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弹少年团】 我的人间失格 {甜文&田柾国}


你是我的救赎。


在我看不见底部的深渊里吟唱,可是我听不见。







医生说我得了胃病,也是,自从闵玧其走了以后,我就没怎么吃过早餐了,不得胃病就怪了。

医生将住院通知单放在我手里,叮嘱我,要按时吃药,才能早早出院。

可是,我不想出院。


自从闵玧其走了以后,我不知道怎么面对空荡荡的家。


然后,我偷偷把药扔了。


住在医院里,等着有一天,闵玧其可以回来。


他怎么会回来。





但是,我该庆幸,如果不是这胃病,我又怎么会遇见田柾国,我的救赎。





隆冬之际,没下雪的时候,空气总是干燥的很,医院的后花园里没有几个人,可能是因为天气太冷,没人愿意出来,那也好,清净不少。


我坐在长椅上,手里拿着一片枯叶,这是寒冬剩下的最后一片枯叶,我抚摸着它的纹理,是片梧桐叶。


闵玧其说他,喜欢梧桐。


我顿住了,将那片叶子放在掌心,轻轻一攥,它就粉碎了。


当所有同类都离开的时候,自己坚强活着,有什么意义?


死了算了。



我以为我在做高尚的事情,至少,我以为。



“嘿!”田柾国就是这时候出现的,他站在我面前,穿着和我一样单薄的病号服,他的病号服上缝着一个号码,“411”


自从我住进这家医院以后,每天都会来这里,每天都会遇见田柾国。


他笑得明朗,寒冷的冬季,萧条的冷风,似乎都没能影响他,他还是温暖得像个太阳。



我抬头看他,乌黑的眼瞳像看不见底部的深渊。


“吃糖吗?”他伸出手,他的掌心躺着一颗糖,草莓味的。


我蹙眉,“我不喜欢草莓味的。”


“啊————”他略有些失望的长叹了一声,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低下头,在自己的口袋里翻来覆去找着什么,还不时嘟囔着,“可是,我觉得挺好吃的啊......”



我仔细打量他,田柾国很高,乌黑的刘海偏长,遮住了他明亮如炬的眼睛,他长得很好看,是一看就会喜欢的好看。还有,还有......他的一切都很好。


天气骤凉,他的脖子上围着一条灰色围巾。


“啊!找到了!”他突然喊了出来,倒是吓了我一跳。


他笑着,眼睛里似乎闪着星星,他又将手递过来,他的掌心躺着另一颗糖,“喏,柠檬味的,很好吃!”


“谢谢。”我接过糖,轻轻剥了包装纸,将糖撒进嘴里,令人有些发腻的甜味果然在舌尖散开,柠檬的清香,像六月的薄荷草。


“好吃吗?”


少年满怀期待的声音,风铃一般动听。


我也不知道怎的,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恩。”



少年果真笑了,露出来的兔牙怎么看都是可爱,他把自己脖子上的围巾下下来,仔细地替我围上,“天气冷了,我做你的太阳。”




我的救赎。







田柾国总喜欢唱歌。



我坐在病床上,可能是因为我把药扔了,所以我的胃病迟迟未好,医生也拿我没辙。


田柾国也是总喜欢从他的病房跑到我的病房里来,坐在我床头,给我带来一大堆柠檬味的糖果。


“所以,你很会唱歌咯。”我听了田柾国一大串的介绍,好奇的问了一句。


“当然。”田柾国挑挑眉,把手里的糖纸剥开,将黄色的糖果塞进我嘴里。


我笑着,“那你唱一首给我听听吧。”


“想听什么?”


我愣了一下,似乎有什么想要脱口而出,可是.....


闵玧其最爱听的那首歌叫什么啊......


我居然忘了。



“river"我随意说了个歌名。



田柾国笑了笑,“我也喜欢这首歌。”




然后,他就唱起来了。


田柾国的声音真的好听,春天里潺潺的溪流,夏天花开的声音,好像都不及他的万分之一。



river


may   be  you   should   fall

但也许你的离开也不需要任何理由


that’s  what  rivers do

就像那河流  从不为谁停留




田柾国唱着,看了我一眼,然后,他就慌了,“你.....你怎么哭了啊?”



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摸了摸自己的脸,凉凉的,我居然,哭了。



田柾国停止了唱歌,手忙脚乱地抽着纸,给我擦眼泪,慌张的样子居然很可爱,“你你你别哭啊!”



我破涕而笑。



田柾国被我弄得楞在原地,惊慌的小兔子。



我问,“你有一天会离开我吗?”


田柾国还是帮我温柔的擦着眼泪,说话像唱歌一样,“不会。”


“我会每天给你唱歌,每天给你爱吃的糖果,每天都陪着你。”


“而且,等你出院了,我就带你去世界各地的糖果店。”





田柾国,其实我不喜欢吃糖,相反我讨厌吃糖。


但是


“我喜欢你。”







田柾国告诉我他得的是普通的感冒,但是为了能够在医院陪我,他愣是没让自己的病好。


他说,他想等我病好,一起出去。



我看着面前裹着床单瑟瑟发抖的田柾国,嚼着棒棒糖,“你真的冻了一个晚上?”


“恩。”他点点头。


他打了个喷嚏,我撅噘嘴,抽出一张纸,递给他,然后,转身,钻进他的床单里,“你这样下去,病会重的。”


“没关系,多陪你几天,多好啊!”田柾国傻傻笑着,他的脸颊贴着我的头,抱着我,把他的温度传给我。


“切。”我低头,其实,我觉得我的胃病已经好了很多,因为田柾国总是每天早上变着花样给我带早饭。


田柾国亲吻着我的额头,“我不会离开你的。”







医生好像知道我把药扔了。



我坐在桌子前,看着摆在桌子上的药,不语。



医生姓林,是这一带有名的医生。



“你把药扔了对吧?”他问。


我不会回答他,相当于默认。



“我觉得我的病好了,可以出院了。”




林医生浅浅笑了笑,“不,你的病没好。”



“怎么可能!!”我有些激动,“我的胃已经不疼了。”




林医生坐在那里,把那瓶药放在我面前,语气平淡,“你从来没有得过胃病,江辞,我是一名精神病科的医生。”


那瓶药上写着一串长长的德语,它的简介里写着一串同样不懂的德语,翻译过来,就是,“妄想症”。


“江辞,我去查了,整个A市根本没有一个叫闵玧其的人。”



他又拉开抽屉,从那里面拿出一罐糖果,全是柠檬味的,“这是你前几天在超市买的。”



“医院的后花园荒废了很久,根本没有长椅。”


“医院也从来没有411号病房。”



“而且.......”林医生走到窗边拉开窗帘,一大束阳光洒进来,"你看看外面,现在,是夏天。”




我坐在那里,没有任何动作,只是低着头。



“江辞,每个孤独的人总会在自己孤单的时候想象出许多人来陪伴自己。闵玧其是,田柾国也是,他们都不存在,存在的只有你。”




“怎么会呢?”我说道,“田柾国,会唱歌给我听啊。”



“他说,他会永远陪着我的。”


林医生叹了一口气,将药递给我,“好好吃药。”





我拿着那瓶药,走出房间,犹豫了一会儿,将它一下子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我往前走,看见田柾国站在阳光下面等我,我跑过去,一下子抱住他,蹭着他的下巴。

他笑了笑,把他脖子上的围巾下下来,带到我脖子上,说,“走吧,我带你吃糖去。”


“好。”




你就是我的救赎啊。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