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qours!Sunshine!》&《Love!Live!》缪水联动篇 新年特辑

两封信,在这一天晚上分别被同时送到了位于东京的音乃木坂学院以及位于沼津市的浦之星女子学院


此时,距新一年的来临只剩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


寒假前一天,东京市下起了今年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


虽然来的有些晚,但平均气温与往年并没有太大差别——都是冷,纯净的冷


几片洁白的雪花停在了穗乃果房间的窗户玻璃上


屋子里开着暖气,雪花的线条渐渐弯曲,变细,最后失去形状


“姐姐,起床咯,这已经是上课的最后一天啦!”雪穗一把把门推开,朝着穗乃果喊道


“是...”穗乃果从床上坐起来,但仅仅是坐起来而已


“再...两分钟就好...”片刻之后,她就又躺了下去


“姐姐!”


......


穗乃果最终还是被雪穗从被子里拎了出来,丢进洗手间里洗漱


“嘤嘤嘤,为什么这么冷的天气,还要出去上课啊...就不能早一天放假吗...”穗乃果在半梦半醒中一边刷着牙,一边对着雾气朦胧的镜子吐槽


匆匆吃过早饭,穗乃果出了门,门外海未和琴梨已等候多时


准确来说,穗乃果应该是被雪穗丢出去的,而雪穗她在关上穗村大门的同时,随便把门上“opening”的招牌翻了过去,以断绝穗乃果后路


“呜呜呜...”穗乃果一下子就扑到了琴梨怀里


“这...的确是有点狠了呢...”琴梨摸摸穗乃果的头,安慰道


“真的是,都是你一直这么懒散才让雪穗这么对你的!”看来海未对穗乃果的遭遇毫不同情


“哼╯^╰,海未酱你好凶啊”穗乃果抱紧了琴梨,并躲在其身后一边反驳,一边瑟瑟发抖


[海未:你抖啥?(๑¬_¬)୨

穗乃果:我...我冷不行吗?!

琴梨:其实...其实是抖M(°∀°)ノ]


...


三个人一路吵吵闹闹地来到了学校里


因为距离上课还有一些时间,所以她们决定先到偶像研究社的社办里先待一会儿


“啊~社办里真是暖和啊~”穗乃果把雨伞收起来,放在角落里


“嗯,毕竟窗户没有开着嘛”(海未)


这时,站在门口处的琴梨注意到了微微打开着的信箱


琴梨走过去,打开了那个似乎从来都没有使用过的信箱


“穗乃果,海未你们快出来看一下!”突然,两人听到了琴梨的声音


“这是?...”


琴梨从信箱中取出了一张深红色的,并用一颗爱心装饰着的信件


[穗乃果:哇,单抽出UR!

琴梨:天啊!果果我们脱非入欧啦!

海未:你们两个给我醒醒啊!!]


老实地打开信件,三颗脑袋挤在一起,阅读着信中的内容


这个过程中,琴梨握着信纸的手开始逐渐颤抖


......


“什么红白?”(鞠南)


“红什么会?”(善丸)


“什么歌会?”(曜梨)


...


“红白歌会??!!”(黑泽姐妹)


“没错,是红白歌会哦,我们被邀请去参加了呢(ノ≧∇≦)ノ”千歌手上拿着一张和穗乃果她们三人所见到的一样的信纸,在其他八个人面前不停挥舞着


“红白...歌会...那是个什么东西...”(鞠南/善丸/曜梨)


“唔...┬─┬ ノ( ▼ヘ▼ノ#)”黛雅的脸色突然暗了下来


[八人(护住额头):啊...什么情况...哪来的风...好强的气场...]


“砰!!!”


黛雅依然黑着脸,把手用力地朝身后的白板一拍,白板在支架上疯狂地转动,并很快地在竖直位置上戛然而止


“噫——!Σ( ° ▽ °|||)︴”(八人)


“你们几个...给我听好了!”黛雅抄起桌上的记号笔,才一晃而过,白板上便已留下“红白歌会”以及其他一些相关的字样


“红白歌会,全日本音乐界最著名的活动之一,@!#%(以下省略几千字)...所以说,你们现在知道了吗!”黛雅花了十几分钟,给那些不知情的萌新们好好介绍了一遍红白歌会,顺便怒斥了她们几句


“知道了...”(八人)


[千歌:露比,为啥我们也要被你姐骂啊QAQ

露比:不知道啊...反正不想死的话,老实挨骂就对了]


“感觉时间很巧妙呢,就在跨年的那一天哦”(千歌)


[鞠莉(眉头一皱):所以说...这玩意相当于春晚咯

果南:哦~,好像是诶!

曜/梨/丸/善:也就是说,我们这是上春晚咯?!这么棒的吗!

千/露/黛:神tm春晚?!]


“呦西,那小恶魔们就一起好好干吧!”(善子)


“哦⊙∀⊙!”(除黛/露/千外六人)


“咦...黛雅桑你怎么了...”小曜看着蹲在角落里画圈圈的黛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诶...算是白讲了那么久...”(黛雅)


“嘛,既然大家知道了重要性,而且肯一起努力了,那你演讲的目的不也就达到了吗?”千歌蹲下来,朝黛雅安慰道


“嗯,也是呢”黛雅脸上又恢复了笑容


“好,那我们再来一次。准备咯,全心全力——”(小曜)


“——yosoro!”(八人)


......


