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定 28 第二版

酒一杯杯下肚,evan头晕了,胃也开始疼。肠胃炎不能喝酒,要是易恩在又该说他了。易恩?呵呵,他不爱他,他爱蹇宾。

手机适时的响了,看一眼不是心中牵挂的那人,evan不耐烦的接了:“执,你打来做什么?易恩让的吗?不,怎么可能是易恩,他根本不在乎我……”evan有了几分醉意,绅士的品格全抛诸脑后。

执轻轻笑了:“易恩果然了解你,evan,易恩说你不能喝酒,让我打电话阻止你。”

“那他自己呢,他怎么不打电话来阻止我,他去找蹇宾了吗?”又灌下一口酒。

“evan,你醉了。”

“怎么,我不能醉吗?凭什么?!”

“没想到你爱易恩竟如此深,连自己前世的醋都吃。”执语气仍是淡淡的。

“这不是吃醋,不是!易恩爱蹇宾!他不爱我,我不是蹇宾!我是evan,evan!”evan失了控,竟然开始吼执。

“你不奇怪为什么吗?”执丝毫不生气。

“什么?”evan摸不着头脑。

“为什么易恩爱蹇宾更深一些?”

“他是他的王,他的全部!自然是深!”evan掩不住自己的怒气。

“是因为蹇宾也爱他至深。”执的声音清冷平静,有让人安定下来的能力。

“我们总说蹇宾利用他,负了他,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王一心挂念着他。在蹇宾的世界中,只有齐之侃一人,他信任他的小齐,只对他的小齐温柔,只在乎他的小齐。可你呢?你对任何人都是温柔有礼的,你关心所有人,你和teddy组cp,你和伟晋互聊心事,你亲以纶……你从来把他当孩子,他怕,怕这样的你根本就不爱他,怕你只是可怜他。”

“……”evan一时竟说不出来什么,心中酸涩了大片。

“evan,没等过千年,你不会懂那种痛,更不会明白他失而复得的喜悦,你只怪他爱蹇宾比爱你多,可你从不曾想过自己爱他又有蹇宾爱他多吗?爱是两个人的事,可是这么久以来,是易恩在唱独角戏,你总是不肯给他一个准确的答复。他看你的眼神甚至刺痛了作为局外人的我的心!他总是死皮赖脸的缠着你,小心翼翼的哄着你,但你又真的在乎过他的感受吗?他千里迢迢的去异国找你,你却将他一个人丢在家中,知道吗?如果不是刚才我正好打电话给他,他现在也许已经迷路在这人生地不熟的都城中了。”

“易恩他,他没事吧……”

“他没事,只是心急如焚地在家中等着你,告诉我,你在哪,你醉了,等他来接你。”

“可他什么也……”

“相信他,他曾是钧天万人景仰的战神齐之侃,果敢勇武,只是为了你才退变成孩子,你在哪儿?”

易恩赶到的时候,昏暗的灯光下却几乎第一眼就看到了evan,他的心上人还在喝着酒!易恩上前按住evan的手,眼中满是心疼,带了点祈求的说:“evan你的胃不好,不能喝酒,别喝了好不好?”

evan泛出一个苦涩的笑:“易恩你真的找来了啊?”

“evan,之前全是我的错,我混蛋,我该死,我伤了你的心,你怎么惩罚我都行,只是你先跟我回去,那是你家,我走,我送你回去后就走。”

“POPO……”evan抬起手想抱他,可终究是太醉了,胃又疼,恍惚着抱不到。

易恩忙贴上去,手也小心的抚上了evan的肚子很关切地问:“是不是胃疼?”

“嗯。”evan点点头,很依赖的靠在他身上。

“那我们回去。”易恩扶起他要走。



回到家将evan扶着坐在床上,易恩就忙去拿出门前已准备好的胃药:“evan快吃药。”

evan乖乖接过药吃下了,心里有阵暖流流过,自从那次他因肠胃炎住了院后,易恩就不管到哪儿都替他备了药,这个迷糊鬼明明自己常落东落西,却为他时时记着一切。

“好点了吗?”易恩一脸焦急。

“还疼,酒喝多了。”evan脸因喝了酒而有些酡红,灯光下抬眼看向易恩竟多了几分妩媚。

易恩有些不自然的偏开头:“那你等等,我去给你装个热水袋。”

“易恩……”evan拉住他的手:“你给我揉揉,像以前那样。”

易恩不敢置信的低下头:“我,我可以吗?”

“你要觉得麻烦就算了,我其实也不太痛。”

“不不不,我不麻烦不麻烦。”易恩立马特别狗腿地坐过去抚上evan的肚子轻轻揉起来。

evan舒服的靠在易恩肩上,无比依赖。

“evan你不生气了吗?”易恩弱弱的问。

evan没有说话,却更贴近一点。

“evan对不起,我想我是错了,错得很离谱,可说实话,我无论如何也说不出不爱王上的话。我爱了他千年,他是我唯一的信仰,若不是为了找到他,我早就喝下孟婆汤轮回了。如今我找到了你,我深信你就是王上!”

“可你跟王上差太多,我总是会不由自主的将你们当成两个人,也许你说的对,王上在我心中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可你说的也不对,我从没把你当做过什么替身。我爱你,是实实在在的爱你!别人靠近你我心里会很酸,触碰到你我很甜蜜,每次一想到你,我就会情不自禁的笑起来……总之我很爱很爱你,你如果还是要我离开,那我等你舒服点后就走,我保证等你回去后再不缠着你了,只是别退出spexial,好歹让我能看见你好吗?”

肩头有些湿,evan哭了,可evan又笑了:“易恩,你爱蹇宾入骨是因为他也爱小齐入骨,可他早不在了,现在他是我,我愿意像他爱你那样爱你,你愿意不再想他心里只有我吗?只有evan,马振桓,别在梦中叫王上了,叫马马好不好?”evan手抚上易恩的脸与他对视。

“evan你说的是真的吗,你不怪我了?”易恩如在梦中一般。

evan鼻尖触上易恩的,很温柔的问:“POPO,好不好,你只爱我,我只爱你。”

易恩一手揽了evan的腰,唇吻了上去:“好。”舌灵巧地撬开evan的唇伸了进去,一寸寸掠夺着evan的美好,又勾住evan的舌与之纠缠。

evan的唇本就小,此刻被易恩完全含在嘴里竟觉得易恩像要吃了自己,可他不怕,反而情动得很,抬臂勾上了易恩的脖颈。

是啊,易恩爱他,他也爱易恩,并且是爱惨了的。为什么要自己为难自己呢?蹇宾或马振桓不都是一个人吗?又要怕什么呢?爱情来了是挡不住的,好好把握就行了。易恩,是他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蹇宾和齐之侃,易柏辰和马振桓,命定了该生生世世在一起。


O(∩_∩)O哈哈~,命定完结撒花!

这篇是up我自己发的哦!各位小天使我爱你们!

来,么么哒!

最后高呼一句:马振桓,易柏辰,我稀罕你们!如果你们不跟对方在一起的话,就给我个机会好了!(求别打!)

小天使们下篇再见!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