颈,飘曳的红衣突兀的闯进视野。

恶心!我抬头怒目而视。

慕容离眼中是轻蔑的光:“你是谁?”

“你大爷!”我恶狠狠地来了一句后转身就跑。

刚至门口,开了门一片冷刃指向我。身后带着玩味的语气传来:“你以为你跑的掉?”

我冷哼一声,转过头很诚实地笑了:“跑不掉。”

慕容离身旁的人嘴角狠狠地抽了抽,很快又面色冷下来:“少主,跟他废话什么,杀!”

“就你?”我挑眉冷笑

“你,你!”那人明显是被我的态度气到了。

“方夜退下。”慕容离冷淡开口,那人便不情愿的后退几步,慕容离上前几步:“你要盗剑?”

“盗什么盗!这本来就是我侃哥哥的,他死了理当我来保管,盗剑的分明是你!”

“你和齐将军什么关系?”

“关你什么事!”我话音刚落,便觉面上一凉,有些疼。嗯,慕容离用剑挑开了我蒙面的白布,并且割伤了我。

我看见慕容离眼里有诧异,而方夜则是一脸惊艳。

“划伤了,”我抬手轻触面庞,伤口不深,但出了血,可见不是故意为之,我勾起摸笑:“谢谢。”然后目光一沉将带血的手按上剑身,剑一声响,猛地发出亮光。

他们在后退,眼里有惧意。我声调温柔:“别怕,今日让你们见识一下千胜的厉害。”然后扬剑攻去。

侃哥哥,这次换我执你,换我当次战神。放心,我不摔你,就像你不疑王上一样。

看地上倒下的人,再看我白衣上的血迹,我第一次知道了当剑的好处。我还是千胜时,杀再多的人,也能滴血不沾,可如今,白衣蒙了垢。

方夜紧张地看着我,将慕容里护在身后。

“怕什么?”我声冷如冰:“我没要杀他呢。”

方夜有些放松了,我又道:“可他划伤了我的脸。”我知道自己眼中是天真的样子,可为什么方夜却一副怕的要死的样子呢?

“少主不是故意的,你放了少主,杀,杀我。”

“你怕?”我笑了:“侃哥哥追随王上时可是半点也不怕的。是吧?慕容离你当时就站在一边呢。”

“你到底是谁?”慕容离竟丝毫也不惧。

“我吗?你猜呢,你不是聪明得很嘛?”

“世间竟真剑灵,6任传说果然是真。”

“聪明。”我拍手,却目露凶光:“我想杀了你,很想!”

慕容离头一昂满脸的不屑。

我满不在乎的笑笑:“可我不敢,我知道侃哥哥死前是不恨你的,而且你也没想杀了他,所以后悔无期。”我转身便走。



啊啊啊,我又要走了!这次也不知道是几新期。拜拜小天使们,么么哒!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