缪斯那边,虽然一年生和三年生直到早上放学后才得到消息,但至少没出现像Aqours那边不知所云的情况


不过,这个消息对于缪斯来说依然是轰动性的


“红白歌会!!!”(除二年生外六人)


“胡...胡说,红白歌会...怎么可能!”听到消息的妮可已经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了


“是真的哦!”穗乃果还特地把装在信里的邀请函拿出来在妮可的眼前晃了晃


“如果不信的话,那某人就不要去了嘛”真姬一边习惯性地玩着头发,一边以一种略带嘲讽的眼神看向了妮可


“诶!谁说我不信了啊!”妮可奋起反驳


“我...我不是在做梦吧!是...是传说中的红白歌会啊!凛酱!啊,谁来救救我啊~”(花阳)


“拜托...为什么要喊救命呐...”凛酱无奈地笑笑,这种时候其实她也不是很懂花阳


“Xорошо!没想到我们也有机会参加这么大型的活动呢!”绘里难掩心中的欣喜之情


“嘛,嘛,知道这个活动这么有影响力还不好好准备吗?”希的声音从绘里身后响起


“肯定会啦喵!”凛酱还是一如既往的元气和自信


“你们可别忘了,红白歌会可不是单纯的表演,而是以对抗形式进行的,对手应该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希亮出了自己手上的塔罗牌,占卜的结果让众人不敢掉以轻心


[凛:为什么要准备,我们难道不应该是主角吗?

希(伸出龙爪手):怎么,是想不听我的话吗?

凛:怎么会呢?刚才?刚才我只是随便说说的喵(≧ω≦)/]


“没关系啦,怎么讲我们也曾经是lovelive大会的冠军啊,我们不能怂(/≧▽≦)/ ”穗乃果开始鼓舞士气


果果的这番讲话效果是非常明显的,片刻之后,社办里又开始充斥大家互相热烈交谈的声音


......


“对了,要不要把这件事情打个电话给千歌她们说一下呢?”坐在一旁的琴梨向穗乃果提议道


这时,社办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诶?为什么...为什么,你这跟她们没有关系吧?”听了琴梨的话,穗乃果却突然脸红


“这是好消息啊,我觉得告诉千歌她们应该没问题的呢,说不定还可以请她们来给我们应援呢”还没有理解琴梨话语背后深意的海未给出了一个非常正经的建议


“对啊对啊,为什么不敢给千歌打电话呢...哦,我知道了呢~”琴梨腹黑地一笑


听到这,妮可眼珠一转,心中已经猜出来一个大概了


“打给她!”妮可突然开始带头起哄


“打给她!打给她!...”接下来其他几个看破事情真相的人也加入了起哄之中


[花阳/海未:咋了,什么情况这是...

妮可:没什么,我们这么做只是成人之美而已

花阳/海未:???]


“嘤嘤嘤...,你们都欺负我...”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穗乃果还是诚实地拿出了手机


刚要拨号,这时


“これからどうなる?

胸は Knock Knock 叩く夢...”


千歌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不过铃声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换成了《One More Sunshine Story》(ps:这首是千歌solo曲)


“咦~”这下好了,连花阳和海未都知道了成人之美的意思


“那个,不是这样的!这是个意外!不不不,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穗乃果语无伦次地解释着,然而其他人始终都是一副仿佛看破了一切的微妙表情


[妮可:才几个月时间啊,怎么这两个人连心电感应都有了?不行,看来我也得加把劲了!(脑补真姬)...不对啊,为什么我想到的对象是真姬?!]


在众人的注视下,穗乃果战战兢兢地接起电话(免提,千歌同),而其他人则一脸和善地在旁边看着,并自觉开启了静音模式


“你好,请问是穗乃果酱吗?”千歌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


[八人:我的天!居然都这么直接地称呼对方了吗!]


“是...”穗乃果的回答听起来有气无力的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哦,那就是——Aqours上红白歌会啦!”(千歌)


[鞠莉:是春晚哦⊙∀⊙!哎呀!(头上挨了黛雅一拳)]


“诶!”(缪斯九人)


“怎么了吗?”千歌在电话里似乎听到了一些动静


于是穗乃果把缪斯被邀请参加红白的事情也告诉了千歌


“诶!”(水团九人)


待到双方都冷静一些之后


“也就是说...”(海未)


“我们,会在同一个舞台上比赛?!”(小曜)


“不排除这个可能...”(绘里)


“dsw,放心啦,会有很多组的,我们到时候还不一定会遇到谁呢”(黛雅)


希看了看刚才抽出来的那张塔罗牌,看破不说破


“那...那就这样啦!红白见!”说完穗乃果便匆匆挂掉了电话


“诶!凛还没有跟她们说过话呢,怎么就挂掉了...”


“妮可妮也是呢,真的是,穗乃果真小气...”


“才...才没有呢!”穗乃果弱弱地反驳了一句


“好啦好啦,我们现在不应该先讨论一下更重要的事情吗?”绘里打断了大家


“?”(七人)


“就是编曲,填词,还有服装啊”希一边洗着手上的塔罗牌,一边帮绘里解释道


“啊?不能用之前的歌吗?”穗乃果一脸绝望


“喂喂喂,这次可是红白歌会呢,能不能认真一些,给点面子啊”绘里白了穗乃果一眼


“这个嘛,我支持绘里的看法”海未坚定地站在了绘里一边


“哇~又可以做新衣服了呢❤”琴梨一脸兴奋


“我是没有意见”真姬依然玩弄着头发


既然三个主力都表态了,其他人再怎么反对都无济于事


于是,大家还是按照老样子分组(然而并不)


真姬带着妮可和绘里负责作曲


琴梨,花阳,凛酱还有穗乃果负责服装


[穗乃果:咦,为什么小琴你要这么多人来帮忙做服装呢

琴梨:啊...因为...这次比较重要嘛...

(真实想法:因为穗乃果...有跟没有不都一样嘛...又不好直接说出来╮(╯_╰)╭ )]


希选择了帮忙海未进行填词的工作


在再次确认了每个人的工作后,大家便各自回家去了


......


“啊嘞...?”


另一边,千歌对着被突然挂断的电话一脸懵逼


准确来说,水团的所有人都一脸懵逼


“前辈她们,是怎么了...”(千歌)


“对话内容明明挺正常的啊...可为什么总感觉气氛有点不对劲...”(梨子)


“先不提这些啦,红白歌会的事情还没讨论完呢”千歌急忙扯回话题


“对啊,我们连表演曲目都还没有定下来呢”(黛雅)


“感觉其他歌都不是很适合呢,要不再写一首?”(千歌)


“没问题!”鞠莉第一个回答


“诶嗒”黛雅又是一记手刀打在鞠莉头上


“你又没干什么事情,这么兴奋干什么?”黛雅收回了手臂


“哼,谁说的,我至少(帮忙)编过舞啊,你说是不是,果南酱”鞠莉被黛雅打怕了,现在躲在果南背后疯狂使眼色


“啊...哈哈...是啊是啊...”(果南)


[黛雅:这回答...连自己都敷衍不过去吧...]


