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幻想】最后的晚餐(三)

神化43年10月23日,午后的新宿御苑。

虽然并非樱花盛开的时节,秋季的新宿御苑却自有不输春季的缤纷,常青的女贞收敛起华贵的身姿,隐于飘扬的红叶中甘为点缀。亭台楼阁端庄肃穆,小桥流水相得益彰,不愧是鼎鼎有名的国民公园。再加上将于近日开展的引人期待的菊花展,这里本应人流如织。

可是……

“噼啪”一声轻响,落红随流水远去。一名穿着水手服,右眼斜绑绷带,好似怕冷般将双手藏于厚厚皮质手套下的少年,正望着宁静的湖面被外力染成鲜血。他的身边再无旁人。新宿骚乱是一场无差别爆发的大洪水,波及着这个社会的方方面面。此时此刻,无论是超人,还是群众……人人自危。

试问谁还有赏花的兴致。

这时,少年听到耳边响起了久违的嘈杂脚步,但他却不愿将视线从那铺满枫叶的湖面上移开。那宛若鲜血外渗的景象正挑拨着他的神经,当他的右手开始颤抖,他好似重新回到了那个晚上。

“那个……抱歉,请问你能听到我吗?”

正当他在迷迷糊糊中,打算一跃而下给自己洗个冷水澡时,一只粗大的手掌及时摁住了他。

“抱歉,我赶时间,可否直说你找我有什么事?”

少年脚步微顿,深吸一口气,这才转过身打量起眼前的男人。过于邋遢老旧的外套,灰蒙蒙的长裤以及不合时节的凉拖令人怀疑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乞丐,可却正与少年的印象相符。况且比起他的穿着,他圆眼方鼻厚唇蘑菇头的整体外貌估计才更加绝无仅有。

怀着由衷的善意与敬意,少年挤出一个微笑:“你好,Moutain Horse的冬先生。”

“都说了不用客套了。”有些不知所措地合掌搓揉着,冬也对少年回以微笑。可他的微笑显然只有客套这唯一作用而已,因为下一秒他就恢复了严肃的神情,“快点说事吧,我不想和超人课扯上过深的关系。”

少年微笑不变,暴露的只眼却渐隐于黑暗的螺旋。

没错,他正是两日前位于新宿骚乱中心的超人----三纯光犹大。

“何必这么着急呢,冬先生,我只是来找您聊聊天的。”三纯光诚恳地说道,“您愿意去帮助尔郎先生真是感激不尽……不过您有一点想错了,我不为超人课做事,只是在那里登记过,与尔郎先生有几面之缘。”如是说着,三纯光向冬展示了左臂的手环。

冬瞟了一眼,点了点头:“这样啊……你不用感谢我。我会去帮人吉尔朗,只是报答他那天出现在大永制药厂的中心而已。”

仿佛忆起了什么事般,冬的嘴角勾起了一个苦涩的微笑:“我不是超人,也不打算当超人。这次参与超人的争端,是最后一次了。”

三纯光不由瞪大双眼:“是这样吗……其实如果您多开发能力的应用方式……”

“没有那个必要。”

未等他说完,冬便斩钉截铁地打断道。

“……您是有觉悟之人。我尊敬您。”

“哈哈,请不要这么说,我会害羞的。”看着向自己一本正经鞠躬的三纯光,冬因害羞而有些脸红,双手仿佛不知该放到哪儿般在空中胡乱挥舞,“以及……我不是开玩笑的,你如果真的没什么大事找我,我就走……”

“有,请留步。”

冬顿时哭丧起脸。

“这次邀请您的主因,是想问您……”随着话题的转变,三纯光的声音也跟着蒙起一层阴影,“新宿骚乱的晚上,在尔郎先生身上发生了什么?”

“哦?”冬有些疑惑地说道,“明明是你让我赶过去的,却不明白当时的状况吗?”

“在新宿骚乱前尔郎先生就让我在那个时间点通知与他熟识的超人。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不是很清楚。”

“难怪……大概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糟糕。”冬皱起眉,仿佛被三纯光的低沉情绪感染了一般,压低自己的声音道,“好吧,我告诉你。我是去阻止人吉尔朗的。”

“阻止尔郎先生?”

意料之外的答案,令三纯光僵直在了原地:“不是阻止克劳德吗?”

“不,不是。我和Moutain Horse的伙伴们赶到时,克劳德已经被打倒了。而我们看到的却是……”默然间,豆大的汗珠从冬的额前渗出。他的表情如同火山熔浆般微妙的流动变换,仿佛正回忆一场癫狂的噩梦,“我们看到开着满身火焰的大人马的人吉尔朗,正一边大叫一边拆房……抱歉,请原谅我的表达有点过于贫瘠了。”

“没事的。”三纯光上前一步,有些激动地握住冬的双手,“请您慢慢说。”

“额……可我真的赶时……”

“慢----慢----说。”

无语地与三纯光紧逼的目光对视着,冬终于认命地再叹口气,尽其所能地向三纯光描述了新宿骚乱那晚他所有的见闻。

事后,当犹大坐在超人专用非法医院的寒窗边,回忆自己的一生时,他忽然发现,也许那个憧憬着正义超人的三纯光,早在新宿骚乱的第二天,就已掉落桥梁,沉入了鲜红的湖底。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