“那编曲就交给我咯”(梨子)


“如果是小恶魔的事情,那我夜羽怎么能不帮忙呢!”


“所以舞蹈的话,我想我们三年生应该可以出一点力吧”(果南)


“嗯!”(鞠/黛)


“那歌词就交给我和曜酱,露比还有花丸你们负责服装咯”


“yosoro!”


“嗯!肝吧露比!”


“明白啦zura~”


......


穗村二楼的灯亮了一晚了


第二天早上


“啊~好舒服~!”穗乃果在床上发出了一本满足的声音


[雪穗:糟糕的台词...]


“不用早起的感觉真棒!啊,继续睡一会儿吧...zzz...”


我们还是,先不要管穗乃果了吧


...


室外,已经飘了一天的雪花依旧纷纷扬扬,这场雪没有任何减小的趋势


不过好在这并没有影响到整个城市的交通出行


绘里和真姬正前往妮可家汇合


到了妮可家楼下


“真好奇这次又能作出怎样的曲子呢”


“是啊...不过我更好奇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绘里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希,不知是什么情况


“你不是应该在和海未一起填词吗?”(绘里)


“海未酱说她想一个人出去走一走找找感觉嘛,我就没有去打扰她咯...”希一脸无辜


“行吧行吧”尽管绘里能看到希是很高兴的,不过她还有正事要做


来到门前


真姬按了一下门铃,绘希二人在后面等候


“欢迎!”矢泽心开了门


“早上好”真姬礼貌地回答道,“请问你姐姐在家吗?”


“在的哦,稍等一下,我现在就去叫她”矢泽心回答之后便立刻和可可亚一起跑到了妮可房间门前,并敲了敲门


“真的是,都说了没事就不要来打扰我”妮可隔着房门喊道


“那个,姐姐...”矢泽和可可亚看了看屋外的真姬,“那个...嫂...”


这时,空气恰到好处地停滞了一秒


...


 尽管她们两个说得很小声,但还是被门外的绘里和希捕捉到了某些关键部分 (当然,真姬没有意到)


[绘里:诶,别人家的妹妹啊...

亚里沙(和雪穗在一起看店中):阿嚏!

雪穗:嗯?亚里沙你没事吧?

亚里沙:没事没事,大概是今天比较冷吧...]


“咳咳咳,啊不不不,是真姬姐姐...”意识到橘势不对,矢泽心急忙改口


“额啊啊啊...”(矢泽心/可可亚)


还没等两个人说完,妮可已经破门而出,一个闪现来到了真姬面前,留下两个妹妹在房间门口不知所措


“早早早早上好啊,真姬酱!”妮可一脸慌张


“盯...”(真姬)


“额...那个,今天天气真好...啊...”妮可看了看旁边飘来飘去的雪花,一时语塞


[妮可:喂!都这种时候了,穗乃果你倒是开大啊!

穗乃果:zzz...]


“...妮可!”真姬把脸逼近了妮可


“是!...”妮可战战兢兢


“老实交代,是不是刚才说了什么对我不好的话!”真姬上前逼问


“啊...没什么没什么,那应该是你听错了...没错,是一定你听错了!”(妮可)


“啊,是吗?看在今天还要作曲的份上就先放过你吧”(真姬)


“呼...”妮可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并把三人请了进来,同时狠狠地瞪了两个妹妹一下


[虎太郎:在现场,我现在慌得一比(只有一个男的)

矢泽心:真的,明明姐姐平时都是让我们这么叫真姬来着...

可可亚:就是就是...]


绘希则始终在一旁和善地笑着


“嘛,这种时候的妮可还是蛮可爱的嘛”(希)


“希!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说>_<...”妮可噘着嘴,一脸不满


“哎呀,我这是在夸你啊”希补充道,“不像某个人,老是一副高冷的样子...”


“希!”这次轮到绘里不满了


“行行行,我不说话了,你们还是认真讨论作曲吧...”


......


善子和梨子重新来到了浦之星女子学院的旧校区


“真是让人怀念呢...”(梨子)


“是的呢,要不是要帮忙这次编曲,估计我也不会想到要来这里”(善子)


“毕竟,只有在这里弹钢琴的话,才不会打扰到别人啊”(梨子)


的确,自从这里停止使用之后,虽然大门从未上锁,但还是很少有人光顾


“准备好开始作曲了吗?”梨子问


“稍等一下,我们先去一下那里吧...”善子转头回答道


...


这一刻,只属于两个人的天台


“果然,还是这里最适合我堕天了!”善子在来到天台之后异常兴奋,并在片片晶莹的雪花之中摆出了堕天的姿势


而梨子的脑海中,浮现出来的,是之前大家一起努力训练的样子


视线渐渐模糊


“喂,小恶魔一号,你怎么啦??”善子很快注意到了梨子此时的情绪波动


“嗯,没什么”梨子摇了摇头,“来天台一下真的是个很好的主意呢”


“堕天使的主意,当然不会让你失望咯!”


“好啦,别皮了,还有,不要老是给我起一些奇奇怪怪的绰号”


“好的,小恶魔一号!”


善子笑了,梨子也是


...


来到音乐教室里


钢琴还是一如既往地守候在原来的那个角落里,安静地蒙着一层灰


轻轻拂去上面的落灰


“要开始咯,我先弹几段试一下,等一下就麻烦你来记录一下曲谱了”(梨子)


“没问题!”善子的回答干脆利落


...


梨子调整了一下状态,将刚刚心里的感情,完全抒发到了音乐上


在悠扬的钢琴声中,善子渐渐地着迷了


在听到一半时,善子突然打断了梨子


“如果把刚才的那段配合再上这段音乐,会不会更好一些呢?”


没等梨子反应过来,善子便把手架在了钢琴上


一段流畅的旋律流出


“善子...你什么时候会弹钢琴了”梨子不敢相信


“哼,人间有什么东西能难得到我堕天使?”善子一脸自信


“那这个呢?”梨子手上多出来一把吉他


[善子:什么鬼!哪里拿出来的!

梨子:明明就在旁边啊,这里可是音乐教室啊

善子:...

梨子:那个...如果不介意的话,后面还有架子鼓...]


不过善子才不会告诉梨子,正是因为眼前的这个人,她才会去自学钢琴的


毕竟,这可关系到堕天使的尊严问题


等到梨子回过神来时


“不过,这样的话两只手没办法同时弹奏啊...怎么办呢”善子自言自语道


“没关系的”梨子对善子说


“?”


“我们现在,有四只手啊!”


迟疑了片刻过后,善子反应过来了


“对啊,我们现在,有四只手呢”


梨子往旁边挪了挪,在钢琴凳上腾出一半的空间


“一起来吧!”梨子邀请道


“唔嗯...我堕天使才不会和凡人一起演奏呢”(突然傲娇)


“那么,我是不是应该换一种说法呢?”(梨子)


“哼,你怎么换都是没用的!”(善子)


“请,我神圣的堕天使大人!”(梨子)


“...”


不得不说,四手联弹听起来的感觉跟普通的钢琴独奏真的是完全不同


......


我们再回穗村看一看


琴梨,花阳和凛已经集合好了,现在就差穗乃果一人


“抱歉啊...姐姐她昨晚好像在修仙的样子...所以到现在都还没起床呢...”雪穗向到来寻找穗乃果的三人表示了歉意


“这样啊...”琴梨有些失望,她大概能猜到穗乃果昨晚是在干些什么


“那我们要不先开始吧”琴梨转头对花阳和凛酱说,“反正我在昨天就已经把设计图发给穗乃果了,到时候她应该会去找我们吧...”


三个人辞别了雪穗,来到了学校里的家政教室——那里有现成的缝纫机和一些提前准备好的布料


她们稍微进行了一下分工,琴梨负责一年生的服装,凛和花阳则分别负责二年生和三年生的服装


“开始动手吧,如果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可以过来问我”琴梨说完,便埋头开始了工作


...


在缝纫的过程中,心照不宣地,花阳和凛都趁着向琴梨请教缝纫技巧的时机,偷偷和琴梨交换了一下任务


而理解二人用意的琴梨自然不会拒绝


于是乎最后变成了这样:


凛负责琴梨,海未和花阳的服装


花阳负责绘里,妮可和凛的服装


剩下的就交由琴梨来制作


...


花阳和凛在偷偷换的到对方服装的制作权之后,便立刻以双倍的热情投入到了工作之中——当然是要优先制作对方的服装


相比花阳和凛两人的热火朝天,在一旁的琴梨则显得有些落寞


虽然打从一开始就没有太指望笨手笨脚的穗乃果能帮上太多的忙,但现在的情况也是琴梨不曾想过会出现的


缝纫机嗒嗒作响,坐在缝纫机前的人思绪万千


......


沼津市区


为了能得到一些好的灵感,在黛雅的提议下,露比决定领着花丸去沼津市内正在举办的一场时装秀,具体地点在一家商城里


一路上,花丸只是紧紧地跟在露比后面,并抓着露比的手


在整个过程里,露比总感觉有些奇怪——准确来说,应该是感觉少了些什么,让花丸变得不像是之前她所认识的那样


“怎么了吗?花丸酱?”露比有些担心,是不是花丸的身体不舒服


花丸摇了摇头:“放心啦,咱没事的”


也的确,虽然感觉有点不正常,但怎么看花丸都还是一副精神饱满的样子


“那就好...”看来,应该是自己多虑了吧


...


今天的这场时装秀很专业,其中的大部分设计都惊艳而又不失水准,对于露比和花丸来说,这次可算是来对了地方


当然,这全都要归功于黛雅推荐得好


整场表演过后,花丸看得兴致勃勃,倒是露比还有些打不起精神来


到底是为什么呢,这种感觉?


“走啦,露比酱,已经散场了哦”花丸拉了拉露比的手


“哦...”露比顺从地跟着花丸走着


在路过拐角的那一瞬间,露比突然意识到了自己今天感觉花丸有些奇怪的原因


“那个,花丸酱”露比停了下来,“你今天,是不是少说了一些什么...”


“zura?”


“...就是...就是‘未来’啊...不是每次丸子来这种地方的时候,都会说吗?”


讲到这,露比突然感觉,或许是因为之前一段时间一直在忙自己的事情,并在无形之中,她已经和花丸开始渐渐地有了距离,以至于连花丸这么明显的变化都没有察觉到


就这样,她越想越生自己的气


就在露比的情绪快要崩溃的时候,看透了她心思的花丸一把搂住了她


“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哦...”花丸轻声安慰道,“其实啊...对咱来说...露比酱就是未来的哟!”


露比在花丸的怀里愣住了


“从咱小时候到现在,一直一直,都是露比酱带着我去认识那些新的东西呢...”花丸继续说道


“不管是未来的城市也好,还是idol也好,都是因为有露比,咱才会知道它们,了解它们,并喜欢上它们...很难想象,如果当初露比不在我身边的话,那这个世界在咱看来,到底会是一个多么单调的样子”


“所以说,对咱来说,露比才是‘未来’啊”


...


“放心,露比是一定一定不会离开丸子的,之前不会,之后也不会...”


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


[同在商城内的黛雅的同学:喂?是黛雅桑吗?你妹妹好像被人拐跑了...

黛雅:蛤?!Σ(っ °Д °;)っ]


“那咱们回去做服装吧吧,感觉这次时装展上有好多东西可以借鉴诶”


“好的呢”


......


海未独自一人来到了附近的海滩边


在这种时节,找个地方很少有人会光顾,是个能让人静下心来好好思考的地方


雪还在下,整个海滩已经是白茫茫一片,地平线消失在远方,天空和地面浑然一体。除了旁边的那个车站,这里别无一物


近海处则已经结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靠近的话,可以隐约看到海水在底下暗流涌动


稍远一些的海面上,还有少数海浪在朝近岸处无力地冲击着,最后在途中消失殆尽


...


这里的确是个作词的好地方,但到目前为止海未似乎都没有什么比较大的进展


她的灵感,似乎被这场雪封印在了这一片混沌之中


海未独自一人坐在车站旁的等候室内,望着窗外的雪,眉头紧锁


闭上眼睛,穿堂而过的风将发梢吹起


冥冥之中,她感觉到有一点不同于白色的存在出现了


她还是没有睁开眼,任凭这种感觉向自己靠近


“呜——”列车驶进了站台


这种感觉越发强烈...


随着列车的远去,前额细碎的刘海再度飘起,只不过这次它们落在了耳后


心跳漏了一拍


睁开眼,一个橘色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穗乃果?!”


“嘿嘿,海未酱冥思苦想的样子真是可爱呐”穗乃果抽回了停在海未耳后的手


“唔...”


“海未酱脸红的样子也很可爱呢”穗乃果凑近海未仔细观察


“这...这不是重点啊!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海未把脸别了过去


“因为我起床的时候海未酱不在家里啊...所以我想你应该只会来这里吧”


海未无言以对,不过她也不需要做出回答


“看起来似乎遇到困难了呢”(穗乃果)


海未依旧没有回答,只是悄悄地把目光移向了别处


“不要紧张哦,我相信海未酱一定是可以的!”


“可是,这次可是红白歌会啊...”


“难道说,因为是红白歌会,所以你就打退堂鼓了?你看啊,从刚开始的start dash,再到后来的梦想之门,然后是snow halation,最后还站上了lovelive大会的决赛舞台...这么多事情我们都经历过来了,怎么会担心现在的红白歌会呢”


穗乃果继续补充道


“缪斯,是一个奇迹,而海未酱你,就是这个奇迹的缔造者”


[畑老师:那我咧???]


“所以说,没有什么是海未酱不行的吧...如果有,那我就再攻略你一次”


此时,阳光穿透乌云,从身后的窗子里斜射进来,地面上,闪烁着亮眼的橙色


有些想法,也呼之欲出了


[妮可:喂,穗乃果你怎么现在才出来,刚才我差点被真姬打死的时候你咋不在?!

真姬:???

绘里:快住嘴啊!傻瓜!]


“看来你已经想通了呢,那我就先回去啦,还要看店呢...呵——”说完,穗乃果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


“嗯”


......


“幸せを微笑みを届けましょう…”(from愛は太陽じゃない)


千歌歌一边哼着歌,一边和小曜在房间里写着词


“喂喂...这样真的可以写出来什么正经的歌词吗...”小曜尬笑着在旁提醒道


在某些事情上,小曜没有琴梨那么敏感


毕竟,她可是过来人,自己在千歌心里的地位如何她还是很有信心的


“怎么不可以呢?”千歌向小曜展示了自己的成果


“锵锵♬”


“...”


“把人家的歌词默写一遍再改几个字是个什么操作啊!”


“抱歉,我实在是想不出来了,嘤嘤嘤.._:(´_`」 ∠):_ ...”


“诶,那我也没办法了...”小曜无奈地摇摇头,毕竟自己目前也没有什么很好的思路


“那怎么办...写不出歌词的话肯定又要被黛雅桑骂了...”(千歌)


“不要只是干着急啊喂,这样是没用的...”(小曜)


“对啦,我听说好像放一个自己喜欢的东西在眼前的话,可以帮助提高效率哦”(千歌)


“所以,你是说,你想要在额头上放一个蜜柑吗...(小曜)


“有道理啊!”(千歌)


“emmm...”(小曜)


“对了,小曜你要来点什么吗?”千歌准备前去厨房


“我...还是不用了吧...”小曜一脸黑线


“盯...啊,我知道了!”


“?”


没等小曜反应过来,千歌一个闪现就来到了小曜身后,随后往前一扑,从后面一把环抱住她,并把头从侧面贴近了小曜的脸蛋


“唔嗯?!”


一瞬间,小曜满脸通红,并进入暴走模式


“哇塞,一目十行,哦不,是一笔十行呐...”(千歌)


...


几分钟后,歌词就完成了


“耶,可以和黛雅桑她们交差了!”千歌拿着小曜刚刚写好的歌词高兴地转着圈圈


小曜一边活动放松着自己的右手,一边半死不活地躺在榻榻米上


“我这是...又被利用了吗...”(曜)


“对啦对啦,要不我们...”


......


鞠莉家中


根据需要,三个三年生特地把鞠莉家的一间地下室改造成了舞蹈间供她们临时排练


“one,two, three, four...”


...


“呼

oh~...总算可以休息一会了...

”鞠莉瘫倒在果南的胸上


“快起来,不然我可要报警了...”


“诶,果南可真小气!”话是这么说,不过鞠莉毫无起来的意思,依旧枕在果南两个半球上


旁边,黛雅还在纠结于妹妹被拐走的事情


“嘛,没关系啦,反正想想就知道肯定是和花丸在一起了嘛,这不挺好的吗?”鞠莉和果南安慰道


“是啊...挺好的(っ╥╯﹏╰╥c)”


[果南:为什么,此刻突然有一种父母嫁女儿的既视感?]


“好啦好啦,别哭啦...”果南和鞠莉还在继续安慰中


“明明是我先来的...T﹏T”(黛雅)


[果南:?!看来...黛雅受到的刺激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大...

鞠莉:嗯嗯]


“叮铃铃”一旁的电话响了起来


......


“诶,合宿?”(真姬)


“没错没错!又是合宿哦!”穗乃果在电话里说道


“又是...你也知道这样啊...”(真姬)


“没事啦,花阳和凛她们几个都这么想的呢...哪怕只是在歌会前一天也好”(穗乃果)


“那你们呢...”真姬放下了电话,询问身边三个人的意见


“我觉得不错啊...”(绘里)


“呀,咱是没什么意见的”


“妮可妮可妮,如果真姬酱不反对的话我就不反对!”


“那...好吧...”(真姬)


“对嘛对嘛,对了,真姬酱家应该还有别墅可以用吧...”(穗乃果)


“有是有,不过要整理一下,可能需要一些时间...”


...


内浦


几天后,有关红白歌会的一切准备工作都进展得非常顺利


现在,就只剩下排练了


另外,水团的成员们也制定了相关的合宿计划(对,就是鞠莉接到的那个电话),所有人都收拾好了行李,踏上了前往东京的列车,为即将到来的红白歌会和新年做着最后的准备


......


反观缪斯,一切似乎也都在按照计划进行之中


海未在希的配合之下,顺利地完成了填词


真姬和妮可的合作虽然有些磕磕绊绊,不过有绘里从中协调,编曲的工作也圆满结束


但琴梨率领的服装组似乎遇到了一些预料之外的麻烦...


花阳和凛为了给对方做出最完美的服装,花费了过多的心思和时间——结果就是她们很快就可以得到很好的两件成品,但整体进度却大幅落后


但琴梨却没办法说什么——因为她自己也是一样,为了穗乃果的那件衣服,她自己的速度也大大降低


再加之正处旅游旺季,穗乃果因为要看店的缘故,可以过来帮忙的时间十分有限


而更让琴梨心烦意乱的,是每晚回家经过穗村时,二楼房间里始终都是亮着的那盏灯


她每次都在心里,暗自猜想着穗乃果可能进行着的对话


...


千歌一行人再一次地来到了东京,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这份光荣而艰巨的挑战


当然,在这之前,肯定是要先好好地玩一玩啊,毕竟能够全员来东京的机会可没有多少


先是来到鞠莉家的别墅,不同于上次,这次的别墅坐落在别墅区中,比上次的更大!更敞亮!更豪华!而且楼顶还停着一架直升机...


“Sorry,还是没有跟爸爸借到最大的那一栋...你们先将就着挤一挤吧...”(鞠莉)


[果南:将就...

善子:万恶的资本主义...

梨子:壕无人性...]


安置好行李,水团的成员们便按照计划,开始了愉快的练(hua)习(shui)


...


距歌会开始还有五天,真姬那边别墅已经准备完毕,于是缪斯也进入了合宿时间


“哦耶!合宿!合宿!”从加长版的轿车上下来,穗乃果在别墅前的空地上欢呼雀跃


“快看快看!隔壁那里还有一架直升机诶!”(凛)


“唔...”妮可的表情明显有些不自然


毕竟这里是资本主义的绝对领域


“好啦好啦,快点把自己的行李搬进去吧”真姬催促道


...


“小琴!”希的声音从旁边响起


“嗯?”


“你们是不是遇到了一些困难呢”


“啊,没有啦,还是很顺利的...”琴梨不希望希替她们操心


“那就好...咱刚才占卜了一下,感觉关于小琴的结果有些奇怪...怎么说好呢,应该是喜忧参半?”(希)


“啊哈哈,是吗?...”(琴梨)


...


这时,千歌她们从隔壁那栋别墅里走了出来


“啊!千歌歌!”眼尖的穗乃果兴奋地挥舞着手臂


“啊!穗乃果酱!”千歌也注意到了穗乃果,并飞快地跑了过来


“啪!”两个人紧紧地撞在一起


[绘里:咦?这音效是怎么回事?

up:这两个连对A都没有,撞在一起肯定要有声音啦(๑´•ω•)]


“真的是好久不见了呢...”(穗乃果)


“是啊,上次见面都已经是大会决赛的时候了...”(千歌)


“话说你脚好了没有啊?”(穗乃果)


“早就好了呢,这都多久以前的事情了...”(千歌)


“也是也是...诶嘿嘿”(穗乃果)


...


正当穗乃果与千歌聊得正欢时,希注意到了旁边琴梨微妙的表情变化


“原来如此啊...”希笑了一下,把刚刚替琴梨占卜的那张塔罗牌又放回了牌堆里


随后,听到动静的其他水团成员也纷纷出门


“前辈!你们怎么过来了?”(小曜)


“是合宿哦”花阳解释道


“就在隔壁是吗?那看来会很有意思呢!”(梨子)


......


接下来的两天里,水团在缪斯的带领下在东京愉快地玩耍,既去了动物园看大象,也去了超人气的快餐店去品尝汉堡肉,日子过得甚是滋润(没事,反正有俩土豪出钱)


直到红白歌会的两天前...


“one, two, three, four...”


“不行啊,咱...咱实在是练不动了”咱丸快累晕在地上


“露比...露比也不行了...”


当然,其他人的体力也已经所剩无几了


“真的是”黛雅严肃地说道,“叫你们前几天那么放纵,现在后悔了?”


隔壁的缪斯也好不到哪里去,尤其是在海未和绘里两人的调教下,其他各成员也是痛不欲生


“呜呜呜...跳不动了...(:3_ヽ)_”(穗乃果)


“怎么,是想起来继续练习呢,还是打算去跑五公里作为惩罚?”(海未)


“嘤嘤嘤,海未酱你是魔鬼吗?”(穗乃果)


[这一切,就宛如考试前临时抱佛脚的你]


...


直到晚上,情况才稍微好转,众人得以休息那么一会儿


不过,琴梨除外,因为服装的事情还没有完全解决(另外为了不希望影响到花阳和凛酱两人练习,琴梨一个人承包了剩下的所有任务)


可继续以这个速度做下去,很可能没办法在歌会开始之前完工


深夜,忙了一天的琴梨从房间起身,准备出去稍微放松一下


路过穗乃果房间时,那里灯还亮着


她停了下来


“小琴,过来一下”突然 房间内传出了穗乃果的声音


不过琴梨并不知道为什么穗乃果会清楚她现在正在门口


打开门,眼前的景象出乎她的意料


六件被精心制作出来的服装正整整齐齐地铺在穗乃果床上


“快来快来,看一看我做得怎么样...”(穗乃果)


“这...”琴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个...你是什么时候...”过了一会儿,琴梨才想起来要问这个问题


“嘿嘿,前几天晚上就有在做啦,不然白天没时间嘛...”


“所以说...每天晚上灯都亮着,是因为...”


“抱歉抱歉,这是我擅自做的决定...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们...”


“不过,你知道要做哪些人的衣服吗...”琴梨有些担心,毕竟如果尺码不对,做了也是白做


“额,我看看,这里面有真姬,妮可,绘里,希和海未酱的衣服...啊对了,还有这件是小琴你的!来试一试合不合身?”


“...”琴梨愣住了,穗乃果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


“额,怎么了...我是做错了什么吗?...等等!别哭啊!...”


没等穗乃果搞清楚情况,她就被琴梨一下子扑倒在床上


...


次日早晨,第一个醒来的希发现了穗乃果房间里还依偎在一起的两人,和那六件准备好的服装


“嘛,看来真的是喜忧参半呢”


......


歌会的前一天晚上


虽然缪水两团都安排要早些休息,以准备第二天的活动,但还有一件必须做的事情还没完成


——枕头大战


那今天看来注定是不能早睡了


战火先是在水团那边烧起


“接招!”鞠莉把一个枕头丢向了梨子


“可恶,居然偷袭我,真当我逢田...啊呸...真当我樱内梨子会怕你吗?”


“我也来!yosoro!啊!”小曜手上的枕头还没丢出去,自己就先被千歌击倒


“如果你们还是不打算好好休息的话...”黛雅压低了声音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说完,黛雅抄起旁边的两个枕头同时对千歌和善子发起了攻击


“就凭你们几个凡人还想打到我?额啊!”


花丸和露比成功地证明了王境泽定理在日本也具有适用性


[牛顿:那我呢???]


战况越来越激烈,此时,一个枕头不慎飞出了窗外,并击中了隔壁的穗乃果


“啊!居然被侵犯了!来啊,我们打回去(σ°∀°)σ”


就这样,原本水团的内战,突然就演变成了两队人的隔空对抗,当然,除了海未


“吃我一枕!”妮可率先发起了反击


“我接”鞠莉拉过身旁的果南挡了一次...


随后她便被果南反手一枕头拍倒


“我们是不会输嗒!”小曜向对面连扔两个枕头


“pass!”结果被琴梨全部反弹到了穗乃果身上


而希队长和凛二等兵甚至在之后跑到别墅后面对水团发起了偷袭


战斗的气氛越来越激烈,直到一不小心她们吵醒了海未...


[✿✿ヽ(°▽°)ノ✿完结撒花]


...


半夜,穗乃果还是没有入睡


想想明天的红白歌会,这种激动的心情上次应该是出现在lovelive决赛的前一天


走出门,想独自感受一会儿这时的宁静


只是,穗乃果遇到了同样难以入眠的千歌


“千歌歌!”穗乃果轻声打着招呼


“晚上好!”


两个人就这样,牵着手,漫无目的地一边走着,一边聊着之前的事情


“上次真的是多亏了前辈你呢,要不然我差点就打算放弃了...”(千歌)


“哪里,话可不能这么说,毕竟实力才是最关键的,我只是尽了一个过来人应该做的而已...”(穗乃果)


“不管怎么说,我都还是要代表水团说声谢谢呐”


“这个不用啦!虽然我听到这句话是很高兴的”


默契地相视一笑


不知不觉,两人来到了天桥上,伫立着,望着都市里一栋栋绚烂的霓虹出神


“这里,就是东京啊!”千歌的眼里,此刻也被远处的灯火映照得闪闪发亮


“这种感觉很奇妙呢”穗乃果说道,“尤其是这次呢,感觉很不一样,仿佛一切都特别亮,特别耀眼...”


“为什么呢?”(千歌)


“如果硬要说为什么的话...”穗乃果顿了一下,转头看向千歌


“那大概,是因为这次有你在吧!”


一阵长风吹过,两个人靠得更近了,指缝被对方的形状填满


“对了,不知道内浦那边现在是怎么样的呢?”


“内浦啊,或许没有这么繁华,不过呢,有一种很温馨的气氛...”


“诶,真期待呢,希望有一天可以亲自过去体验一下”


“哈哈,那我一定等你哦!”


......


第二天晚上,红白歌会正式开始,十八个人在后台紧张不安地等待着


“下一组,欢迎我们的人气偶像μ’s!”主持人的声音从舞台上传来


“要上咯!”(穗乃果)


“前辈加油ww”(水团九人)


“这次表演一定会很惨”绘里自嘲道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μ’s”


“μ'sic  start!”


「さあ…夢を叶えるのはみんなの勇気

【来吧 梦想的实现离不开大家的勇气】

負けない(こころで)明日へ駈けて行こう

【怀着不服输的决心 向着明天驰骋而去】

強い強い願い事が

【强烈的非常强烈的愿望】

僕たちを導いてくれた

【为我们指明了方向】

次は絶対ゆずれないよ

【下一次绝对不能退让】

残された時間を握りしめて

【仅存的 时间要好好把握】

ただの思い出 それだけじゃいやだよ

【仅仅只留下回忆 我可不愿意这样】

精一杯 力の限り走るんだ

【竭尽全力 竭尽所能的冲刺】

さあ…夢を抱きしめたら上を向いて

【来吧 梦想 紧紧拥抱着它昂首望天】

君の世界が 大きく変わるよ

【你的世界 就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さあ…夢を叶えるのはみんなの勇気

【来吧 梦想的实现离不开大家的勇气】

負けない(こころで)明日へ駈けて行こう

【怀着不服输的决心 向着明天驰骋而去】

熱い熱い期待のなかで

【热烈的非常热烈的期待着】

僕たちは喜びを歌おう

【属于我们快乐的演唱】

同じ想い感じてみてよ

【同样的想法一起感受着】

限られた時間を楽しもうよ

【在这有限的时间里去享受吧】

もう止められない 情熱の勝ちだね

【已经停不下来 即将取胜了的这份热情】

悔やむより走り続けよう

【不留遗憾的继续奔跑下去吧】

不意に見た空 こんなにも青いよ

【不经意间仰望 天空竟如此青蓝】

大丈夫 あきらめないで走るんだ

【没关系,不要放弃奔跑起来吧】

そう…あの日夢見たのはみんなの笑顔

【这样啊 那天梦中大家的笑容】

君の笑顔さ だから笑ってよ

【也是你的笑容 因此微笑吧】

そう…あの日おなじ夢を描いたんだ

【这样啊 那天所描绘的是同样的梦】

輝く (瞳は)明日を信じてた

【闪耀的眼中相信着明天】

(Hi! Hi! 最後まで駆け抜けるよ!)

【Hi! Hi! 一往直前到最后为止!】

さあ…夢を抱きしめたら上を向いて

【来吧 梦想 紧紧拥抱着它昂首望天】

君の世界が 大きく変わるよ

【你的世界 就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さあ…夢を叶えるのはみんなの勇気

【来吧 梦想的实现离不开大家的勇气】

負けない(こころで)明日へ駆けて行こう

【怀着不服输的决心 向着明天驰骋而去】

そう…あの日夢見たのはみんなの笑顔

【这样啊 那天梦中大家的笑容】

君の笑顔さ だから笑ってよ

【也是你的笑容 因此微笑吧】

そう…あの日おなじ夢を描いたんだ

【这样啊 那天所描绘的是同样的梦】

輝く (瞳は)明日を信じてた

【闪耀的眼中相信着明天】

負けない(こころで)明日を信じてた

【怀着不服输的决心 相信明天】

いまここで出会えた奇跡

【如今在这里所邂逅的奇迹】

忘れないで 僕たちの季節

【请不要忘记 属于我们的季节】」

......

“前辈好棒ww”千歌第一个跑上去迎接穗乃果她们


“你们也要好好表现哦!Fight搭哟”穗乃果鼓励道


“嗯!那开始咯!”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Aqours!”


“Sunshine!”

「今…

现在

みらい、変えてみたくなったよ!

想要去试图改变未来!

だって僕たちは まだ夢に気づいたばかり

因为我们才刚刚感受到梦想的存在

きっかけはなんでもいいから

契机是什么并不重要

一緒にときめきを探そうよ(わっしょい!ときめきオーライ)

一起去寻找让人砰砰直跳的事吧(Wassho! 心跳不已 ALL Right)

本当に望むことなら

如此真心希望的话

かなうんだと証明してみるんだ

那就让我们来证明实现

ちっぽけな自分がどこへ飛び出せるかな

还很渺小的自己 到底能展翅高飞到何处

わからない わからないままで

我不知道 我一直都不知道

(なんとかなるさと) Ah!はじめよう

(但总会有办法的吧)噢!开始吧!

君のこころは輝いているかい?

你的心此刻是否在闪耀?

胸に聞いたら“YES!!”と答えるさ

如果心中听到的话就用"YES"来回答

この出会いがみんなを変えるかな

这份相遇是否能改变大家

今日も太陽は照らしてる 僕らの夢

今天的太阳依然照耀着我们的梦想

(Oh yes, Doki-Doki Sunshine Oh yes, Doki-Doki Sunshine)

(Oh yes,心跳加快 阳光闪耀)

退屈が苦手でいいのさ

无味的事不擅长应对也没事

いっしょに全力で遊ぼうよ(がってん!ぜんりょくオーライ,) 

一起让我们全力游玩吧(Gatten 全力以赴 ALL Oight)

ときどき迷いながらも

不时不时感到迷惘的时候

いっしょうけんめい目標へとダッシュた

奋发向前朝目标冲刺

うまくいかないってあきらめたら

如果不尽人意就放弃的话

きっと後から悔しいよ(…だねっ,) 

之后一定会追悔莫及 (...对吧)

だから無茶だって やってみたいよその先は

因此就算乱来也要试着去实行 就算前方一片未知

わからない わからない でもねおもしろそう

我不知道也不清楚会如何 但似乎会很有趣

(なんとかなるかも) さぁ、おいて! 

(但总会有办法的吧)来吧!快跟上来

君はなんども立ち上がれるかい? 

你是否无论几次都会坚定向前吗?

胸に手をあて“YES!!”と笑うんだよ

把手放在胸前微笑着说出YES!

まだ出会いにどんな意味があるが

虽然还不明白再次相遇的意义

知らないけどまぶしいね 僕らの夢めざめたんだよ

但我们的梦想依然闪耀着并开始觉醒

(Oh yes, Doki-Doki Sunshine Oh yes, Doki-Doki Sunshine)

(Oh yes,心跳加快 阳光闪耀)

君のこころ…輝いているかい

你的心此刻是否在闪耀,胸に聞いたら“YES!!”と答えるさ

如果心中听到的话就用YES来回答

この出会いがみんなを変える

是这份相遇改变了大家

今日も太陽に照らされってるよ

今天的太阳依旧照耀辉映着

なんども なんども立ち上がれるかい?

无论经历几次都会再接再厉吗?

胸に手をあて“YES!!”と笑うんだよ

把手放在胸前微笑着说出“YES!!”

まだ出会いにどんな意味があるが

虽然还不明白 再次相遇的意义

知らないけどまぶしいね

但我们的梦想依然闪耀着

僕らの夢(Oh yes, Doki-Doki Sunshine)

(Oh yes,心跳加快 阳光闪耀)

めざめたんだよ (Oh yes, Doki-Doki Sunshine)

就在此觉醒(Oh yes,心跳加快 阳光闪耀)

今…

现在...

みらい、変わりはじめたかも!

未来开始改变了!

そうだ僕たちは まだ夢に気づいたばかり

没错 我们才刚刚注意到梦想的存在」

......

那天晚上,大家过的都非常尽兴,自然也是非常的疲惫


回到别墅那边,这十八个疲惫的小家伙们连衣服都没有换,便躺着一起睡着了


没看到她们睡着时的侧颜,真是一件令人惋惜的事


...


第二天早晨


十八个人早早地就起床了


她们很默契地准备好


手牵着手,和新一年的第一轮朝阳一起从地平线上跃起,一起大喊道


“Lovelive!”


(完)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